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775 殺人見血


   ,一月二十三,水陸兩路大軍終于從沙河出發。和之前臥。剛寶船和運河上的平底船不同,這些當做戰船的舟船并不齊整,征用的民船,修補過的戰船,還有舟橋營最近伐木造的船只,但不管如何,林林總總的船只停在大江上,仍然顯露出了不小的威懾力。
    
    張越和史安陳箱一起上的是指揮使陳華的座舟,和其他舟船相比,這艘兩層座舟看著仿佛有些年頭。不少地方都能看出修補和油漆的痕跡。開船之后,第一日倒是平安無事,第二日。見陳華寸步不離陪著張越在船上轉悠了一圈,跟在后頭的彭十三冷不丁開口嘆了一句:“當初。我就是隨英國公坐這艘船抵達的清化府。想不到有生之年還會再乘這艘船。”
    
    陳華不禁仔細瞧了瞧彭十三,隨即笑道:“想必這位就是當年隨英國公平定交趾的勇士?今時和從前到是有些相似”敢問張大人,若是此次大軍戰敗,英國公可會掛印出征?”
    
    一語既出,這一邊的船舷上頓時鴉雀無聲。
    
    盡管是冬月,但交南的冬天不比北國,大江兩岸仍可見郁郁蔥蔥的樹本,船行江上,水聲陣陣,時有水鳥捕魚。但數百艘船上的軍士頂多是偷眼瞧上一回,就是再手癢的人也不曾動手。倒是有些船上的軍官在安排了事務之后會在船頭瞧上一會,感慨一番此時的靜謐。
    
    聽到陳華說這話的時候,張越就恰好看到一只水鳥一頭扎入水中,不多時撲騰翅膀重新飛起的時候。尖嘴上就多了一條活蹦亂跳的魚兒。他也不去答陳華的話,頭也不回地對彭十三說道:“老彰,試試你的箭法!”
    
    彭十三跟隨張越多年,心意相通,聞聽此言解弓上箭抬手便射,只聽一聲弓弦輕響,那只剛剛辛辛苦苦捕得食物的水鳥便應聲中箭,口中的魚竟是一下子吐了出來,隨即無力地扇動了兩下翅膀,一頭栽入水中。然而,不一會兒。它就浮上了水面,竟是帶著傷游走了。此時此匆。張越旁邊的陳華不禁呆了一呆,隨即才勉強贊了一聲好神箭。
    
    對于這言不由衷的稱贊,張越自然不會錯認了,當即微微一笑:“陳指揮使可是覺得這一箭去勢洶洶。卻不過如此?中原有一句古話,稀蚌相爭,漁翁得利。但是,做淡翁也得有做漁翁的本事,就像剛剛老彭一樣,一聳到是射中了鳥,可惜不但丟了魚,而且連鳥也是帶著傷跑了。虧得這不是什么群居的兇禽。若它引來了鋪天蓋地的同類,那麻煩就大了。”
    
    覺察到張越仿佛比方。陳華就謹慎了許多,勉強笑了笑并不答話。
    
    而張越已經打定主意猛藥下到底。又輕聲說:“有一件事陳指揮使恐怕還不知道,此前已經有一艘神威艦到了海東府,送上了鄭公公的一封密函。此次所謂的陳氏后裔陳天寶,不過是占城捧出的一個愧儡而已。占城彈丸小國倒是好盤算,只不過它還不夠格!”
    
    陳華三十出義,膚色棕黑,人有些矮但卻很是精悍。剛剛的一句話引來了這么猝爾一箭,然后又是張越這么一番話,他就顯得很有些不自然,待聽到最后這一句話,眼神更是倏忽而變。然而,他越是保持沉默,張越就越是健談,從即將從云南蒙自縣進兵的沐昆說到即將率援兵入交的保定伯梁銘,最后才淡淡地加上了最后一句話。
    
    “陳指揮使剛剛問到英國公。其實,之前英國公還來信提過。他四次入交三定交趾,從胡氏父子到陳簡定陳季擴叔侄,再到那些余寇,全都一舉蕩平了,如今年紀大了。到是想效仿沐氏永鎮云南,自請到交趾養老,畢竟交州府的氣候不錯,比北方的干冷好過得多。”
    
    此話一出,陳華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他的父親當年就在張輔的麾下效力,也不知對他叨咕過多少回那個名平日雄肅不言笑,戰時談笑指揮若定,對于民眾倒還寬厚,但對于敵寇卻是辣手,十幾年前交州府城外上千具尸體筑成的京觀他曾親眼目睹,至今無法忘懷。
    
    他不由強笑道:“那是太師英國公。皇上怎舍得放人?”
    
    “就如同陳指揮使所說,若是這次敗了,皇上自然會放。”張越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陳華,又淡淡的說。“不過是笑話罷了,此次叛逆的聲勢遠不如當初的胡氏父子和陳簡定叔侄,更比不上藍山豪族黎利。水陸大軍并進,必定會有所斬獲。再說。鄭公公已經帶著神威艦問罪占城,斷了這條后援的路子。賊兵就是孤軍,到時候自然能一舉蕩平了!”
    
    彭十三站在張越身后,饒有興致地打量著陳華。安南人向來好斗,就是陳氏王朝統治此地的時候,聽說國中上下也是叛亂重重沒個消停,設立交阻布政司之后也是如此。據他得到的消息來看,這位水師宿將就算沒動過投叛軍的心思,恐怕也有著其他的野心。而如今他這么一箭,緊跟著張越又說了這些似恐嚇似勸說的話,這回此人恐怕是要心中打鼓了。
    
    盡管大江行船遠比海船安穩。但在船舷上又站了一會說了幾句不著邊際的閑話,張越就借口自己有些暈船,在彭十三等人的陪同下回船艙
    
    了。
    
    而看著張越穩穩的步子,想到剛剛那一句句思慮周詳而又中氣十足的話,陳華哪里不知道這只是個借口,在原地又呆站了好一會兒,旋即就轉身大步回了自己的艙室。艙室門口。赫然還守著四個精壯的護衛。
    
    “繼續看著,不要放一個人進來!”
    
    進了艙室,他就看到一個親兵打扮的人笑吟吟地迎了上來。平日對其很是客氣的他這回卻露不出什么笑臉,心中更是厭惡得很,只是淡淡一點頭,就撂下這個曾經讓自己心頭大動的信使,徑直在居中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見對方又湊上前提醒,說如今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明日是否依約動手時,正在喝水的他才隨手把水壺放了回去,冷冷地看著對方。
    
    “你之前說你的主人答應了,只要我一舉率軍策應,將來就是安南承相?”
    
    “沒錯,陳將軍怎么到現在還懷疑我的話?這都是大王親口說的,沒有一句假話。”
    
    “大王?我倒
    
    北泌澗一聲,當年明人也不是沒弄訪討陳氏后人。就是陳簡生沒出來應過,如今怎么就出來他這么一個正統?另外,這么多年了,哪里來的這許多忠心耿耿的人跟著,哪來的錢置辦兵器招募兵員,哪來的人充當軍官編領軍隊?。
    
    陳華之前向來是禮遇有加。這會兒突然當頭砸來這么一通話,那人頓時有些懵了。眼珠子一轉,他也不敢正面回答,臉滿了諂媚的笑容:“四哥,如今大王都已經占據了大勢,從前的事有什么好說的?咱們安南的承相有什么大權你總該知道,比起在明軍里頭當一個,小小的指揮使要強多了!再說,大王是陳氏正統,大家都已經承認了
    
    “承認?那伙人沒有在明人那里拿到好處,當然只要是自稱陳氏后裔,肯帶頭起兵的都會承認!陳氏后裔”你我都是陳氏后裔,他一個無名之輩,憑什么當大王?。
    
    “四哥,你”你可不能反悔!再說,我們的血統畢竟遠了,就是稱王也沒人服氣,”
    
    “什么反悔,什么血統!你叫我一聲四哥,可你別忘了,我們倆也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別以為你們那些事情能瞞得過人,那個鄭和,現在已經帶著船隊去占城問罪了!這還不算,就算這一次又勝了明軍,那個張輔,那個殺人如切菜的英國公張輔,他興許會自請來交趾鎮守,到時候誰都沒有活路!而且,陳天寶哪里比得上當初的胡家父子,更比不上陳簡定陳季擴,連黎利都比不上。那個張越已經發覺了,肯定是發覺了
    
    暴怒的陳華越說臉色越猙獰。見對方仍在不死心地勸說,他忽然猛地拔出了腰間寶劍”發瘋似的直刺了過去。那信使嚇得連連后退,最后更是撲通跪下直喊饒命。然而,那人只不過勉強叫了兩聲就戛然而止,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氣的時候,仍是滿臉不可置信。
    
    在死人的衣襟上擦干了血跡,陳華這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手中寶劍叮當落在了地上。他自入軍中沒殺過多少人,更何況眼前這個人和自己沾親帶故,心里自然更不舒服。而且,人是殺了,丟下水就可以毀尸滅跡,但那只是解決了一頭的問題,他這一沖動,陳天寶那一頭算是徹底完了,而剩下的又有多少該補救的地方!
    
    要知道,他起初可是對幾個心腹屬下交過底,這會兒他們會怎么想?而且,若是只長張越的幾句話就完放棄成算,那豈不是太丟人了?
    
    想到這里,他立玄毫不猶豫地丟開了劍,到一旁的壁上取下了自己很少使用的大刀,回轉身來冷著臉對尸體狠狠揮下,一下子將那死不瞑目的頭斬了下來。一把拎起那血淋淋的腦袋,強忍那強烈的血腥味。他就大步上前打開了艙門,淡淡地看了一眼門外四人,這才叫上其中一人吩咐了幾句。
    
    等到陳華二話不說提著猶滴著鮮血的腦袋轉身離開,四人立廢分出一人入內收拾,不過是扶好倒下的桌椅,至于血跡和無頭尸體則是根本沒去動過。另一人則是匆務下到了甲板,一個手勢叫來了幾個精壯軍士。徑直下到底層船艙中去了。
    
    船尾部的艙室除了張越,還有史安和陳銷。
    
    此前李慶倒是提酷過讓兩人搭乘和張越不同的船,但史安陳銷碰頭一商議,心想他們兩個南京兵部的官,就是分頭坐船,萬一有事也是沉江的命,還不如和張越一起。這邊人多,就是真出事了,也還有擒賊先擒王的機會。剛網。張越出去時硬把兩人留在艙室里,于是,張越人回來,陳鋸就立刻焦躁地上前詢問。
    
    “放心,你之前既蔡已經提醒過,所以我做了不少妥當安排
    
    “可是萬無一失?船在江上,萬一出一點砒漏,那都是會壞大事的!”
    
    “陳主事,天下哪有萬無一失的事。五分就可為,七分則必為,至于倘若是成功率能有九成,那更是萬中無一了。”張越見陳鋸還要再說。一旁的史安卻輕輕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當即又笑道,“聽李尚書說過。陳主事手談的本事很是精妙。如今既然在船上,又沒有其他事,咱們不如來下一局?”
    
    也難怪陳猜如此焦急,他是永樂十三年二甲第六名進士,曾經館選庶吉士,可京官歷練比外官更甚,他盡管是張越的科場前輩,但至今仍只是一介主事。如今索性退而求其次不求官運亨通,只求能實實在在做點事情。
    
    聽到張越說要下棋,他不禁一愣。直到旁邊的史安又提醒了一句,他這才不情不愿地坐下。他本是錢塘人,詩文固然上乘,但棋藝也確實是江南國手。只是這會兒心里揣了事情,一番黑白廝殺下,他竟是被棋藝平平的張越殺了個大敗虧輸。
    
    “陳兄,你這可是讓我呢!”分心二用的張越早看見彭十三帶人溜出了門去,臉上表情輕松了許多。因對陳鑲笑道,“就是再想,那些煩心事也依舊在,不如借著下棋靜靜心
    
    一直坐在旁邊觀戰的史安已經品出了一些滋味來,當即也幫腔暗示了兩句。而聽到靜心二字,陳猜剎那間想起了之前教自己下棋的老師說的那些話,當即閉上眼睛凝神片刻。這才再次執黑先行。一局棋才剛剛展開沒多久,外頭就傳來了一陣喧嘩,緊接著,艙門被人推開,隨之進來的是渾身濺血提著人頭的陳華。
    
    文官講究的是殺人不見血,雖說在官場人事傾軋上頭未必沒做過置人于死地的事情,但真正看到死人的機會卻少之又少,更何況史陳兩人離著高層還差得遠。好在他們在之前入交數場大小戰役中都見過血,入了交州府后更是見到了眾多傷員。此刻還能維持得住。
    
    然而,當那個死人腦袋一下子被人擲,繼而滾動了幾下。那雙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好對著自個的時候。陳銷史安還是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防:離月底還剩最后一星期,求一下月票,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月底要參加沙龍,我還沒存下多少稿子,真不知道到時候咋辦,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