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797 極品親戚和不敢認的親戚


   刀今的官場并沒有茫節兩壽必須送禮的陋習,張越在廣忤一日的時候。每逢生日也就是下一碗掛面全家熱鬧一番就過去了,再加上家里人口多生日多。他還真沒把自己的生日放在心上。而且,之前又是趕路又是事端連連,乍一到京師還發生了今天這樣的變故,哪里還顧得上生辰兩個字。見張輔恍然大悟之后便歉然的笑了笑,他便拍了拍額頭。
    
    “倒是得多謝潁三叔和軌三叔替我記著,不然我自個也得忘了。
    
    “既然是壽星翁來了,那么咱們可得好好賀一賀!”
    
    看到自己的兩個弟弟笑吟吟地簇擁著張越進去,張輔不禁覺得詫異時分。由于張朝張酬實在是不成器,他又幾次三番拒絕了他們的要官。這兩年他已經和他們漸漸疏遠。就算是他他之前過五十大壽,兩人也不過是應景似的露個面,旋即就無影無蹤。這一次兄弟兩個特意跑過來,竟然說是要給張越過生日。這不是笑話嗎!
    
    由于向來不喜張覲張靴兄弟的為人,盡管份屬同宗,但張越這幾年幾乎和他們兩家沒有什么往來,只是逢年過節按照規矩送禮也就完了。這會兒進了里頭,見張斌和張謹兄弟也都笑吟吟地上來見禮問好。他更是覺得雞皮疙瘩全都冒了出來。只在另兩今年紀尚幼的小孩子上來的時候,他這才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
    
    王夫人先前得了外頭的通報。原想照從前一樣隨便找個。借口敷衍不見,卻不料張輔和張越正好一同回來,兩邊無巧不巧地撞上了。待到外頭傳信進來,說今天是張越的生辰。她不禁愣了一愣,隨即才想起自己確實是忘了。于是,她連忙就叫來了長子天賜,讓他到外頭去陪著叔伯兄長,又吩咐廚下趕緊去預備。不多時,張恬和張箐也拉著張悅一同跑了來。
    
    “我還打算晚上悄悄回去給三哥過生日呢,誰知道竟然被人槍了先!”張箐不高興地撅起了嘴,隨即便搖著王夫人的手說,“大伯娘,我和恬妹妹一塊出去看看好不好?”
    
    “你哥哥如今還沒有正式任官。待會還有空閑,總不會忘了你這個,妹妹。外頭亂,別出去。待會聽到什么有的沒的,小心污了你的耳朵。”王夫人總覺得今天這事情透著不對勁。因此好說歹說哄了張普。見她不情不愿地拉著張恬張悅到一邊玩要,她這才沉吟了起來。
    
    盡管英國公府事先沒有預備。但廚房既然得了吩咐,很快就備辦出了一桌豐盛的酒席擺在正堂東邊的屋子里。張越是壽星翁,可他推托自己是年輕晚輩,哪里肯坐首席,自然還是按照長幼尊卓坐了。張頓張靴打疊著笑容頻頻向張越敬酒,張斌張謹又在下邊殷勤相陪,他實在是有些招架不住,最后還是張輔實在看著不是樣子,輕輕咳嗽了一聲,兩個做長輩的這才訕訕坐下了。只由的幾個小的鬧騰。而張輔瞧著不對。就讓長子天賜先退了席。
    
    饒是如此,一場宴席過后張越仍是狼狽得很。這不是官場應酬。他那會兒不是掌印官就是欽差,端起威嚴來,誰也不敢太過逾越;至于低一級的應酬,他到場就完了,根本不會久留。至于在兵部當司官的時候,大伙心里有數。都是淺嘗輒止,何嘗這樣喝過?因此。這回他不用借酒醉的借口,任是誰。著他那紅彤彤的臉就知道,他已經是醉得不輕。
    
    張朝和張覲舍下長輩的架子,為的就是這時候。當下張覲給張覲使了個眼色,讓其去纏著張輔說話。隨即就使喚了張斌和張謹一左一右攙扶了張越前去廂房解酒安歇。瞧著人眼睛迷離確實是醉了,他就干咳一聲,把預備好的話說了出來。
    
    “雖說大哥如今是太師英目公。但畢竟已經不管事了,就是二堂兄。如今也成了廢人,回京之后只怕也就是高高供起的菩薩。滿打滿算。家里只有越哥兒你一個是真正說的上話的。你這兩個不成器的堂兄剛剛升了軍職,你可得看在同氣連枝的份上,給他們挑兩個好缺
    
    “靴三叔可是,,可是在開玩笑了。誰”誰說我就一定是兵部”,兵部侍郎?再說了,你”你怎么就知道,我會管著”管著武武選司?”
    
    聽張越舌頭大了,思路卻還清楚,張朝不禁心里暗惱。他如何不知道張越和自己兩家疏遠得很,可如今他和張朝因為張輔不肯舉薦,皇帝也并不看重,都只是授了些名不副實的軍職,兒子就更不用提了。若不是得知張越要擢升兵部侍郎,他何必跑來給一個晚輩過生日?
    
    “這事情外頭都傳遍了,越哥兒你還藏著掖著干什么?誰都知道,張本老了,如今這個位子就是酬他一輩子辛勞的。如今兵部另一位侍郎管著職方司和車駕司,這武選司和武庫司不歸你還能歸誰?更何況你有擎天保駕的擁立之功”
    
    “靴三叔慎言”我只是尋常”尋常臣子,哪有,哪有那么大能耐!”
    
    看到分明是已經酷而大醉的張越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瞧著自己,隨即又含含糊糊地說了些推托之詞,張靴只覺得心頭惱火得緊。但他總算還明白,擁立這兩個字確實是說的過頭了。休說宣德天子自小就是皇太孫。就算不是,也絕容不得外人這么說。看看左右只有自己的兒子和侄兒,他便放下了心來,當下撂出了預備已久的一句話。
    
    “越哥兒你就莫要謙遜了。誰不知道,你那大伯父原本是要往四川上任的,因你要去兵部的緣故,都已經得了信說此事會暫且擱下,還說會在京師內另挑好缺。他是你的嫡親大伯,可咱們也是你的親眷,越哥兒你不瞧在別人面上,也得瞧在大哥面上。若不是大哥對你另眼看待。你能不到十年便超遷到一部侍郎?而且,英國公的嫡親侄兒總不能只得虛職讓人瞧不起吧?我和二哥也不讓你白忙活,你看,正對著宣武門大街的三間鋪子,你名下,只要你摁個手印!”
    
    就當他看在
    
    擻門是猶豫了起來,抓著他的年想要趁熱打鎖做成紋樁剩易洲剛候,就感覺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拉了兩下。看到是兒子張謹對他使勁使眼色,他連忙回過頭,卻見張朝已經是追著張輔進了門。面對張朝那狼狽樣兒,他只能把東西快速藏起,滿心的話吞回了肚子,心里暗罵張朝爛泥扶不上墻,這點事都辦不好,臉上卻只得堆笑迎了上去。
    
    “他都已經醉了,讓他好好歇一歇。你們去后頭尋你們大嫂說話!”
    
    比。,一比呸萬
    
    張輔在家威嚴亦重,虎目一掃,張朝張靴也不敢說別的,只得訕訕應了。兩人還想留下張斌張謹在這兒陪著張越,結果張輔只說要考較侄兒文武功課,這下子誰也不敢留下。連忙借口同去拜見王夫人一起溜了。直到他們全都散了,張輔方才沉聲吩咐人去端來醒酒湯并涼水,服侍張越洗臉用湯,一回頭,卻看見人已經扶著躺椅半坐了起來。
    
    盡管還不至于醉糊涂了,但這會兒張越只覺得腦袋一陣陣疼猜,仿佛要炸裂了開來。見張輔移步過來問他如何,他忙擺手搖了搖頭:“還挺得住,不礙事。”
    
    用加了冰塊的井水洗了一把臉。喝了一碗醒酒湯。足足又躺了一刻鐘,張越這才緩過氣來。見張輔仍然是坐在一邊沒走,他連忙把之前隱約記得張靴說過的那些話復述了一遍,末了才說:“幸好之前冉候的是榮管家的兒子榮熙,否則我也沒法喝一半倒一半,即便如此。也險些徹底醉了,好在應該沒說什么要緊話,也沒答應什么要緊事。”
    
    “虧得你謹慎!”
    
    張輔聽到兩個兄弟竟然是直接跑到張越面前為兒子求官,頓時氣的臉色鐵青。他貴為國公,又是三公之首,張覲張靴在勛貴中間說他薄情不顧兄弟,他自然是無所謂。但若是張越真的被他們算計著了,到時候事情不成,他們在外頭以長輩的名義散布些言語出來,這張越的官休想當得穩當!思來想去,他只得長嘆了一聲。
    
    “這事情你別管了,我只能豁出一張老臉去替他們求懇求懇”橫豎我是不管事了,替他們求兩個軍職總還不難!否則,到時候指不定他們鬧出什么事情來!你先好好歇一歇。里頭就不用去了,到時候他們離開的時候,我不會讓他們再來擾你
    
    看到張輔無可奈何地點頭一笑。而后又轉身離去,張越也覺得心中涌出了一股難以名狀的無力感。和張輔一樣,他不怕敵人的背后算計。就怕那些名為自己人的親戚拖后腿。而在如今這個最為講究宗族血緣的世界,張覲張靴是長輩,他耍治他們實在不是那么容易的。
    
    由于鬧出了這么一場讓人惱火的風波。張乾等人走后,雖有王夫人出面留自個在英國公府小住兩天、張越仍然是拒絕了。畢竟,張朝張靴都知道自己已經內定了兵部侍郎。恐怕消息也已經傳開了,這個節骨眼上還是檢點一些的好,也得避免給張輔再添麻煩。
    
    勛貴多半住在宣武門的皇城以西地塊,天天上朝的六部諸寺等京官多半住在緊挨東西長安街的幾條胡同。而東城則是在京城做生意的富商奐房子置地的上佳地段。
    
    喜鵲胡同離崇文門大街不遠。每日里城門進進出出的喧嘩讓這兒從來都是熱熱鬧鬧,貨郎小販也往往會打這兒過,和前頭幾條胡同一樣都算是東城最鬧騰的地方。然而,就在這么一塊地方,前兩年偏生多了一處官員府邸。只那府邸規制不大,平日進出的人更少,久而久之別人自不在意。
    
    這會兒最里頭的那重院子里。一位五十開外的老者正在認認真真地澆花。說是老者,他看上去并不老。只是因為多年來心力耗費太多,兩鬢已經是華發蒼蒼,但等到站起身的時候,他的腰桿卻是筆直。他瘦削的臉頰上雖有皺故,卻不顯得老相。眸子熠熠有神,提著碩大銅壺的手亦是勁道十足。滿意地看著滿院子鮮花,他便拍了拍手預備回。
    
    “老爺,外頭有人送了東西來。”
    
    聽到這話,袁方不禁愣了一愣。人走茶涼這四個字,對于錦衣衛指揮使來說無疑是最貼切不過了。他從前雖低調,但還在位子上的時候。每逢過年過節。匿名送禮的卻從來就不曾少過,只那些東西退沒法退。少不得給上下官兵發了福利。而他一退下來,還會往他這里送禮的就鳳毛麟角,多半是從前他提拔起來的那些人為了不惹麻煩。于是悄悄送了來。
    
    然而,當那個錦盒送到他面前時。他卻露出了一絲笑容。隨手接過之后,他也沒多說什么。徑直進了房間。等到打開盒蓋,瞧見里頭赤然是兩個布袋,他更是笑了起來。果然,解開布袋的繩子倒出東西一看,那全都是一粒粒的種子。
    
    “這小子,還真是把我當成花出了!”
    
    嘴上這么說,但對于送禮人的有心,袁方仍是覺得很高興。他很清楚,在皇帝賞的這處宅院外頭守門的便是兩個錦衣衛密探,這錦盒必定被反復查探過,絕不會留下只言片語。只不過,能有這份送禮心思的送禮人,決計是只有一個。那小子剛剛回來,又是得信要再次高升。心情恐怕也好得很。等再過兩年沒人惦記他了,應該也不用像現在這樣遮遮掩掩。
    
    然而,袁方的高興勁卻沒有持續多久。晚上一時興起的他吩咐門房去靠近崇文門大街的一個小飯館買一屜水晶包子,然而,等東西買回來吃的時候,他意外地在里頭找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字條。
    
    自從隱退以后,他已經很少再見到這物事,等到拆開來看之后,臉色頓時一變。
    
    雖只是寥寥數語,那字條卻是不僅提到了今天的午門激辯,還提到了讓朱瞻基急急忙忙拂袖而去的緣由,宮中孫貴妃突然昏倒了!不但如此。上頭還寫了涉及都察院的兩樁大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