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779 大捷后的喜訊


   水路一把火燒盡了攔江柵欄以及猝不及防的眾多舟船,陸路擊潰陳天寶麾下大將的數萬大軍,如今水陸陳兵清化府外,安遠侯柳升雖是志得意滿,但卻也知道強攻這座交趾第一堅城并不是上策。于是,當張越提出將那些綁有傳單的箭支射入城內勸降的時候,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雖則如此,大軍也不可能虛陳城外干耗軍糧。若是勸降不果,則三日后開始強攻。
    
    定下了這一條,柳升自不會放過之前的那件事,當即在臨時的行轅內召見了陳封陳華父子。他和陳封曾經同效力張輔麾下,也是因為欣賞其人的豪爽性情,這次發作了原定將水師的一個都督,方才會把水師放心交給了陳華,誰知若不是張越多一個心眼識破了其中名堂,此次出師不但無功,還可能陷入極其危險的境地。因此如今雖然大勝一場,他的火氣卻不輕。
    
    “老陳封;要不你的份上,我現在就一劍宰了這個心懷叛逆的小子!這事情如今軍中上下還不知道,但紙包不住火,休想能瞞得住上世!”
    
    瞅了一眼自縛雙手一聲不吭的兒子,陳封不禁長嘆了一聲,旋即屈下腿也跪了下來:“大帥,是末將教子無方,沒瞧出他是這樣心性的人。更不應該讓他承襲了指揮使!但是,先前的大勝便是靠叛逆猝不及防而來,到時候只說他是詐降。流言就能平息下去。此戰之后,末將便把人帶回去,這指揮使的軍職就納回朝廷
    
    張越看了一眼滿臉哀求的陳封。心想那會兒要不是連夜讓陳封召見了水師一些要緊的軍官,之后又在啟程的時候把陳封悄悄帶上了船,哪怕他用虛言恐嚇誆騙了陳華動心。這一支水師也沒法指揮得如臂使指。如今這固然是一場大捷,但陳華的罪過卻是鐵板釘釘的,哪怕是陳封替兒子將功補過,可對于戰亂頻頻的交阻來說,柳升怎敢放任這樣的叛逆舉動?可是,軍中不能容忍此過,但陳家乃是一方豪族,于安撫上來說,卻是不得不容。
    
    “大帥,之前的水陸大勝不日之內就會傳遍四野,只要再加以散布。人人都會知道陳華是詐降破敵。此事確實不宜再追究。
    
    如今老陳大人到了軍中,不妨就放出消息,說是老陳大人不放心以子將軍,要親自上陣,先除了陳華兵權即可。等到平定了交趾之后,那么讓陳華上書稱病,由老陳大人于陳氏一族中再挑選一人,上報朝廷授指揮使軍職即可。”
    
    柳升背著手來來回回走了幾步,思前想后,覺得張越所說也不是沒有道理。但一想到這小子回回都是駁不回的道理,他就忍不住沒好氣地斜睨了一眼,這才上前把陳封拽了起來。旋即冷哼了一聲:“既然是有人求情,我也給你這個老家伙面子。把人帶回去看好了!要是再出點什么差錯,可沒有這次那么好說話!”
    
    能夠有這么一句承諾,陳封已是喜出望外,慌忙謝過,又轉身去謝張越,隨即才上前去利索地解開了捆著兒子雙手的繩子,又是狠狠一腳踹了上去:“逆子,要不是我福大命大。這路上就給叛逆派過來的人宰了,只憑這一條,我就該宰了你!要不你死去的阿媽只有你一個兒子,我才懶得管你的死活!別杵在這兒,趕緊跟我走!”
    
    見陳華操著嘶啞的聲音磕頭謝了,又被陳封拖著出了大帳,柳升不禁罵罵咧咧地說:“他娘的,老陳封一輩子英名,竟是全都毀在這個兒子手上了,等我回去了以后一定要好好教我家那個小子,有多大的本事吃多大的碗,看著碗里瞧著鍋里。到時候非得把一家人搭進去不可!老陳封也是的,這么個禍害還留著。他哪來這么好運氣,回回都遇到貴人相助?”
    
    說到這里,柳升就看向了張越,見他正悄悄往帳外退去,他不禁出口喝止道:“走這么快做什么,我還沒讓你走!我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這次我認錯,不該駁了李慶的話。也不該臨陣換將,更不該把你調到水路,這總行了吧?不過雖說我把你趕到了船上,可那也是為了你好。免得陸上刀劍無眼出了什么岔子,最后不也是讓你獻策建了奇功嗎?倒是李慶那老家伙說話也太不給人留情面了”。
    
    張越這才無可奈何地回轉了身。見柳升氣咻咻地在居中的椅子上坐下。他想起李慶素來的秉性,不禁搖了搖頭這一位當初從工部轉兵部。就引來兵部上下一片恐慌,足可見有多嚴格,之后因勸諫朱瞻基狩獵而被留在南京兵部也就不奇怪了。只是,那也是老尚書的風格所在。若輕易改了,便也不是李慶了。
    
    “我哪里敢和大帥置氣,再說。此次大勝本就是大帥從善如流,我參贊軍務,建言也是應當的。只是外頭還有一堆事情要料理,既然陳家父子的事情定了,我得出去看看而已,否則光憑史安和陳猜,難以應付那些豪族。”
    
    柳升聞言頓時氣樂了:“他們倆的年齡少說都比你大一倍,哪里連這點本事都沒有?”
    
    “論才能本領,他們自然是只有勝過我,但這些上的人多牛認的是名頭,是官銜。就比如大帥此時對眾將說一句話,便是一言九鼎,換成我,恐怕大伙都會疑慮。而在那些豪族跟前也是一樣,他們畢竟人微言輕,而以勢壓人的勾當,我比他們精熟。”
    
    “這么多年了,你這小子骨子里還是當年那么狡猾!”柳升笑罵了一句,僅有的那一丁點芥蒂也就因此打消了,這才說道,“報捷的奏疏我已經讓人八百里加急送去京師了,大大給你提了一筆”至于李慶就算了,想必皇上也不樂意再把人調回京師去放在身邊置氣!那些豪族我還真是不耐煩打交道,隨你怎么解決他們!”
    
    眼看張越含笑施禮要出去,柳升就開口又添了一句:“回頭替我謝一聲彭十三。這次多虧了他”。
    
    張越答應一聲。這才出了帥帳。此時已經是戌正時分,天還是極亮,帥帳周圍可見一個個全副戒備的親兵,外頭也有一隊隊正在巡邏的軍士。再往外一些,四處都可見正在擦拭刀劍的軍
    
    有的戰袍衛壞有血跡,有的臉身卜有傷。也有的正在竊竊私語,見著他走過,不時有人起身行禮。待到他來到分給文官們的那一塊營地,就聽到彰十三頂帳篷的外頭,一面側耳傾聽一面在那里偷笑。
    
    “你這是在干什么?”
    
    彭十三一見張越,立刻笑著迎了上來:“我只是覺得里頭那幾人說話可樂。剛剛其中一個很是誠惶誠恐地說,連日以來都沒再下過雨,這都是因為天朝大軍所至,于是雨水也不敢擋路,又舉出了當初英國公進兵時天降雨水讓干涸的河床能夠行舟的事,馬屁拍得震天響,要是老爺在這兒,恐怕也會無可奈何。不過除了奉承,其余的話他們都謹慎得很,史郎中兩個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紅臉,想要套出陳天寶是否在城中,這些人卻全都推說不知道
    
    “如今雖然剛剛大勝,又兵圍清化。但南方尚未掃平,他們當然不會這么快就做出選擇。這會兒跑到這里來,不過是表明一下姿態。免的我軍趁著大勝把氣撒到他們頭上。至于陳天寶,他既然是靠著占城起家。日后要丟開占城必定得倚靠這些豪族,他們自然不怵。”
    
    說著這話,他就挑開簾子的一角往里頭瞧了瞧,突然把簾子打起徑直入內。這動靜頓時引來了里頭眾人的注意。史安和陳銷已經是說得口話燥,見張越進來,史安立玄叫了一聲張大人,一時間,那些穿著綾羅綢緞的豪族代表立刻一窩蜂地圍了上來行禮。古安南自秦時就已經是中原領土。宋朝積弱,南部還有個大理,更不用說收回此地,而元朝此大戰連場,最終也沒能將安南占城重新收回版圖,這一拖就拖到了大明永樂年間。盡管已經自立了數百年。但不論以前的安南還是現在的交阻。多年以來都是以漢學為主,上層社會以通曉儒學為榮,三百年前,漢字就成為了國中的官方文字。自從設立交趾布政司以來,交阻貢國子監的監生并不在少數。
    
    此熏就有這么一位家中兒子被舉為監生的豪族,只從那和中原士大夫仿佛的言行談吐,張越幾乎很難瞧出什么本地交人的端倪來。只是,深知這些豪族都是搖擺不定只為自己著想的投機派,他安撫歸安撫,卻只是一味地打太極。等到這些人一一退出之后仔細琢磨,這才恍然醒悟。張越說的聽上去都是些讓人如沐春風的話,可實際上一句準信都沒有!
    
    張越才懶得去管這些豪族在背后怎么腹謗自己,坐下來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陳鑲就遞上了一份封口完好無損的公函來,低聲說道:“這是皇上朱批,下官和史郎中不敢擅自拆看。”
    
    一聽是朱批,張越正待拆開。但一想到身邊還有兩個人,他便立刻瞧了瞧兩人。直到史安拉著陳銷退下,他這才用裁紙刀剖開了封口,取出了那份素色封面的奏疏。旁邊的彰十三情知專送張越的朱批指不定有什么要緊字眼,自是沒有多話,不聲不響地就出了大帳守著。
    
    今交阻叛逆作亂。必當剿滅。然宜戒飭將士不可濫及無辜。雖兇逆之家,其幼稚男子皆不可殺,但驅,或為民,或為奴。以彰上天好生之德。然若有賢能。不妨暗訪留心,擇才舉薦,俟交阻事平,聯必速召卿回京。隨轉杜學士奏疏一份,且細細看。”
    
    這一篇滿滿當當全是紅色蠅叉小楷的朱批,前頭都是那些寬仁選材之類的話,末尾卻加了這么一句。張越不由得有些疑惑,再一看才注意到后頭赫然夾著另外一份素色封面的折子。因顏色相同,之前竟是沒有注意到。展開之后只掃了一眼,他就注意到這應當是謄抄的副本,并非杜禎上奏的原本,而其中內容赫然是關于官員俸祿。仔仔細細通篇瀏覽了一遍,他便合上了奏折,旋即若有所思地閉上了眼睛。
    
    這事情當初他在京的時候就曾經和老岳父商量過,其他的東西好改。這俸祿多少卻是洪武帝朱元璋定的,實在是不好擅動。但是,祿米折鈔的勾當卻是天下第一大弊政。不革除不足以讓官員安心。只是。如今朝中看似是四平八穩。但這樣一塊大石頭落下去,,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就在張越真仔細琢磨著老岳父這一手會引起怎樣的阻力,到時候他能夠幫著做些什么的時候,耳畔突然響起了這一聲嚷嚷。抬頭一瞧,他就看見彭十三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大叫大嚷道:“柳大帥那邊傳來消息,剛剛海上有船靠過來,說是陳天寶想要坐船南逃,結果被逮了個,正著”。
    
    “怎么會這么巧!”
    
    張越又驚又喜,此時竟是霍地站了起來:“可是神威衛的人?。
    
    “沒錯,之前那個總旗過來的時候沒說實話,其實鄭公公多了一個,心眼,早就多派了十艘船過來,預備護著海路糧道,之前那信使回去的時候正好帶回了清化府陷落的消息,于是幾艘神威艦就一直留意清化府的動靜,一看到有船出來就追了上去。誰能想到,竟然這么巧就把那個陳天寶給拿了!聽說當時一發神機箭正中風帆,要不是那艘船上的人瘋了似的撲火,差點把整艘船都給燒沒了。這之后陳天寶聽說昏了過去,船上的人就降了。”
    
    “這真是一條最大的好消息,,既然他這個號稱陳氏正統的都沒了。南方就容易多了,再加上有鄭公公海上問罪占城,交趾有望在年內平定!等到明年開春,咱們也能回去和妻兒老小團聚了!”
    
    即便是張越,這會兒來來毋回走了幾步。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彭十三歪著頭一想家里的老婆孩子,臉上也滿是喜不自勝的笑容。
    
    要不是沒辦法,誰樂意打仗?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