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83 傷往昔念血脈思結援


   第七百八十三章傷往昔,念血脈,思結援
    
    同樣是大過年,翠海沐王府別院卻沒什么過節的氣氛。一來是黔國公沐晟領兵在外尚未回歸。隨時有可能往交進兵,雖然聽說那兒的仗已經打得差不多了;二來是陽武伯張攸一行之前剛剛抵達,上上下下不但要忙著伺候,還要安排隨行的其他人等;至于其三,那便是只有幾個程夫人頂頂心腹的人才知道的隱秘消息了。
    
    陽武伯張攸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故地重游得到的第一個消息,竟然是方水心的死訊。他在交鎮守這些年從來沒有回過京,東方氏間或有信過來,不過都是張超張起兄弟代筆,說些京城的大事和兒女的狀況,頂多是偶爾有一筆提及方水心給他生的兒子。他昔日喜歡過她的明艷開朗,可相處多了,卻也知道她的性子和大宅門格格不入,再加上常常鬧騰,久而久之就有些厭倦,離得遠了雖也想起,可總沒有專寫信捎話給她的道理。在他的心里,建功立業遠遠蓋過兒女情長,更何況之后每每細想,他就能覺察到沐晟主婚的另一層意思。
    
    然而,她竟然從家里跑了出來。還是聽說他重傷難救的消息而引刀自盡!
    
    “爹……”
    
    “之前為什么不告訴我?母子皆亡辦了喪事的事情,之前你為何只字不提?”
    
    張超從小就是在祖母和母親跟前長大,和父親并沒有多少相處的機會,印象中張攸雖偶爾也會沉下臉擺老子的架子,但多數時候卻是開朗的人。此時那樣額頭青筋畢露的兇狠模樣,他還是平生第一次得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雖然很想說是因為讓父親安心養病方才暫時隱瞞,但他心里卻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為了那場喪事,他和張起兄弟倆和母親大吵了一架,可卻被母親那番氣惱的話壓了下去。
    
    “她跑了一次又一次,這么回回折騰下去,家里還要不要過了,咱們張家還要不要臉面?找了一個月都不見人,也不像上回那樣有什么了不得的消息,就權當她死了!我當初是氣不過你爹帶回來這么一個刺頭,可自從她跑了那么一回,老太太臨去時又囑咐過,我哪個月不是照自己的份給她供給,衣食沒缺過,丫頭婆子任她使喚,也不要她到跟前來立什么規矩,就這樣她還是要走,誰能攔得住?”
    
    猶豫了良久,張超終究是心里憋氣,當下就把母親的那一番話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聽了這話,剛剛還氣急敗壞的張攸頓時跌坐了下來,久久無言。告誡張越的那會兒。他就已經知道當初這門親事結得莽撞,可從前想著沐晟對他的仕途有助,方水心又確實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女人,若是知道會鬧成現在這般局面,他可還會娶她?直到現在,他還記得桃花林中那雙明亮得猶如一汪清泉般的眼睛。
    
    “你出去,讓我一個人靜一會兒。”
    
    聽出父親聲音中明顯的疲憊和無奈,張超便默不作聲地退了出來。在門外徘徊了好一會兒,他總覺得心里堵得慌,咬咬牙就去了隔壁院子。在門外使丫頭通報了一聲,聽見張倬喚了,他才進了門,到了西邊屋子,見張倬放下筆從書桌前站了起來,他叫了一聲三叔,隨即就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捧著臉不吭聲。
    
    張倬知道二房父子倆如今在鬧什么別扭,心里自也嘆息,更知道眼下最棘手的不是別人,卻是那個孩子。于是,挑揀著話語安慰了張超兩句。他就問道:“如今你爹方寸已亂,大約也沒心思想別的。喪事沐王府按著遠親的例子操辦了,但孩子畢竟還留著,他是你爹的嫡親血脈。京師辦了喪事,這孩子究竟該如何安置,你得幫你爹想想。”
    
    “還有什么可說的,那是我的嫡親弟弟,自然要帶回家去……”張超艱難地抬起了頭,見張倬嘆了一口氣,他又低聲說,“母親有母親的苦處,父親有父親的難處,方姨娘……我去看過他,小小年紀還不懂得什么事情,我哄了他一陣子,他倒是對我還親近。不如便對人說那是父親在沐王府看著喜歡收作義子的,三叔覺得如何?程夫人幾次三番道歉,說倘若沒法子就把孩子留在沐王府,她會當成自個的兒子看待,可家族血脈怎么能流失在外?”
    
    盡管覺得張超這一招義子實在是說不上好,但思來想去,張倬也想不出更穩妥的辦法,只得點了點頭,說來日等張攸情形好些,他再過去說。叔侄倆正在說話,外頭就傳來了一個丫頭的聲音,說是奉夫人之命送來了野雞崽子火鍋。
    
    須臾,兩個丫頭便抬著一張小方桌進來,卻是擺著一個熱氣騰騰的火鍋。等擺好了。前頭那丫頭垂手屈膝行禮說:“夫人說,大過年的,之前那頓飯又吃得冷清,所以外頭正好送來了新鮮野味,就讓奴婢拿來讓老大人和超少爺嘗一嘗,權當夜宵了。夫人還讓奴婢轉告喜訊,說是交那邊有信送來,南邊的最后一州也已經拿了下來,交已經幾乎全部克復,不日便能凱旋。京師也有信使來,說是朝中打算召小張大人盡快回京。”
    
    雖說屋子里須臾就彌漫著火鍋的香氣,張倬那頓年夜飯也沒吃多少,但這會兒他毫無惡意,反而是丫頭所說的那兩個消息更讓他留心。思忖片刻,他就開口說道:“事關重大,我這個為人父的有些放心不下,不知夫人如今可有空閑?”
    
    那丫頭來之前就得了程夫人的吩咐,聞言立刻笑道:“夫人正在斌少爺房里,老大人若是要見,請隨奴婢來。”
    
    聽得此語,張倬就囑咐張超在房里自用,自己則是起身跟了出去。翠海別院規制極大,他們這一行占的是西大院。眼下出了北面角門,沿夾道先是往東,繼而再轉往南,東面一帶全都是下人的屋子,此刻因著是過年,都還點著燈。跟著提燈籠的婢女入了后廊東角門,便是程夫人的后院。他經人引著入內時,恰好沐晟的長子沐斌也在,沐斌連忙行了晚輩的禮。
    
    “這么晚了還來驚擾夫人,實在是過意不去。只是乍然得知消息,不免想著我那兒子。”
    
    “愛子之心都是一樣的。若是我家斌兒在那種兵荒馬亂的地方,我只怕比世弟更不堪。”
    
    程夫人笑著扭頭看了看身旁的沐斌,臉上滿是慈愛。吩咐身旁的媽媽把先后兩封信全都給張倬看了,她又感慨道:“早聽說你家里是一匹千里駒,這回到了咱們南邊,我才真正知道,傳言竟是不但沒夸大,反而猶有不如。交的消息是確鑿無疑,至于朝中的消息……斌兒,你來給你世叔說一說。”
    
    沐斌年近三十卻尚未離開父母身邊一步,對于比自己年輕卻名聲赫赫的張越自然很有一些好奇,但此時母親問的是京師的事,他就清了清嗓子,說起了京師部堂閣院之間的紛爭,末了又添了一句:“據京中傳來的消息,如今皇上流露出立儲的口風,群臣之間各有各的意見,而內閣楊學士正在爭取主持會試。誰都知道皇上和元節世弟非比一般君臣情分,想著讓他盡快回去也很自然,身邊也能多一個出謀劃策的人。”
    
    “多嘴,皇上的心意也是你揣測的?”
    
    程夫人沉著臉訓了沐斌一句,旋即才對張倬笑道:“他年輕不懂事,你只聽過就罷了,這些事情也不是操心就能解決的。倒是如今大過年的,你們這一行里頭只有兩個年紀十二三的小丫頭,不知冷也不知熱,雖然我選了幾個丫頭過去,可這幾天冷眼瞧著卻都粗笨得很。陽武伯如今正是傷心的時候,我也不好添人,倒是世弟和超哥身邊,不妨再添一個靈巧能干的照料起居,畢竟這一養病恐怕得三五個月,免得別人說沐家連個人都不舍得……”
    
    張倬雖說做官本事尋常,為人處事卻稱得上是人精,程夫人說了一小截他就醒悟到其中三味,因此不待程夫人說完,他就趕緊搖頭道:“不是我要回絕夫人好意。此番打擾原本就已經過意不去了,更何況添人。超哥當初是在女人上頭栽過跟斗的,為此將來甚至無望承襲爵位,老太太在的時候就嚴令,今后不許在他身邊再添人,免得再出了事不好收場。”
    
    他直接把已故的顧氏拿出來當擋箭牌,甚至干脆半明半暗地點出了張超當年的事,旋即也不等程夫人再說什么,又嘆了一口氣說:“至于我就更不用提了,少時夫妻老來伴,都老大不小了,又不是年輕人,那點心思早就淡了,沒來由耽誤了別人。再說了,我也常常出門,不過是起居而已,就算沒人服侍,自己也能應付得來。”
    
    程夫人隱約也聽說過張超當年似乎是因為外室而惹惱了朱棣被貶,于是自然不會再多說,畢竟陽武伯一支多半也會沉寂一陣子。至于張倬,沐晟談笑間也說起過張倬懼內,她不過是當成玩笑話聽了,此方才醒悟到這竟然是真的,心里不禁嫉妒起了孫氏。
    
    沐晟也說過什么少年夫妻老來伴,可那些下屬和部族不時有美貌少女送進府來,一年到頭就是不正經納妾,也會收上兩三個丫頭,而送出去給其余部將的更多。不過,那些姬妾便猶如阿貓阿狗似的,來來去去也不知道淘換了多少,有什么記掛的?她是國公夫人,畢竟不能像孫氏那樣,給丈夫留一個懼內的名聲!
    
    沐斌卻忍不住好奇地打量起了張倬來,心想有其子必有其父,張越那么能干,張倬在仕途上卻仿佛沒有什么建樹,是不是就因為他的懼內?見程夫人丟過來一個眼色,他便連忙上前躬身行禮道:“世叔,京城還有消息過來,侄兒過完年得往京師去拜謁皇上,此后當入國子監讀書。四叔人在南京,三叔得幫忙父親料理軍務,京師那邊竟是沒人了。侄兒年輕,不少地方都得有人提點,到了京師之后,也請您一家庇護一二。”
    
    這話說得謙和婉轉,可張倬聽著卻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倘若這里坐著的乃是英國公張輔,那自然是能夠輕輕巧巧地答應了起來。可他只是托著兒子的福才得了二品官,又沒有爵位,對方卻是國公世子,用得著眼巴巴來求他?此時此刻,他連忙蹭地一下站起身來。
    
    “這庇護二字哪里敢當,就是看在這么多年來沐世兄和我打過無數交道的份上,賢侄就是不說,我也理當多加照拂。賢侄若是在京師有什么不便之處,但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自然是絕不敢辭。”
    
    見張倬雖答應了,但除卻強調力所能及,還小心翼翼地把張越從中摘掉,程夫人自是有幾分不悅。然而,倘若可能,她完全不想讓嫡親的兒子離開身邊,此時想想之前得到的消息和沐晟捎來的口信,她便半真半假地感慨了一通,話里話外透出兒子進京這是圣意。等到張倬告辭離去,她才疲憊地往后頭靠了靠,又抬頭端詳著沐斌。
    
    “沐氏鎮守云南,你爹是國公,掌握通省兵權,你三叔也掌著都司的事,布政司按察司凡有事全都得先報咱們沐家,這雖是太祖皇帝定下來的,但終究是容易招人忌。先頭是妻兒家眷都留在京城,眼下雖都在云南,可日后每代往京城國子監讀書,隨即又在京師住著,恐怕要成為定例了……沐家在云南固然是勢大,可京師那地方水深,我實在是不放心你。你爹說了,英國公已經是極致了,在朝堂上恐怕是擺設居多,不能一味幫你,但張越還年輕,上升的地步無限。”
    
    “母親放心,這些兒子都知道。只要兒子不任性妄為,縱使那些文官再討厭,也難能奈何得了我。”沐斌卻比父親多了些銳意,微微一笑后,聲音便低了下來,“再說,那么多勛貴中間,多有人才,憑什么事事便得聽那些文官的?咱們勛貴子弟中間若是能多出幾個張元節這樣的人才,將來才不會被撇在一邊!”
    
    ps:月初求幾張保底月票……話說回來,能在烏鎮游玩侃大山的同時保證更新,真是讓我長出了一口氣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