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77 火光中的末日


   安南國變成大明的交址布政司之后。西都的王宮被拆毀了四面宮墻。逾越規制的建筑被拆除之后。余下的就地重新利用,也就成了后來的清化府衙。然而,如今陳天寶等人重新入主清化府,復其名為西都。號曰清華承政。這府衙也就重新升格成了王宮。
    
    自從起事以來,陳天寶打的就是安南陳氏的旗號,因此,之前誘出榮昌伯陳智大軍深入設伏殲滅之后。他就在臣子的建議下,把目光盯上了清化府,最后里應外合奪下了此的。這里是故安南的西都所在,而且比東都交州府更靠近南面,又網好就在海邊,不但有利于他正統的名分,而且隨時可從海路撤退。
    
    雖是大戰期間無暇整修王宮,但陳天寶還是支使屬下搶掠了清化府內的不少在此做生意的明人,把各家的珍玩擺設等等拿來裝飾這里。好在他還聽了大臣的勸諫把財寶分了不少給本地的交人,又是狠下了一番盅惑的功夫,因此總算是拉攏了不少軍民,也算有一番氣象。
    
    如今,這府衙的正堂三間就成了他接見再下的正殿。
    
    原本題著琴堂的匾額早就被他摘下當成爛柴燒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親手寫的清華承政四字。由于標榜和推崇喃字的胡朝的區別,再加上為了籠絡底下那些以漢字儒學為正統的臣下,他稱王起事之后,立玄就恢復了以漢字為正統,也深以一手漂亮的漢字和一口嫻熟的漢話為豪。
    
    于是,這所謂正殿之中彌漫著一股濃濃的中國風。除了高懸的牌匾之外,下頭那張公案上擺著一只焚著龍涎香的四面飾龍紋的青銅寶鼎。一旁的墻壁上掛著不知從哪家富戶搜羅來的兩幅水墨山水,卻是宋人筆法。墻角的一張海棠雕漆高幾上。擺著一只天青色汝窯刻花鵝頸**。就連椅子凳子,也都是紅漆描金。一副富麗堂皇的氣息。
    
    只不過,眼下在正殿里頭的陳天寶卻正在大發雷霆。他剛剛得知陳華背信棄義率水軍和柳升會合,大破自己攔江軍馬三萬的消息,雖說氣得幾乎吐血,但他還是趕緊安排船只預備逃走。可是,就在他忙著搬空清化府儲存的軍糧以及掠奪到的財寶時,偏偏有臣子聯袂來見,卻是苦口婆心地勸他在這里和明軍死戰,不要輕易言退,以免讓占城人看低了。
    
    沖著下頭苦苦相勸的幾個老人,陳天寶卻暴怒地咆哮道:“當初就是你們說陳華可靠的!要不是你們信誓旦旦,說陳華早有背明自立的意思。這趟過來不但能帶來眾多兵馬,還能順便把明軍擊退,此前用數道鐵索攔江,怎么也不至于讓他們長驅直入!要決一死戰,可以,讓占城派來的那個人指揮,他不是要軍權嗎,全都交給他!”
    
    陳天寶號稱陳天平之弟,但這里的幾個都明白這究竟是隔著多少層的弟弟,此時聽到這話,幾個不滿明軍并吞了安南的陳氏老臣不禁涕淚交加。占城在后頭給他們軍器糧草等等資助是什么心思,誰都明白,只想著驅逐了明人之后,到時候反過來再把占城壓下去,可誰知道眼下陳天寶這一慌,竟然是準備把大權拱手送給占人。
    
    安南和占城乃是不共戴天的世仇,利用他們復國可以,但怎么能主從不分!
    
    “別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只是說趕緊坐船往海上走,咱們在南面還有根基,這西都清化府丟了就丟了,那些軍民反正也是帶不走的,讓給那個占城人正好。要是明軍大開殺戒,咱們在南邊也好鼓動更多的人追隨!這明軍再勢大,在安南也難以真正扎根!可恨老黃福竟然死撐著不死,他要是死了,那些指望著他實行仁政的蠢人就都能醒悟了!”
    
    幾個老臣面面相覷了一會,不得不承認陳天寶雖說在有些事情上草包,但在有些事情上卻極其精明。然而,為了拿下清化府造出聲勢。他們苦心籌劃了兩年;為了說動陳華。他們也下了大本錢,就連幾個暗線都不惜暴露了,就是為了讓陳華能不斷立功。這一回退回南邊固然能指望占城的資源,但之后的路子無疑異常難走。
    
    良久,一個老臣才艱難地開口說:“就依照大王的意思吧,,臣等先告退了”。
    
    一個還想要勸諫的大臣被人拉了一把,不愕不隨眾出了屋子。等到了外頭院子里,他才氣咻咻地說:“這西都是堅城,堅守至少能守上幾個月,拖也能拖死明軍!而且,拖到明年開春瘴癆大興的時候,他們軍中自然就亂了!我們為了拿下這里費了多少氣力,要走你們隨他走,西都在我在,西都丟了我也不想活了!”
    
    “唉,有一句古話說得好,前門拒狼,后門進虎,陳華那一頭失敗。咱們這境地就變得異常艱難了!占人和安南是世仇,要不是為了復國,咱們也不會受了他們的資助軍器人員,打跑了明人,要收拾好爛攤子對付他們也不容易可是。西都肯定是會丟的,不要在這里白白丟了性命,等退回了南方好生盤整一下,咱們還能蓄勢重來!”
    
    那氣急敗壞的大臣卻仍舊不死心:“話說的沒錯,可西都這么多百姓。每戶抽一個出來,就能多幾千人,等相持不下的時候,男女老幼全都派上去,就是明軍重新拿下清化府,那也是一座廢城!只要把戰火燃起來,我就不信明軍那么一點人。能顧得過來!”
    
    “別說了!留著點地步的好,你別忘了,當初那個殺神帶兵到這里的時候,前前后后殺了多少人,還有多少男女給擄劫了走送到中原?在咱們自己的安南西都用這一招,難道你是想看到全國上下變成焦土?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這些年老黃福推行學校,安南每年貢國子監的有多少人?這些在鄉里都是大族望族,他們回來之后振臂一呼,還有多少人相信咱們的正統?別多說了。這里的爛攤子留給那個占城人,咱們收拾一下趕緊走!”
    
    盡管此前已經便知明軍是用海路運糧,新陳朝上下也有人帆山汰海路襲擊紜糧船。斷明軍補給的提議,但海船究竟孫冉妝衛的平底船好造,新陳朝兩年間也只是得了十艘軍船,自保勉強進攻不足。于是只預備著之前從海路攻西都。如今正好可供撤退。交割了西都的軍務,陳天寶帶著親信大臣和隨行兵員等等了船,隨即立刻下令,竟是連絲毫留戀也無。
    
    稱王稱霸固然是他的夢想,可要是弄到連命都沒了。還稱王干嘛?
    
    交址東面臨海,眾多海口都是很適宜進出的港口,當初鄭和也曾經提到把這里作為整個寶船航行的補給地,但由于每次掃平交址全境,大軍一班師,隨即就又走動亂連連,為安全起見,最終這條建議也就被束之高閣。在陳天寶看來,這就便宜了自己的逃跑之路暢通無阻。
    
    眼下他坐在裝飾華麗的艙室中,懶洋洋地摟著一個女人,因笑道:“都說明人皇帝如何如何睿智,我看也不過如此,交址用了那么多文武。結果我振臂一呼,多少人死心塌的追隨?他一趟一趟派人下西洋,可如今咱們還是大搖大擺從海路上走。等到了南邊,那時候就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
    
    “大王圣明!”
    
    這句諂媚的恭維一出,外頭陡然之間響起了一聲驚呼,旋即就是一陣不絕于耳的喧嘩。陳天寶頓時惱了,隨手把美人推到一邊,厲聲問道:“怎么回事,誰在吵吵嚷嚷!”
    
    這時候,一個侍衛猛地推開門,驚慌失措地說:“大王,不好了。海上出現了不少船!比咱們的數量多!上頭掛著很顯眼的旗幟,很可能是明人的,,明人的寶船!”
    
    陳天寶起頭只是驚怒,但這會兒那驚怒已經變成了大恐。他幾乎是一下子從位子上彈了起來,結果大概是因為一個大浪打來,船身猛然傾斜了一下。他一個踉蹌幾乎摔倒。然而,他還是一把甩開了那個想要上前攙扶的侍衛,跌跌撞撞沖出了艙室。費了好大的勁來到了甲板上。他就看到了遠方那一艘艘高掛風帆的大船,臉色一下子變成了死灰色。
    
    “怎么可能,之前不是說他們的船還停在遏羅嗎?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固守西都
    
    聽到旁邊的喃喃自語聲,陳天寶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當下狠狠剜過去一眼。等到認出那個兩鬢蒼蒼的老人,他這才惱火地別轉了頭。為了籠絡這些擁戴自己的陳氏老臣,他一口氣把他們的女兒全都給娶了。如今也不能太不給人面子。撇下這個已經六神無主的老家伙,他快步走到了船頭,對著那跟上來的船長低吼道:“不管你用什么辦法,立玄把那些船甩掉!”
    
    一聽到這個要求,那船長頓時極其為難,對陳天寶低聲下氣地說:“大王,天朝的寶船最多能掛十二張帆。少的也能掛六七張,比咱們速度快,沿海岸線走必定會被堵個正著。順風往西洋那邊走興許還能避開,但這邊的航路他們比我們熟悉,”
    
    額叉青筋畢露的陳天寶此亥哪里顧得上那許多,想也不想就吼道:“不要吧嗦這么多,我要的是結果,不是這些解釋!隨便你走什么路。只要能甩掉他們就行了,否則要是給明人趕了上來,你們全都得陪著我一塊死!”
    
    想到此前那一遭遭叛軍的下場,船上眾人頓時不寒而栗,那船長更是使勁吞了一口唾沫。當即他便不再二話,趕緊去吩咐了舵手。又把水手等等全都召集了起來。升帆轉舵等等折騰了好一會兒,下頭的槳手也全都使足了力氣,大船果然立刻加速。然而。由于他們這艘大船的速度比其他幾艘配備了更多風帆和槳手,不一會兒就把其他的船全都甩在了后頭。
    
    這等要命關頭,盡管船上其他人都有些惴惴然,但這會兒他們自身難保,哪里還顧得上友軍,只盼著明人能追得慢一些。大約是他們的熱切期盼發揮了作用,那些高大的寶船雖然快速追了上來,但后頭那些船分去了他們的大半注意力。竟是只有兩艘船追了上來。由于船速越來越快,幾個老人全都吃不消大風,即便心頭惶恐,還是不得不紛紛進了船艙躲避。
    
    然而,后頭那兩艘船追得亦是不慢。不過是小半個時辰,陳天寶就已經能清清楚楚地數出上頭掛的九張大風帆,更不用說那些眼尖的船長和水手。一時間甲板上叫嚷聲不絕。陳天寶更是因為船行速度太快。靠兩個侍衛攙扶才能好好站著。眼見的那兩艘船越追越近,他不禁用右手死死掐著左手手心,直到那邊船上火光乍現,他的瞳孔立刻猛然收縮了一下。
    
    又是明軍的火器!
    
    由于永樂皇帝朱林取了張越的建言,重賞革新火器的匠人,重罰所造火器不合格的工匠,定下了嚴厲的賞罰制度。因此如今的大鑲炮比從前射程更添了百步,達到了四百步,再加上正好順風,那帶著呼呼風聲的十幾道火光竟是沖大船呼嘯而來,瞧著煞是驚人。陳天寶本能地閉上了眼睛,好一會兒方才張開,發現自己安然無恙,他頓時癱軟了下來。
    
    相比他的如釋重負,船上的舵手卻都越發緊張,這海上風大,統炮的準頭難以保證,可等到距離更拉近就難說了。如今他們離著海岸線已經遠了許多,萬一風帆或是船身上著了那么一星半點,屆時整艘船便完了,大伙全都得下海喂魚。于是,他只能把渾身解數都使了出來,可一次次瘋狂繞圈子的結聳,卻是被敵人越追越近。
    
    仿佛是印證怕什么來什么,當三艘船之間的距離拉得極近時,后頭兩艘船再一次發神機箭,而這一回,其中一支帶著火光的長箭射穿了主風帆,旋即火借風勢熊熊燃燒了起來。在那鋪天蓋地的通紅火光中,陳天寶雖看見眾多人來回奔走滅火,全身的力氣卻一下子都給抽干了,竟是眼前一黑一頭栽倒了下去。
    
    澗書曬加凹姍不一樣的體蛤,閱讀好去外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