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778 將門隱憂


   交址數戰,沐員都是從蒙自縣進兵。所以,此地早就習慣了大軍駐扎戒備森嚴的景象。天下皆知太師英國公張輔曾經三征交址四任總兵。但沐昆也曾數次掛印,只那幾乎都是敗績,朝廷要保全沐氏的名聲。自是隱去不提,而沐氏作為云南王更不能讓本地土人瞧不起,死命遮掩。此番沐晨一進駐。從隨軍文武到府縣上下官員。無,不是奉承周到。
    
    “太傅兩代將門威名赫赫,這一次皇上只讓您率兵策應,自是想著殺雞焉用牛刀。”
    
    “正是此義!安遠侯這次改配征夷將軍印,國公爺卻是征南將軍,總不能降格以從。再說了,那些賊兵不過是跳梁小丑,必然會被一舉掃滅。也就不用國公爺出馬了
    
    “自從交址安定下來,咱們蒙自縣也已經十多年沒見黔國公了,上上下下到有些想念。”
    
    沐晨初來乍到,雖下令不許擾民。但府縣官員和當地士伸豪民設下宴席連番相請,他拒了多次,最后也不能全然不顧,便在抵達十余日之后。頭一次帶著幾個。屬官赴了宴。對于這些人的竭力趨奉拍馬,他一概是淡淡的并不開懷,久而久之,那些當地諸伸一流自是訕訕的。倒是因沐晨敬禮文人,說話又是引經據典,幾個正途出身的文官和他相談甚歡。到最后嘆服不已,這位數國公的臉上這才露出了幾分笑容。
    
    飲宴之后,沐晨便在大批家將隨從的護衛下回到了沐王府設在蒙自縣的行轅。和張輔一起平定交址獲封黔國公之后,沐昆討陳簡定敗績,捕陳季擴又不獲,自永樂十三年之后再未到過蒙自縣,即便如此,這將軍行轅仍是年年由沐王府派人維修。齊整比府衙縣衙猶過三分。
    
    到了行轅門口,沐員才一下馬。立刻便有人上來接著他接下的大氅。其余人便簇擁著他進了大門。到了二門。大多數隨從便在此止步。只有幾個心腹家將跟隨了進去。到了屋里洗過臉,捧著小廝送上的熱茶,他就不再是人前那副沉默寡言的嚴肅模樣,竟是和幾人笑語了幾句,末了才問道:“交址那邊的戰況可有什么消息?”
    
    “老爺,還是之前的那些消息,據說是安遠侯已經率軍離開了交州府開往清化府,軍糧靠海路饋運。但因為要確保海東府和沿海各海口,左右兩軍的兵力都不算多,,恕小的借越,比起永樂年間交址數次用兵。這一次的兵力著實是少了老爺若是一直停留在蒙自縣按兵不動。恐怕朝中有人會說閑話,而且,到時候安遠侯勝了,恐怕也會以為您是平白得功勞。”
    
    “柳升的脾氣我知道,急躁性子,要是我如今就領兵前去攪局,他才會認為那是搶功!我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沐晨哂然一笑,又思量了片亥,就吩咐道,“派前軍指揮使領五千兵馬從佻江右岸先入交址吧,我帶著后隊過兩天看看情形再慢慢前行,不必急于一時。柳升固然勇猛,但交址那地方不是光憑勇猛就行的,他說不定會吃點苦頭”。
    
    沐晨的性子家將們全都知道,此時無不是默然。因見沐晨倦色上來。幾個人便一一告退,待到了外頭,年紀最輕的白勇低聲嘀咕了一句:“沐家畢竟是勛貴,這交址緊挨云南,若是事事都還要從外頭調人平定,久而久之,老爺會不會失了朝中歡心?。
    
    其余人都知道這里頭要緊的不是朝中歡心,而是沐氏英名。只不過。相比當年的老王爺沐英和謀勇雙全的上一代西平侯沐春,沐昆在用兵的本事上頭實在是平常,這黔國公爵位的取得還有幾分幸運的成分。于是。幾人不過是相視嘆了一口氣而已。
    
    待到了內院他們安歇的那個院子,年紀稍大的蘇明又低聲說道:“失了朝中歡心卻是不用考慮。這些年老爺往京城送了那么多東西,可不是白送的。老爺打仗的本事稍遜些,但對上頭下頭卻是沒話說。不說那些權貴,就是咱們這些人,名下有多少田土?過的日子恐怕也比不少官員還舒坦些!”
    
    四人祖上都隨沐英沐春征戰過。乃是沐王府的世襲家將,如今名下全都有幾十頃田土,家中妻兒老小全都走過的富家翁般的安生日子,平心而論也不是一心想上戰場搏前程的一脫了籍放出去實實在在當軍官看似是自由了,其實和沐王府的聯系卻弱了一層。走到外頭還讓人低看一眼,這又是何苦?
    
    雖然沐員節制整個云南的兵馬。麾下也自有各級將領,但軍略要事。反而是這些更貼心的家將彼此商討出要旨先進呈沐員斟酌,然后才會召眾將議事。
    
    而他們四個從練武,就是世家公子也不會要求那么嚴苛,此時雖回了屋子,仍是對著地圖挑燈商議,待到一應事宜全都商定好了。蘇明忍不住伸了個懶腰。
    
    “夜了,明天還要陪老爺校閱大軍,大家都回去睡吧!”
    
    話音網落,外頭就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四人都是一愣,離門口最近的白勇便一個箭步上前拉開了門。門前站著的那人也來不及解釋什么。直截了當地說:“白大叔,交址那邊剛剛送來軍報,安遠侯在清化府大捷,一舉擊潰賊軍三萬余,斬首數十級,還請盡快報上老爺”。
    
    他一面說一面遞上手中的八車里加急戰報,隨即又急急忙忙地道。“還有,剛剛縣城外頭有人叩門報,陽武伯一行已經到了河陽隘”。
    
    得知這個蔣息,四個人無不明白,今天晚上怕是睡不成了。商議了兩句,白勇就立刻帶人先往河陽隘迎接,而蘇明三人則是拿著軍報徑直往后頭去見沐晨。這一夜,行轅之中沐昆屋子里的燈亮了一整夜,而已經宵禁的大街上也是不得安寧,響亮的馬蹄聲也不知道攪擾了多少人的清夢。直到次日一大清早。沐晨的其余三位家將又帶著百多號人呼嘯出城,一夜不得好睡議論紛紛的人們方才緘口不談此事,就連官衙中人也只是竊竊私語。
    
    正午時分,一大隊人方才簇擁著馬車進了城門,一路徑直拐進了行轅正對的那條街。此時此玄,這一整條街都被兵馬清理得干干凈凈,再無一個閑人。黔國公沐葳親自從門口下階相迎,眼看幾個家童節就洗澗書曬細凹曰迅姍齊傘質的大車卜用具藤榻抬下了個人來。他連忙墊得前士:見上頭那人臉色蒼白得可怕,瞧著也比從前消瘦蒼老了許多,他不禁悚然動容。
    
    “世兄鎮守交址多年,不料卻突然遭此劫難,實在是受苦了。”
    
    見沐晨說得情真意切,張攸不禁苦笑道:“我這是自作自受”若不是我掉以輕心怠慢了,也不會中了這么一支毒箭,數年安定毀于一旦。我已經讓三弟代我擬奏折請罪。只希望此次安遠侯能旗開得勝,景茂兄這邊也能一路順遂就好。原本三弟是讓我去廣州先養息一段時間的但何太醫說云南府的天氣更適合我如今這身體,所以只能攪擾景茂兄了。”
    
    “你我什么交情,還用說這些么?。
    
    沐晨搖了搖頭,這才看到了張攸身側的中年人。他和張綽并未見過。但沐聽每每來信,說得他耳朵都快起老繭了,無非是說此人如何如何能干,因此和張綽倒是很有些書信往來。若只是一個善于經營之道的世家子弟,他看在錢的份上也會禮敬三分,但若是再加上張綽的那個,好兒子,他的態度自然更是敬重了許多。此時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他就笑著說:“這便是三世兄了?”
    
    雖無爵位,張綽如今也已經官居二品。此時對沐葳的客氣,他自是恬淡得很,當即笑吟吟地回禮。還沒說上幾句話,沐晨旁邊的一個幕僚就大贊他和張攸兄友弟恭,他聽著聽著心里不禁直犯嘀咕,連忙把一旁默不作聲的張超拽上了前來,這才免去了渾身雞皮亮瘩的境地。
    
    因張攸的身體虛弱,這接風宴自然就免了。
    
    把人安頓在了一處向陽的院落中。沐晨就見了張攸和張超,與他們商量起了從臨安府啟程去昆明的事宜。又說自己已經吩咐了下去,到了那邊就住翠湖沐王府,那里景致如畫正適合調養。張超往日在京城向來不耐煩會客的,見張悼應付裕如談笑風生,待到告辭離開之后他忍不住囁嚅問了一句。
    
    “三叔,這人情世故,,你能教教我么?”
    
    正在低頭往前走的張綽猛地一愣。回頭上上下下打量了張超一番,面上立玄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張超的脾性他自是再了解沒有,此復提出其他的疑問都不奇怪,可是竟然請自己教導他人情世故,,見其半點沒有勉強的神色,他不禁生出了幾許欣慰。
    
    人在世上要獨善其身已經是深為不易,更何況是保全一個家族?張超能明白這一點,張攸雖仍是重傷未愈,得知之后也必定會高興的!
    
    “這等事情不用教,你日后若是愿意,多陪我出去見人會客,自然而然就會了。好了,如今時候已經不早,你趕緊回去陪著你爹,萬一有事也能立刻請何太醫。”
    
    見張超答應一聲,恭恭敬敬地行過禮后就走了,張綽只覺得這一個。多月來趕路的疲勞一下子盡去,就連腳步也輕快了下來。他這邊廂步伐輕快地回到了自己的下處,那邊廂前頭引路送他們叔侄倆回去的小廝便匆匆回去報信,將剛剛他們的對話一五一十都報給了沐昆。
    
    沐王府回家將此刻只剩下了蘇明。見沐員聽完之后擺擺手把人遣退了。又若有所思地坐在那兒,眉頭時而緊蹙時而舒展,一只手也不由自主地捻動著下頜胡須,他眼珠子一轉,就賠笑說道:“老爺,這陽武伯長公子的魯莽粗疏是有名的,如今見著父親這般情形,自然生出了擔待的心思,這番話也沒什么別的意思,也就是張大人的一片愛護之心。”
    
    “你還看不明白?”瞅了一眼蘇明,沐員這才不緊不慢地說,“就在昨天,夫人讓人轉送了京里的一封信,上頭說的是什么,你不知道?皇上要加恩勛戚,這原好的機會,可英國公居然在皇帝面前告了自個的二弟一狀,說他為人荒唐家門不謹不堪使用,由是張朝的升遷硬生生給按住了。而張靴也當了縮頭烏龜,自述才不勝用。英國公的兩個嫡親弟弟眼看不成,從弟張信由文轉武,這就算廢了,陽武伯也差不多,張綽對兩位兄長和侄兒好一些。又賺名聲又得實利,他有經營的本事,他兒子有做官的才能,今后何愁不起!”
    
    見沐員自己把這番話說了出來。蘇明就笑道:“老爺深謀遠慮”的怎及得上?不過也是,太宗皇帝昔日也是一再栽培那張越,就是留給皇上用的,他又一再立功,日后飛黃騰達自然是不消說。老爺的意思。是想再助一臂之力?”
    
    “當初顧興祖的事情我已經賣過好助過力了,如今也做不了其他,這打仗的事情刀槍無眼,且看他自己的運氣,,他要是運氣好再建大功回朝,至少還有幾十年長長久久的富貴。到那時候才值得我下大本錢。這些年,朝中固然是念沐氏宿將,可那么多為我說好話的人卻不是白得的。對了。我聽說你侄女之前守孝,如今剛剛服滿?”
    
    話音網落,站在陰影里的蘇明頓時一呆,雙肩不露痕跡地輕抖了一下。隨即才垂下了腦袋:“虧得老爺惦記這孩子。不過他沒福,咱們進兵之前她服滿,在她家老娘的主持下已經嫁人了,是已故大老爺門下的一個軍官。”
    
    “嫁人了?也罷,她是沒福。我原想著你的侄女終集可靠些,配給這等才俊也不辱沒。他不到三十便已經是一方封疆大吏,回朝之后必為一部堂官,若不是封了爵就不好預政事。他早就封爵了
    
    蘇明在屜子里陪著商議了好一會兒。聽沐員說還要讓夫人挑選美人送給張掉,他這心里越發不是滋味。等好容易捱到沐晨乏了休息,他親送了人回房,走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這與朝中權貴結善緣無可厚非,可把事情一味寄托在女子身上,這又是何苦,難道如今在翠湖沐王府中的那個女人還不麻煩?再者,京中雖有人為沐王府說話,這些天傳來的可還有尚不能確定的壞消息。
    
    防:月底啦。一個,月幾乎沒嚷嚷幾聲月票,本月能不能突破四百呢?沒有月票獎,大家給個安慰獎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