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800 何謂近朱者赤


   部嘗及閣臣中,除了楊榮杜禎壞年輕此,楊十壽等知瞬娜北年討六旬的老者,因此朱瞻基登基之后,為了彰顯體恤老臣,便不同尋常官員每年歲末給假,而是讓閣臣輪休。因楊士奇素來以舉薦賢能提拔后輩著稱,每到假日,楊府便是門庭若市。哪怕如今已經是大比已過。各地舉子紛紛返鄉,也絲毫無損楊府的熱鬧。
    
    這一日正是難得的假日,一大清早。管家楊忠就帶著幾個老仆在前頭忙活。登門的都是沒有官身的學子。其中有富家出身。也有家境貧寒之輩。談吐不一形象各異,有的結伴坐車過來。有的騎馬,也有的只得一匹干瘦的小毛驢,安步當車走過來的也不在少數。楊稷原本是不喜歡和這些讀書人打交道,可這天也硬是被父親楊士奇派到門口,這別扭勁就甭提了。
    
    眼看快要正午時分,這第一撥算是接待齊全了,楊稷方才沒好氣地撇撇嘴。正預備回身走人,集后突然就傳來了一個家仆的叫喚聲:“大少爺,又有人來了。”
    
    這還有完沒完,父親好不容易才休息這么一天,就是不消停。折騰自個還折騰別人!
    
    楊稷惱火地腹謗了自個的父親一句,這才沒好氣地轉身回來待到了門前,看清了那兩個,一躍下馬的人,他那緊繃的表情頓時一下子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又驚又喜的笑臉。三兩步出門下臺階迎了上去,他便笑道:“今天是什么風,竟是把萬世兄和張世兄一塊吹來了?。
    
    當初楊家母子上京的時候。就是張越正好接了一回,之后也曾經和楊稷有過幾次往來。就是兩年多前離京的時候,他也沒忘了和萬世節打招呼,讓其有閑的時候捎帶上楊稷,至少別放任人在京師這個染缸染黑了。畢竟,盡管是寥寥幾次相處。但他能夠看得出來,楊稷的本性并不壞,那些壞習氣也并不是不能改,只頭著實沒多少天賦罷了。
    
    這會兒瞧見楊稷又驚又喜的模樣。他就知道萬世節比自個想的做得更好,上前相見之后,見楊稷急急忙忙把他倆往里頭引,他忍不住對萬世節豎起了大拇指,結果家人把頭一揚,得意得很。
    
    被引入花廳之后,就有人奉上茶來。看到楊稷急令人去里頭通報,他連忙開口阻止。
    
    “楊世兄不用著急,楊府的文會赫赫有名,我和世節當時也會上相識,待會兒到是想悄悄去瞧個熱鬧。再說,我倆今天拜見楊閣老是一,也想找你幫個忙。”
    
    楊稷正想說都是些窮酸瞎賣弄。聽見張越說他和萬世節也是在這楊府文會上相識,于走到了嘴邊的話立刻吞了回去。他雖沒什么文采,但人卻松敏,因此對那些口上稱他大公子,心里卻鄙薄他肚子里沒墨水的所謂才子極其不感冒。而和張越打的寥寥幾次交道,對方的態度卻讓他覺得如沐春風,而萬世杰的不狗節更是極對他的脾胃。于是,一聽兩人拜見父親只是其一,另外還是來找他幫忙,他立時生出了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張世兄萬世兄莫不是說笑吧。我能幫你們什么忙?”
    
    張越見花廳中沒人,便輕咳一聲說:“我聽老萬說,楊世兄你在詹事府旁邊玉河中橋附近的一條巷子開了兩家小飯莊,專做五府六部那些衙門的官吏生意?”
    
    一聽這話,楊稷頓時面如土色。忍不住瞪了萬世節一眼,這才滿臉堆笑地說:“張世兄千萬行行好,若是讓我爹知道了,那一頓家法可是難熬得緊。我也是聽萬世兄說了之后才知道。那些靠俸祿吃飯的京官都窮得很,常常連個家仆都沒有。來回都得自己造飯,所以就開了這么一個小本生意。每份飯食也賺不了幾個錢,官員們多半是讓人裝盒送上衙門。另一家店是專供小吏的,東西又要次一等,只是勝在便宜,六部都察院的皂隸書吏幾乎都會光顧。兩家店加一塊,一個月也就是幾十貫錢的收益,打小鬧而已。”
    
    起初張越還只是含笑聽著,可到后來他的臉色就僵住了,見萬世節笑瞇瞇地打開了折扇,那得意勁就差沒直說這是我的主意,他不禁犯起了嘀咕。這不就是大明朝的盒飯快餐店,還附帶免費外賣服務?因此。他便神色不善地對萬世節問道:“老萬。要頭可是還有你的本錢?”
    
    “沒錯。”萬世節一收折扇。坦然承認了下來。“雖說你替我打點了一份產業,可那是你的好意,我總不能當成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楊世兄上回和我說無事可干,我轉念一想就尋思出了這么一條門道。午飯只是小利,晚飯往往有人愿意買上幾份回家給家里人捎帶上。如此就不用開伙,所以一個月的利是里頭,倒有三分之二是晚飯掙下的。不過你放心,我和楊世兄自然不會自個出面,那兩家店明面上的東主受過小五的救命之恩,人可靠得很。”
    
    聽到這拐彎抹角的關系,張越恨不得揪過萬世節問他這些話為何不清楚,此前竟是只告訴自己,他和楊稷的關系如何鐵,怎么帶挈人家近朱者赤。那家店每日里的生意如何紅紅火火,半個字沒提自己入了本錢,店主還和小五搭上了關系。不過,他也只是氣惱家人的知情不報。并不覺得這樁生意有什么問題。因此。看到楊稷滿臉緊張。他就笑了笑。
    
    “楊世兄說笑了,這點事情我怎么會去驚動了楊閣老。楊世兄愿意自己做些事情,這是大大的好事。所以,我今天求你幫忙的就是和這兩家小店有關。”
    
    楊稷唯恐張越在父親面前戳穿自己這得意的小本生意,一聽他非但不會驚動父親,而且還夸贊這是好事,至而更是提出幫忙,他幾乎是喜出望外,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三人在花廳中嘀嘀咕咕老半天。外頭方才有仆人來報,說是楊士奇請張萬兩人留下用便飯,他不好撇下文會的那些人。聽到這話,張越就勢起身,算去花園看看。楊稷就連忙上前陪了兩人,一路走一路抱怨個不停。
    
    “為了上朝方便,皇上賞賜的幾座宅子里頭,爹硬是挑了這座上朝最方便。地方卻最小的,那個花國也小的可恰,擠那么一堆人實在是難為了。而且。爹若
    
    ,王琺比北份俸祿,家里也能寬裕他硬是辭了兵部尚書航憐稱!正二品太子少傅和正五品華蓋殿大學士的兩份祿米加在一塊折鈔也就是二十四石加上十石米,總共每月三十四石。一大家子哪里夠
    
    念叨了一通,楊稷又冷笑著加了一句:“我爹至少還是食雙俸,俸祿還算高的,可即便這么著,折鈔之后的那些寶鈔也只能給家仆貼補貼補。什么都用不上。就好比萬世兄。一個月十石米,夠支什么用?一個縣令一個月的本色俸祿才六石。就這樣還有人要克扣!”
    
    聽到這抱怨,萬世節忍不住對張越一攤手說:“所以,我那一丁點俸祿你都拿去生息了,我和楊世兄那筆買賣的本錢我也湊了半天差點還得動用小五的私房。元節,我人是要走了,你如今既然已經是說話算話的部堂,這一茬可千萬力挺岳父。每石米折鈔減十貫,十石就是百貫,一百石就是千貫鈔,別看這些寶鈔只值兩三千文錢,對于不少官員來說都是要命的。”
    
    楊稷只是替楊士奇鳴不平,而萬世節則是想起朝中議論紛紛的薪體變數,張越聽著也覺得心頭沉甸甸的。盡管清朝的官俸也不高,但相比明朝在明文制定的俸祿上頭還要玩什么本色折色,每朝每代的皇帝還在折色的花樣上頭動足腦筋,也怪不得到后來是貪者益富,清者益貧。如今的官員操守還算好,甘于清貧的人不少,但到了后來吏治敗壞的時候。這俸祿微薄就成了貪贓枉法的最好借口!
    
    “爹他們已經出來了!”
    
    正在沉思的張越聞聲抬頭就只見一行人正從那邊花園的月亮門出來。為首的老者六十出頭的年紀,身穿一件佛頭青的繭布袍子,下頭踏著一雙半舊不新的平頭黑履,瞧著瘦削。腰板卻是挺得筆直,說話盡管沒有刻意高聲,但那平緩的聲線還是隨風飄了過來。
    
    “落第也好,沒能趕得上今科會試也好。你們都還年輕,以后有的是機會。再者,科舉上名揚天下。未來做官時默默無聞的也有的是。才名只是身外之物,學問扎實,治事有能。日后選官考評亦能占優。至于薦舉之事,我可以明確地回復各位,為杜絕其中弊病,日后吏都用官會更遵循制度,這薦舉之門應該不會開了。”
    
    此話一出,張越就聽到那邊有人附和。有人稱贊,但也有人滿臉沮喪撫腕嘆息。畢竟,布衣一躍而公卿的神話,向來是無數讀書人最大的盼望。見楊士奇說話間已經朝這邊看了過來,但只是沖他點了點頭。并沒有對他介紹這些人的打算。他也就停步沒有過去。而那邊的士子們瞧見作陪的是楊稷,張越萬世節又都是一身平常布袍,于是都誤以為是遲來的人,沒有太在意,在角道處和楊士奇拜別之后就各自離去了。
    
    見那些人出了前頭那道門,楊士奇方才走了過來,見張越和萬世節并肩而立,依稀又想起了當初紅梅園中的光景。一晃十年過去了,當初的少年已經長成,他不禁欣慰地捋了捋胡須,隨即又掃了一眼楊稷。
    
    “站在這里做什么,還不去房中讀書?。
    
    盡管楊士奇的言語并不十分嚴厲。卻是透露出了一股冷峻的意味,楊稷也不敢多說什么。沖著張越使了個你且放心的眼色,就連面手躡腳地退下了。他這一走,楊士奇便示意兩人雖自己去書房,一路走道:“十年了。你們兩個都已經是國之棟梁。要是楊稷能夠有你們一半能干,我也不用這般操心。早知道如此,早年就該把他接到京城。如今卻來不及了。世節,有些事情你也不要一味瞞著我,他調戲民女你替他收拾首尾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萬世節聽到前又這話嚇了一跳,差點以為自己和楊稷的小本買賣竟然被這位大佬知道了,聽到后頭這話,方才醒悟到是另外一件事紙里包不住火。說來也怪不得楊稷小店開在那地方,一位豆腐西施瞧見楊稷出入了兩次,以為那是有錢人的公子而投懷送抱,所以想借著春風一度飛上高枝。要不是楊稷還不算太傻,他又管得及時,這事情決計不了。想到這里,他連忙打了個哈哈想要蒙混過去。
    
    張越倒是不知道這回事。因而就岔過話題說:“楊閣老也不用太過擔心,有道是雛鳳清于老鳳聲。世兄興許進益緩慢,但其他方面未必就不成器,只看有心無心而已。對了,我今天來,除了是回京之后第一次拜見,也為了世節的辭行。還因為我正巧得知了一個消息。
    
    據稱都察院顧都憲大人收受了皂隸的錢財,農忙時分把人放回家了?”
    
    正背手悠然前行的楊士奇一下子停住了腳步,站了好一會兒方才回過頭看著張越,神情是非同一般地凝重:“這事情你還告訴了誰?。
    
    “只有世節張越說著又補充了一句,“岳父大人昨天晚閣直房當值,所以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只對世節提了提。楊閣老,此前有都察院幾位御史的上書觸怒皇上。如今若是這樁事情再為人所用。恐怕都察院又得經歷一場軒然大波。顧都憲畢竟是您舉薦的,此事還望您多加留心。”
    
    楊士奇卻沒有立刻答話,而是深深嘆了一口氣:“顧禮卿上任之后。便一口氣罷黜了二十余名御史。不少謫到了遼東,他雖大刀闊斧,卻未免被人諷為剛慢自用,那些他選任上來的御史偏還不體恤他,鬧出了前幾天那么大一場。若是此事再宣揚開來,他在都察院如何立足?皇上這些天的氣性越來越大,戴綸林長憨的事竟是乾綱獨斷,,如今這紛亂要是再持續下去。那是得出大事的!”
    
    見楊士奇目光炯炯地看著自己,張越便坦然說道:“我也慮著這一點,所以有幾句話,我不得不提。”
    
    防:買了錦書的朋友注意,趕緊聯機刷新固件,翻頁速度能提高百分之三十哪,俺昨天才才刷了,話說回來,可以訂閱了然后在錦書里頭看,俺老爹捧著那個看我的書,凹,,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明比。章節更多。一支持作者,支持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