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786 南疆動蕩


   工一卜國公沐昆統轄整個云南的軍務,政務也必須事夭巨細嚷狠他,因此他在見過張越之后,去了都司之后又匆匆出城去了衛所。畢竟,他和張攸張綽畢竟是平輩,就是放下些身段也無妨,而張越雖前途無量。畢竟是晚輩,他一個公爵逗留別業不去也就有些不妥了。而他也想讓長子沐斌借此機會多多和張越接觸。再加上還有程夫人坐鎮,于是走得也還放心。
    
    和正經的沐王府一樣,翠海沐氏別院也是一樣戌初關閉大門戌正二門落鎖。盡管比尋常勛貴世家落鎖的時間晚,但這都是因為云南不比中原其他地方,四處部族常有騷亂,思氏之亂更是時至今日也尚未完全平定,緊急軍情時時刻刻都會送進來。然而,這會兒雖不是那種十萬火急的軍情急報,但后院的程夫人卻是有些亂了方寸,在屋子里團團轉起了。
    
    “夫人,這種事要您拿主意,實在是太難為了,還是趕緊讓人去給老爺報信吧!”
    
    “就是快馬加鞭趕過去,來回也的一個時辰,而且聽說老爺去了衛所,倉促之間未必尋得到人,若是一時半會回不來,事情就要傳開了!要真是那樣,先頭那點勾當就要張揚得人盡皆知,到那時候老爺怎么做人?好不容易捂下去的蓋子,為什么偏這個時候被人揭出來!蘇明是怎么做事的,人家一說話,他就該帶著人把他們打出去!”
    
    說話的那個,中年媽媽知道程夫人這會兒的心緒,沒敢說什么公道話。而是等程夫人惱怒地發了一大通脾氣,這才低聲說道:“恕奴婢說一句不中聽的,他們大多是老土司的部屬,偏生新土司這會兒陡然暴死。又沒留下什么后人,夫人不若先答應了他們,等老爺回來了,他們對沐氏向來畢恭畢敬,要鬧事也得掂量掂量。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去和陽武伯商量商量,那畢竟是他的血脈,是否留下來繼承芒市土司的位子。還是讓他拿主意得好。這事情籌謀得好,未必就沒有益處。”
    
    這邊廂程夫人主仆正在商量。那邊廂張越因白芍被叫走,于是只挑了一個小丫頭出門。張攸三人的院子就在這邊往北不遠,距離別院的后門更近一些,平日也還清凈。可他才走了幾步,就看到里面一個身材健壯的仆婦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待到近前時,她愣了一愣,隨即趕緊屈膝行了一禮,連話也來不及說就往前跑了。
    
    盡管滿肚子疑惑,但瞧了一眼身后那個尚在總角的小丫頭,張越知道問了也是白搭,于是便索性再往前走。到了那邊院子門口時,他正好看到父親張悼正跨出門檻。連忙快尖走上前去。張綽瞧見他便笑著說:“剛剛聽到外頭動靜大,我怕驚擾了你二伯父,所以出來看看,順帶使個人去你那里瞧瞧是否起了。沒想到你正好過來。
    
    趕緊進來吧。”
    
    此時已經是接近玄時,張攸卻還沒睡下,見張越跟著張綽進屋來,他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掃了一眼張綽問道:“我就說了,不用管外頭那些動靜,橫豎是黔國公的家事。你我在這里一住就是幾個月,已經很是打擾了人家。若是真的知道些什么,也不是什么好事。”
    
    今日水謝用午飯時相見的時候。張越沒來得及細細打量張攸,此時再一端詳,他就發現不過是數月的功夫,張攸的臉上就多出了深深的暮氣,原本因為征戰而留下的皺紋。如今顯得更加扎眼,而頭上一根根清晰可變的白發夾雜在黯淡的黑發之中,更是流露出了蒼老的氣息。而這些話語不知不覺透出了一種心灰意冷,再沒有往日的銳氣鋒芒。
    
    先前在交阻受傷不過是皮肉,而到了這里之后經歷的那一遭,恐怕對張攸也是壓力非輕。人非草木;即便并不是愛得死去活來,可總不會一絲情分也沒有。況且,人又是為自己而死的,夜夜夢回的時候。難免想到的都是她的好處。
    
    “二伯父說的是,別人的家事。自然沒有我們去管的道理。但畢竟咱們都住在這里,也不知道是否會真的牽連到咱們,不過是多個預備而已。”張越笑著替自己的父親圓了一句,旋即就坐下來陪著張攸說了一陣子話,巧妙地把他的思緒引到了京城的家里,又是說張超如今兒女雙全。又是說張起要調入京營磨練。待到最后方才吐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二伯父當初在外征戰那么多年,蔭庇了妻兒,如今你不打仗了,自有兒子孫子努力掙前程讓你享清福,人生在世,還有什么比子弟爭氣更欣慰的?”
    
    “好你個小子,你這話聽著。我怎么覺得你你自己和你爹?”
    
    張攸終于笑了,打量了一眼旁邊的張掉,他就看向了一邊的張超,因嘆道:“你說得沒錯,當老子的就算掙下再大的家業,得了再顯赫的爵位,要是子弟不爭氣敗家,那一輩子辛苦也是白費。超兒和起兒雖說沒你那樣爭氣,好歹不是什么紈绔,犯了錯也知道改,等我回去了好好教導,他們也能更有出息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今后便得看他們了”
    
    聽到父親這么說,張超忍不住別過頭去,深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平復下了心情。這時候。張綽少不得也湊趣地加了進來說話,又按著張超子上頭坐了。就在屋子里正熱鬧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個誠惶誠恐的聲音,聽著仿佛是先頭遣出門外的一個小丫頭。
    
    “奴婢拜見黔國公夾人。”
    
    一聽這話,屋子里的張家四人頓時面面相覷。有道是男女有別雖說住在這兒,但程夫人白天就算探望送東西,也多半是遣心腹媽媽或是丫頭,亦或是長子沐斌代勞。極少親自過來,就是請人過去相見也都是不常有的。如今已經過了亥時,這位國公夫人怎的會親自來?
    
    愣了一愣之后,張綽便叫上張越起身到了外間,見一個丫頭挑簾,竟是沐斌親自扶了程夫人進來,父子倆便迎了上去。張越只瞥了一眼程夫人,就發現她打扮異常樸素,身上青緞衫子外罩著半舊不新的石青色繡花豬子,發髻上只有一支瞧著不那么光鮮的金菩,胸前掛著一串佛珠。瞧著慈眉善目和藹可相廝見之后。程夫人便歉意地笑了笑六膿…
    
    “這么晚了,沒使人說一聲就親自過來,攪擾了你們一家說話。
    
    依照程夫人的本意,自然是不能就這么把事情原委到出來,但得知事情的沐斌趕過來之后,一番話卻把她給說服了。如今不是人家求自己。而是自己求人家,再說,先前方水心的事也是她做得虧心了,這當口再擺什么架子,要真是讓人起了厭惡之心。那時候便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于是,她此時不但是身段放軟。口氣也是異常溫和。
    
    張綽雖來了幾月,卻也沒見過程夫人幾面,但此時也察覺到程夫人仿佛是另外有事要說。果然,他客氣地回了兩句話請程夫人母子坐下。這位天底下數得著的貴婦便嘆了一口氣說:“實不相瞞,今晚我過來。實在是有事商量。剛剛外頭的吵鬧想必你們也聽到了。實在是因為南邊又出了一件大事。好端端的芒市土司突然暴死,撂下一全部族的子民,一群族老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竟不知道是誰聽到的風聲,直接尋到這里來了。我家老爺平素消息靈通,這一回竟不知道那里的土司沒了。雖已經派人去府邸送信,可他已經出城去了衛所
    
    張越瞧見她一面說,一面拿眼睛覷著一旁隔開內外那薄薄一層簾子。心里已走了然她此來的目的。方水心的死說大不大,說小不要緊的就在于她的身份。也就是說,這么一件事要是被人揪出來,那就是最大的把柄!他這邊廂還沒想出什么法子,那邊廂竟然芒市土司突然就死了,這人怎么死得偏不是時候?
    
    囂,在這時候。那一層薄薄的繪著水墨畫的白綾簾子被人高高打了起來。緊跟著就是張超推著張攸從里間出來,父子倆的臉色都很是復雜。方水心自創死后,這孩子便由黔國公府派出了幾個妥當的丫頭和媽媽一同照料,他們倆一個。因為心灰意冷。一個因為自責尷尬,也只是偶爾去瞧瞧。可縱然如此,聽到這樣的消息,他們也不能再不出面。
    
    然而,沒等張數說話,張越就皺著眉頭問道:“請問夫人,芒市司可是鄰麓川司?”這時候卻是沐斌接口說:“正是如此,麓”思氏向來是整個云南最不服王化的土人,但和他接壤的芒市南甸等等對朝廷都很恭順,老爺平日也常常接見他們。畢竟,如今思氏雖說反跡不明,可終究是有隱患在。一直想著往周邊擴張,需要這些土司制衡。再者,為了讓他們有實力對抗思氏,從祖父到父親都花了不少氣力,所以不得不安撫他們。我陪著母親來尋兩位世叔和世兄。也只是為了想出一個好辦法。畢竟。別說以趣哥的年紀不可能承襲土司之位,就是朝廷,也不會這樣輕易冊封土司。而且,京城曾經辦過喪事,這是最要緊的一條。”
    
    聽到這話,張攸忍不住看了一眼張超。見長子慚愧得低下了頭,他不禁心中長嘆。東方氏的脾氣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仙心里對她也頗有愧疚。在外征戰十多年,撂著她在家里侍奉母親養育兒子。因此不少事情他也不想太苛責了他,只是這件事處理得實在太草率了。在心里仔細想了想,他便扭頭看著張越說:“越哥兒有什么好主意?”
    
    見父親張綽和大哥張超瞧著自己不說。就連程夫人和沐斌也都看著自己,張越不禁異常郁悶,心想自己又不是眉頭一皺計上心頭的諸葛亮。更不是妙計多多的一休哥。對于云南的地理,他也就是因為此前注意過方水心的事而稍稍了解了一些。倉促之間哪來的好主意?然而,他剛想推脫了過去,突然就想到了極其要緊的一條。
    
    芒市司距離云南府昆明縣大約千多里。而且土人不可能有那么無孔不入的消息渠道,別說方水心的事自程夫人以下都諱莫如深,就算消息走漏了出去,怎么可能是芒市司先鬧出來?而且,他剛剛就覺得。現任芒市土司的死實在是太巧了!聯想到先前沐英沐春父子先后征過麓川。他自是免不了把兩件事聯系在了一塊。
    
    事有反常即為妖,他略一沉吟,便把自己的這些疑心說了出來。話一說完,曾經在西南呆過很久的張攸便面色一凝,到吸一口涼氣說:“若真的是麓川思氏干的,那么極可能西南轉眼便會有變。夫人若是不介意,可否讓我見一見那幾個芒市司過來的族老?雖說水心已經去了。可她畢竟是我娶過門的女人,也是孩子的父親。”
    
    一聽張攸愿意出面,程夫人頓時松了一口大氣,但還是看了看身邊的兒子沐斌,這才站起身行禮道謝不迭,又讓人趕緊帶著張攸張超父子去見人,等他們一走,她便對張綽和張越說了兩句,旋即便提出告辭。然而,一旁的沐斌卻偏趕在這時候對張越笑著點了點頭。
    
    “元節,服侍你的白芍原本是我的丫頭,人雖還機靈,可年歲卻太輕了,恐怕不知道怎么服侍人。我今天把她叫了回去,回頭再派兩個老成穩重的給你。”
    
    程夫人聞言大愕,但沐斌已經說了出來,她也不好再說其他,待到張越笑言多謝,她急忙叫上沐斌一起出了門。直到出了院子上了夾道。地方才惱怒地問道:“你這是干什么,我在家里選了好久,才挑出這么一個容貌上乘,最要緊是家世清白忠心耿耿的,你怎么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往卓邊收?這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什么樣子!”
    
    “母親,一個白芍算什么。兒子這是為了你和父親好!”
    
    沐境見隨行人等都知機地退到了后頭遠遠的,這才放心地低聲解釋道:“剛剛,張越那模樣你瞧得出來,那是真不放在心上!傍晚交趾那邊的密報剛剛送來,安遠侯柳升曾經在過年之前給他送了一個暖床的美人。可他碰也沒碰,反而用了人家兄妹幫忙,選出了好一些進貢朝廷的人才。他這樣的世家出身少年驟貴。家里只有一妻兩妾,你還瞧不出他的心思?如今這種當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方水心的事情難道還不夠麻煩?”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