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801 制無可制


   因是趁著衙門午休的功夫出來。因此張越在楊家并沒有監“小久就和萬世節一同告辭離開。經過玉河中橋之后,他還特意從那個小飯館門前過,見一邊絡繹不絕都是皂隸書吏,另一邊則是有好幾個雜役伙計忙著裝盒子往衙門送飯,不禁好笑地看了萬世節一眼。
    
    “虧你想得出來!”
    
    “別人只盯著那一注注的橫財。我卻耐煩賺這些小錢。別看生意不大,五城兵馬司和順犬府都得打點好了,沒一點官面路子還不行。而那些有官面路子的,又有幾個看得上這種小錢?勛貴都是又有地又有鋪子,文官卻都矜持,正好便宜了我和楊稷。對了,你讓他干那種事。膽子也太大了!”
    
    ,萬
    
    膽大?自從做官以來,我就沒有膽小的時候!官員們瞧不起這些不起眼的小角色,但這些胥吏卻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
    
    張越在心里苦笑了一聲,隨即便漫不經心蒙混了過去。騎馬過了玉河中橋,到了東江米巷的太醫院時,他就看到一行人匆匆忙忙地從另一頭過來。那邊一行人見兩人都是尋常布衣打扮,也沒細細打量,自是也不減馬速,直接疾馳了過來。張越眼看這些人拐進巷子,擦身而過時卻認出了其中領頭的那個中官似乎是乾清宮的,于是不禁勒馬看了看,見他們直接越過太醫院,進了后頭的欽天監,他不禁和萬世節對視了一眼。
    
    “最近似乎不曾有什么要緊的天象和星象吧?”
    
    “沒錯,南京的地震似乎也少了。”
    
    兩人沉吟了片刻,便繼續前行。走著走著,張越心里不知不覺冒出了一個念頭莫非是為了卜算黃道吉日?帶著這個念頭,他一下子想到了朱瞻基那一天在御史們嚷嚷出正名分三個字時的暴怒。可以想見。這位天子見悄了祖父的強勢。哪怕表面上露出的是溫和性子,但是實質上絕不會容許百官違逆,這恐怕是要準備冊立太子了。
    
    兵部衙門靠近東長安街五軍都督府則是緊挨著西長安街,因此要辦事極其方便,莫說騎馬,就是走路也不過一盞茶功夫。每日里吏部有眾多文官等著辦理關領上任,兵部卻有更多的武官等著候缺補缺,所以一條狹窄的巷子常常是人來人往。大門具的院子里更是從來沒有少站過人。張越一進門,就看到了滿院子身著虎豹和熊罷補子官服的武官,足有一二十人。
    
    勛貴武將最受任用信賴的永樂朝已經過去了,從前四五品的武官也能憑借祖上的功勛在這里擺擺譜,但如今的兵部權威日重,縱使是官階三品的武官,不得通傳宣召也只能規規矩矩地在院子里等候,彼此之間最多小聲交談幾句。張越隨眼一掃。正預備先回房去,就聽見有人叫了一聲張大人,他就抬眼一瞧,卻發現發聲的那人自己不認識,但那人身邊不遠處赫然站著王瑜,還有大姐夫孟俊。
    
    盡管都是姻親,但當著滿院子武官的面,張越也只能沖兩人領首微笑。隨即就往里頭走去。兵部四司的司官辦事在二門,而三位堂官辦事則在三門以內,他才一進三門,就有一個書吏迎了上來,磕頭過后就說道:“張大人,尚書大人正在和馮侍郎商量遼東軍務,說是外頭那些武官煩您斟酌,需要見的就見,不需要的讓他們在武選司辦妥了事情就回去。”
    
    “知道了
    
    張越點點頭進了房,立復就有人捧著一大疊卷宗過來。張越也不耐煩一份份翻。只聽那書吏一個個官職名字念下來。待聽到王瑜的官職。他忍不住心頭一驚。在他離京的時候,王瑜就已經官進指揮金事。如今卻不但調回了京城,而且進錦衣衛指揮同知。如此快速的升遷速度,就是一些勛貴子弟也不能及;這無疑是賞賜永樂十八年時的那樁功勞了。
    
    因為外頭等候的武官人數太多,張越只是按品級見了那些四品以上的武官。這其中,孟俊的品級最高。自是頭一個進來。因是衙門公務。旁邊還有一個書吏站著,郎舅倆也不好多說什么,辦完事情之后,孟俊就告辭離去。
    
    如此一個個見下來,張越竟是連一句閑話都沒工夫和人說,等到一體辦完,已經是大半個時辰之后的事了。他還來不及打發人去問尚書張本和馮侍郎那邊進展如何,外頭就匆匆有人報說,黔國公世子沐斌求見。
    
    沐斌進京之后就辦妥了到國子監讀書的事宜,但還沒有正式入學,這幾天一直在各家勛貴姻親府邸拜會,還在姐夫成國公朱勇那兒住了一夜。這天他到兵部衙門來,卻是為了打聽麓川的軍務。這對于別家勛貴來說自是不合規矩,但對于奉有世代鎮守云南旨意的沐家來說,卻是理所應當,因此,一旁侍立的書吏也默不作聲地退了下去。
    
    得知麓”已經匯集了云南都司和總兵府麾下的三萬余兵馬,沐斌不禁皺了皺眉,隨即建議是否可調柳升之前征交趾的那些兵馬。這事情張越也不是沒想過,此時便搖了搖頭。指出征交趾的軍馬此前已經勞累不堪,不宜再用這支疲師再征麓川。于是,甩著援軍和軍餉等事宜,還算友善的兩人少不得唇槍舌劍。末了沐斌方才長長吁了一口氣。
    
    “看來,麓”事便是著落在張大人身上。我以后少不得要常常叨擾了
    
    高聲說完這句話,他不動聲色地往后橫了一眼,隨即把聲音壓得極低:“元節知道么,皇上已經決心在冬至之前冊立太子。昨日我偈見皇上的時候,皇上還問過我家小子的情形,我記得你家里似乎有網出生的兒子,不妨早些預備預備。只要皇上下決心,別人是擋不了的,要知道,當初曾經勸皇上少游獵多讀書的戴綸林長憋都已經下了錦衣衛詔獄。有了他們的例子在前,只要皇上下決心,別人再也勸不了!”
    
    張越知道,沐斌自然不是單單在自己面前賣弄消息靈通。相比沐家在京城的消息渠道,自然是張家的耳目更靈便,即便如此,他仍是半真半假地問道:“文輝兄這消息好快。”
    
    “內廷傳出來的,當然快
    
    沐斌毫不避諱自個的消息來源,隨即又微微笑道:“那些閹人的憑恃只是皇上,而皇上要打壓下那些自以為是的家伙,同時也少不得敲打敲打他們。這是最好的機會,若不抓住,那豈不是大大的可惜?元節能夠入兵部,兒見皇上對于咱們這些勛貴還是信賴的。既然如此。便聒肚幾邊朝堂完全拱手讓人,否則,咱們祖上的血汗功勞遲早會變得一場空!自從幾年前開始,咱們勛貴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如今想恢復分庭抗禮態勢的人可不在少數。要是讓他們制無可制,還有咱們的活路?”
    
    由著蔫川軍務的名義過來的。沐誠又流露了一番意思,沒有停留多久就匆匆告辭而去。而他一走,張越的臉上頓時掛上了寒霜。
    
    洪武朝開國那么多元勛,徐家甚至還是一門兩公,但相形之下卻已經敗落,唯一還有欣欣向榮之勢的就只有沐家了。沐斌已經是幾次三番裸地明示,這次干脆是把意圖挑明了,要是這不單單是沐氏一家的意思,而是勛貴們的集體意愿,那么,這就成了多方的角力。
    
    誰能想到,這就是一塊石頭激起的大風浪?
    
    想到這里,張越就到二門外叫了在外等候的張家親隨來,命其去保定侯府通報一聲,言說傍晚散衙時過去拜會,這才若有所思地回了房。盡管事出非常,但他仍是按捺住焦急的心思,找出麓川的案卷以及職方司送來的圖,他細細用炭筆勾勒了好一會兒,便拿起這些東西前往見尚書張本,又商議了幾省都司的人事,輕輕巧巧就捱到了散衙時分。
    
    ,萬
    
    出鎮宣府的保定侯孟琰過年前就已經解職回家,并沒有在五軍都督府任職,而是因“足疾”在家賦閑。除了正旦大朝從未出過門。張越回來的消息他早就聽說了,原本還指望人過府探望張晴的時候見一見,豈料張越回京不過三日,人竟是形同腳不沾地,須臾就已經授了兵部侍郎。他也不好讓人去請,于是便漸漸有幾分煩躁。直到這一日下午得了張越使人送來的訊息,他這才定下心來。
    
    然而,孟俊也從衙門回來,說是今日在兵部見到了張越,孟琰也顧不得其他,他竟是仔仔細細盤問了一通。到最后面色異常凝重,恨不能之前是自個代替兒子走了那一遭。
    
    “好了,年紀不小辦事卻不牢靠。回去見你媳婦,讓她好生預備一下。再吩咐門上警酷一些,什么時候人到了,趕緊領過來見我。”
    
    盡管心中很是不以為然,但父親的話違逆不得,因此盡管母親呂夫人臉上盡是疑惑,孟俊也只得答應一聲,隨即就出了正房。等回了自己的院子,見妻子張晴親自上來服侍脫了外頭罩袍,他就把丫頭們都屏退了,隨即說起了張越晚上要過來的事。
    
    “剛剛已經有人來回了,我才和抱夏迎春她們說呢,要是還不來,我都以為三弟把我和你這個姐夫給忘了!”玩笑了兩句,見孟俊似乎并不高興,張晴不禁挑了挑眉,“瞧你。怎么似乎不高興,你不是前幾天還念叨過三弟么?”
    
    “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我瞧著爹的樣子,實在走過度熱絡了些”我從神武右衛指揮使調了京營做參將,爹為此就很是高興了一陣。話說這幾天我交割公事,也沒顧得上太多,家中都來了什么客人,爹可曾親自見了?”
    
    張晴不知道孟俊為何突然問這個。親自斟了茶,把天青色汝窯小茶盅捧了上來,隨即就皺了皺眉說:“這男客來并不回我,我只依稀記得黔國公的長公子曾經來過一次,整整坐了一個下午才走,爹爹還留人用了晚飯,其余的便大多是些姻親之類,沒什么要緊的。”
    
    “驗國公長公子”就是和三弟一同到了京城的沐斌?”
    
    得到妻子確定的答復之后,孟俊的眉頭頓時打了個結。想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回過神,瞥見張晴很有些不安地看著自己,他忙站起身把人按在椅子上,又笑著安慰道:“沒什么大事,你別多想。
    
    你也知道,爹這次回來之后便奉旨在家休養,沒能在五軍都督府領職。心里頗有些想法,所以,知道咱三弟在兵部當了侍郎,難免心思活絡。”
    
    “三弟向來對咱們家很好,能幫的幫上一把,這有什么好擔心的?”
    
    見張晴不明白,孟俊也不便對只管家宅事的她解釋。當初孟賢孟三的大逆罪沒牽連到保定侯府,那是永樂皇帝念著父親的舊勛,而洪熙皇帝在位時沒動父親孟模,反而讓他坐鎮宣府,也是為了安撫勛貴。如今新君登基,父親若是再不知道收斂,那就走到霉了。
    
    皇帝仁厚。可仁厚也要瞧是對誰,想當初漢王謀叛,整個山東死了多少人,貶謫戍邊了多少人?按照那么算,他那兩位叔父的罪過足以讓孟家萬劫不復,他卻還能進京營,這已經是萬千之幸了!
    
    果然不出孟俊所料,晚間張越一過來,孟碘就端起了親切的笑臉,雖閉口不提什么病愈復出的事,字里行間卻滿是打探武選司是否歸張越掌管。瞧見情形不對。孟俊也顧不得父子尊柬,咳嗽了一聲便笑說道:“爹,越弟難得有功夫過來,你總得留些時間讓他去見見他大姐吧?您如今是閑下來的人,理會朝中那許多勾當,豈不是累心?”
    
    張越今天過來,原本就想瞧瞧孟模賦閑在家究竟是怎么個狀況,網剛聽這一番話就已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見孟模的臉色因孟俊一句話而變得很不好看,他沉吟片復,當即直截了當地問道:“不瞞孟伯父說。今天我過來,實是因為黔國公長公子今天去了兵部,對我很說了一番話。事關重大,若是孟伯父信我,可否告知沐大公子可對您提過要聯同勛貴謀大事?”
    
    這種話從來只有拐彎抹角,絕不會開門見山,因此孟碘聞言大感意外。好一眸子,他才含含糊糊地說:“沐文輝確實來過,雖提過這樣的話。但他說有內廷傳來的消息
    
    “孟伯父不要忘了,內廷傳來的消息可不一定就是皇上的意思,若只是揣測呢?”
    
    瞧見孟模一下子僵在了那兒,張越知道今天是來對了。要是讓原本就發發可危的孟家陷進這么一樁事情里頭,那么還真的是天大的麻煩。如今及早發現,倒是還可設法。而且,孟續在勛貴中還有些人脈。沐斌的做法是大錯特錯,但他的出發點倒并不是全錯。
    
    勛貴一直這么走下坡路,文官便制無可制!,如欲知后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