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76 狡子不勝父大江為赤


   陳華卻不說話,只是死死盯著張越。此時此玄,張越卻沒有起身。一動不動地和陳華對視了一會。這才問道:“陳指揮使提頭踏血而來,倒是好風采!來人,酒來!”
    
    見一旁的家將應聲而去,不一會兒就捧上來一壺酒,張越執壺斟酒。連手都不曾抖動一下,陳華不禁有些失望,旋即想到張越和之前的張攸一樣,也是英國公張輔的一家人,心里不禁悚然。莫非,這些姓張的人真是交阻一地的克星?
    
    見張越笑著舉起酒杯遞了過來。他沉著臉接過,隨即毫不遲疑地一飲而盡,這才舒了一口氣:“張大人明鑒。這個家伙是我麾下那些將士偷偷夾帶上來的,開船之后就潛入我的艙室中,想說服我舉兵附逆。我哪里會上這種當,自然是一刀殺了!但是,我的水師中有一半都人,難保沒有受到鼓動的,所以我不得不來討張大人示下,您覺得該怎么辦!”
    
    還不等張越答話,外頭大門陡然被人推開,卻是彭十三連招呼也不打一聲,大大咧咧地進了艙室,徑直走到了張越跟前,躬了躬身就用洪亮的嗓音說道:“大人,老陳大人的船正在靠過來,說是要過船一敘!”
    
    老陳大人!
    
    人頭還在眼前的地板上滾來滾去。染得原本干干凈凈的松木地板上四處都是觸目驚心的點滴紅色,屋子里的人或站或坐,無論是激憤是震驚是淡然,各種神情還在臉上尚未退去,于是,乍一聲老陳大人,不但史安和陳猜有些發懵,就連陳華也是怔住了。下一刻,他徒然之間警醒了過來,看向張越的目光中頓時多了幾分凜冽。
    
    他什么時候和在家養老的老父親勾搭上的!
    
    忽然,船身一下子搖晃了起來,黑白云子一下子跌落在地,傳來了無數。丁叮咚咚的聲音。才網跳起來質問的陳銷一個站立不穩。一跌坐在了剛剛的座位上。還坐著的史安吃不住這劇烈的顛簸,不得不一把扶著后頭的靠背。早有準備的張越則是兩手抓住了太師椅的扶手。腰際往下輕輕一沉,坐得穩穩當當。
    
    而在這突如其來的顛簸下,從軍之后一直在水軍的陳華卻只是身子一晃就站穩了,雙膝微彎扎了馬步的彭十三反而有些稍遜。可彭十三那沒事人似的笑容和陳華的緊張慌亂相比,卻能輕易讓人知道誰才占了
    
    風。
    
    下一刻,外頭就傳來了一聲又一聲沉悶的聲響。不多時,那聲響就變成了穩健的腳步聲,繼而就有人從外頭入了艙室來。那人大約六十出頭,五短身材,臉上額頭顴骨隱約可見刀刻一般的皺紋,秒了一目。可另一只眼睛瞧著卻盡是悍氣。他身上穿著尋常水軍的青色布衫。腳下亦是尋尋常常的黑步履。人亦是五短身材,但往那兒開口。卻讓人無法再忽視。
    
    他抬著眼睛四下里一望,目光就落在了張越身上,隨即又看向了彭十三,見其微微點頭,他便又上前兩步,竟是用廷參禮相見:“末將陳封,參見張大人。
    
    張越前天晚上見到陳封的時候。他身上傷痕累累,因為太過虛弱,就連說話也是斷斷續續。然而,在船上只是養息了兩日。他除了臉色蒼自些,瞧著和尋常人竟是無異,張越自是心中佩服。只是,他沒想到這位老將竟是突然行下大禮,頓時有些措手不及。
    
    他連忙起身伸手,正好攙著了這個走路極快的矮小老漢。然而,這手一托著人,他方才覺得自個錯得離譜,要不是旁邊的彰十三及時出手幫忙,他差點被那長跪的力量拖的栽倒。好容易把人弄了起來,他就看到這老陳封抬起頭來認認真真打量著自己,最后咧嘴一笑。
    
    “老陳大人和我品級相當,怎行如此大禮?”
    
    “老將當初曾經跟隨過英國公打仗,后來在陽武伯麾下效力,想不到今日又得見了張大人。用一句話來說。老將還真是和張家有緣!而且大人參贊軍務,我行這一禮原本就是應當的。再說。大人救命之恩,老將還未謝過。”
    
    陳封和張越談笑了兩句,隨即仿佛是才看到腳下那異物似的,皺起眉頭盯著那人頭看了好一會兒,突然轉頭瞪著陳華:“這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污了張大人的眼睛,還不趕緊讓人收拾了出去!”
    
    自打陳封上船,陳華那最后那一丁點僥幸也消失得無影無蹤,臉上再不見剛網進門時的盛氣,陪笑著連聲答應,又彎下腰一把抓起那人頭。快步出了船艙。就只聽外頭一聲不大的水聲,緊跟著就是連聲叫嚷。不多時,就有兩個親兵跟著他重新進了門來,忙不迭地牛跪擦抹收拾。直到地上的血跡基本上被清理干凈了,陳華才不自然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想問我怎么來的?”
    
    陳封一進來,陳鑲就主動讓出座位站到了史鋸背后去,張越自然是順勢請他在棋盤對面坐了。這時候,他半瞇眼睛打量著滿臉尷尬的陳華。冷笑一聲說:“要不是彰老弟正好帶人趕到,我這之前大老遠從交州府跑來就算是白跑了!你知不知道。有人在半路截殺我?”
    
    陳華雖是在交州府家中安排了好些親信看著自己的父親,但只是不想讓父親壞了自己的安排計劃,并也僅僅是如此,所以截殺兩個字著實讓他嚇了一跳。他是陳封唯一的兒子,父子倆只是看法不一志向不和,就算鬧翻也不到那個地步。見陳封滿臉冷肅并不像開玩笑,陳華不知不覺沉下了臉,隨即連忙上前跪下磕了一個頭。
    
    “兒子知錯了!”
    
    “知錯,你應該說知罪!”陳華惱將上來,上前一腳就把陳華踢翻了。惡狠狠地刮斥道,“你害了我沒妾系,就怕你把一家老少全都害了進去!要不是你還知道殺了這個狗東西,我現在就宰了你丟到江里頭喂魚。這水師就是沒了你也依舊是那么一回事!這的本事都是我教你的,可我沒教你忘恩負義妄自尊大”你這個吃里爬外的狗東西!”
    
    見陳封越罵越怒,到最后干脆拳揮腳踢,張越只能示意彰十三上前把人拉開,又把八百盜了出去。眼見陳華狼狽而又低聲下與地扶著老父親知,,他這才長長吁了一口氣。就在臨行的那天夜里,柳升原本是要當即拿下陳華的,還是他勸說將計就計,這才把陳封也帶上了船,期間又秘密召見了各艘要緊戰船上的軍官,如今到了這一步,總算是火候差不多了。
    
    等到外人全都走了,他便親自上去掩上了艙門,見史安陳鋸似有心有余悸,似有茫然震驚,他不禁苦笑了一聲。原只是覺得李慶思慮過多疑心太重,可真的讓彭十三去四處打探了一下消息,要不是撞上了一路疾馳趕來的陳封,他還不會知道有些事情遠比想象更嚴重。
    
    要把交阻當成東南亞的橋頭堡。就得有在這個,橋頭堡面對東南亞各國壓力的準備!歷史上的交趾之所以會久久難治,內因固然重要。但外因同樣不可忽視。當大明寶船不再出航,王朝只致力于穩固中原的時候。交趾這顆釘子又怎么可能保留得下來?
    
    “大人,這陳封,到,真是神來之筆。”從最初的驚愕中回過神。陳銷再也顧不得艙室中還彌漫著揮之不去的血腥氣息,心悅誠服地說。“怪不得大人先頭對自個的安排如此自信,原來是伏下了這么一招暗棋。”
    
    年過五十的史安終究穩重些,皺了皺眉就說道:“可陳封若是假意。那也不得不防。而且,他父子倆在船艙中商量的話,咱們畢竟聽不到,仍是不可掉以輕心
    
    聽到自信二字,張越到不知道該露出什么表情的好。要不是憑著昔日張輔張攸在交趾的名聲,他就該焦頭爛額了。但對于史安的建議,他雖點了點頭,卻說出了另一番話:“史郎中說得不錯。但如今不用逼之過急,今天陳華能夠斬了那人把腦袋帶來,心思就已經活絡了,如今再添上一個他的父親陳封,縱使他先前有不軌之心,也應該打消得差不多了。至于其他事情。之前已經有周密安排。你們不用操心。如今你們倆最要緊的是行軍路線和時辰,及時策應陸上大軍,絕對不能誤了準日子。”
    
    史安陳請兩人對視一眼,這才知道今天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頓時齊齊應道:“請大人放心”。
    
    陳封父子在艙室里談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之后陳華出現在人前時,沒了之前那種大權獨攬咄咄逼人的氣勢,但凡旗號下令以及行軍安排等等,都絕不避著張越等人。而陳封更是以早就卸下軍務為由。成天和彭十三廝混在一塊大談當年舊事,興致上來的時候還會在甲板上掰手腕比試力氣,絲毫不以輸贏為意。
    
    轉眼間,船行江上已經過去了數日。這幾日間,路上行軍狀況由岸上探馬不斷用旗號表示送來,因此船上眾人對此都走了若指掌。到了第四日,岸探馬則是被整齊的行軍方陣取代,大江集漸次有柵欄和水陸軍民攔江,雖都是望船隊而退。但眾人無不知曉已經深入了叛軍腹地。果然,到了這天傍晚,就只見前方橫著眾多竹排柵欄。軍民火把不計其數。
    
    “這聲勢不像是交戰,更像是迎接。看來,他們是深信陳華會引兵來投
    
    聽到彭十三這極低的提醒,換上了不起眼的青衫,外表看上去和水軍沒有多大分別的張越不禁瞧了一眼陳華。陳華所帶的兵馬只有一小半是交人,但由于他父子倆久掌水軍,其余軍官在軍中自然是難以匹敵,所以最終安頓了這一頭,才可以說是真正安定了軍心。此前兩日陳華將水軍中自指揮金事以下到千戶的眾多將領一批批叫上了主舟。已經表露出了誠懇的悔意。因此時至今日,只等這最后關頭表明心跡的一擊。
    
    張越旁邊就是陳封,這會兒他也死死盯著站在前方數步遠處的兒子。就在氣氛異常凝重的時候,陳華突然叱喝了一聲,聲音網落,船尾高臺上陡然之間舉起了火炬,用某種奇特的軌跡上上下下揮動了一番。各艘戰船竟是漸次停住。見此情景,就只聽柵欄竹排攔江處,無數軍民發出了震天歡呼。哪怕是不明其意的張越,也能分辨出那聲音里的無限歡喜。
    
    在歡呼聲中,史安和陳銷生怕陳華真的到戈,已經是緊張得臉色蒼白。而彭十三則是手輕輕按在了刀把上。就在這歡呼聲響徹云霄之際。船尾突然傳來了一聲聲激昂的戰鼓,當這聲音驟起時,眾多大船緩緩移開,露出了后頭的一艘艘小船。順風順流而下的這些小船猶如離弦利箭一般往木排等等疾沖而去,行程過半時,上頭徒然之間冒出了熊熊火光。
    
    當是時。眼看熊熊燃燒的一條條火船直挺挺地撞入了江上甜欄之間。剎那間前方一片火紅,剛剛還歡呼雀躍的叛軍頓時鴉雀無聲,隨即就迸發出了一陣恐慌的叫嚷。取而代之的,是江上各艘戰船上發出的震天歡呼,趁著火燒之際,本已停住的戰船一艘艘開動,弓手和火統手已經是上了前方甲板,一時間,眾人的耳邊充斥著無數的拉弦聲和破空聲。
    
    陳華憋著一肚子火無處發,這一遭以有心算無心,再加上人數裝備全都是遠勝,大江上的戰斗很快就呈現出了一邊到的狀況。倉促開出的叛軍戰船往往是一艘得對陣明軍的四五艘船,當陸上原本只是列陣以待的千多先鋒軍和后趕到的柳升崔聚大軍匯合,也加入了戰陣之后,盡管大江上喊殺未止,火統爆響仍在。刀牌交擊不絕,一場大戰的勝負卻已然決定。
    
    由于叛軍一心想著陳華水師投靠。大江上并未設鐵索攔江,因此一戰過后,柳升便從岸上傳令下來,休整一夜后直奔清化府。因此,當清晨數百艘戰船再度進發時,流淌的大江上不時飄過焦黑木板或是浮尸。赫然重現當年大江為赤的驚心場面。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