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816 拜師


   月的天與在廣州仍是炎熱難在京城卻凡經是秋,早晚更是得蓋上夾被。一大清早,靜官抱著被子睡得正香。冷不防聽到耳畔有人呼喚了一聲,不禁一個激靈跳了起來,見是身邊伺候的大丫頭詠兒,他這才揉了揉眼睛,又四下里瞅了瞅。
    
    “放心,這會兒還早,尖奶奶沒過來!”
    
    要說一物降一物,在靜官眼里,父親要不就是遠離身邊在外任官辦、事,要不就是早出晚歸,就是回來,對他也是和顏悅色的,最是慈父。反倒是母親在功課上考較得嚴厲,一絲馬虎眼都打不得。無論是早上起床還是晚上睡覺,母親都定下了嚴格的規矩,此前他也有賴床的時候,結果母親來過兩次小嘗過了戒尺的滋味,立時再也不敢有偷懶。
    
    在詠兒的服侍下穿好了衣裳。靜官對著銅鏡反反復復又瞧了瞧,確定這衣裳打扮并無不妥,這才匆匆出了西廂房。他心里明白。父親寅正一刻出門上朝,相比之下,他好歹還能睡到卯正一刻,據說這還是父親的額外囑咐,孩子晚上至少得睡五個時辰。這會兒走出了門,望著還是灰蒙蒙的天空,他不禁想著父母都說過今天要帶自己去拜師,頓時有些興奮。
    
    西廂房到正房不過是幾步路。才進正門,他就發現不但母親在,兩位姨娘也都在,連忙上前規規矩矩的行禮。這早起晨省向來是要考問功課的,因此他打疊精神應答了好幾個問題,見母親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松了一口大氣。就在這時候。門簾高高打起,身穿松花色潞綢對襟小襖的三三進了門來。“娘,哥哥,大姨娘,二姨娘
    
    三三一個個輪流叫了過來,旋即就上前抓了杜綰的手,又眨巴眼睛看著靜官說:“娘,今天哥哥要去拜師。我和姑姑一塊去看看好不好?”
    
    小丫頭如今才五歲,杜綰哪里不知道這必定是張普的攛掇,但看著女兒眼巴巴的樣子,她也就心軟了。當即點點頭道:“你要跟去也好。只是到那兒要聽話,不許東奔西跑,不許淘氣。等過上一年,你也就要上學了。”
    
    一聽這話,三三頓時高興得了不的。當即連連點頭。瞧見滿屋子人都到齊了,杜綰便帶著他們一同出了院子,往張綽和孫氏那邊去,問安之后又一同用過早飯。因是張越說過早朝之后會請假回來,親自帶著兒子往英國公府見梁柔拜師,一大家子人少不得在房內說笑閑話。不一會兒,外頭就通報說是方敬來了,孫氏忙吩咐請進來。
    
    方敬如今也已經二十出頭了,當初那張富貴喜氣的圓臉如今已經褪去了稚氣。身量也已經和張越差不多高。
    
    他是王夫人的遠親,又是張越看著讀書科考的,因此往來也沒有太多避忌,施禮見過一眾人,他就笑道:“早就聽說那位梁公子家學淵源。又是才名卓著,所以也就打算和小李小菌一塊過去湊一個熱鬧,還請世伯帶挈了我們一塊去吧?”
    
    “這么一大撥人過去,別人看了不知道這是拜師,還不得以為這是搬家?”張綽笑著揪了揪自己的幾根胡子,打趣了一句就點了點頭,“你越哥都答應了,我還會不許你一塊去?秋日正好,到時候越哥忙著回衙門,你們幾個年紀相仿的也正好會文賞菊。”
    
    很快,上完早朝的張越就已經趕了回來。平日他在兵部衙門兢兢業業很少請假,如今為了長子拜師的事情偶爾偷閑一會,張本自然不會作惡人,輕易就同意了。這會兒眼見家里這一大幫子都要過去的人,他不禁心中苦笑,暗想這真是不像拜師,更像郊游。
    
    張家在西城,英國公園卻在西城。最近的一條路就是走皇墻北大街。也就是日后所謂的皇墻根兒。隨即穿越什剎海流出的玉河上頭的布糧橋,過安定門大街進鐵獅子胡同也就是了。看似是由西城而東城,車程卻不過是兩刻鐘功夫。由于早得了信,管家榮善早就等在了英國公園的西角門,等瞧見那邊又是車又是馬的來了,他連忙讓著一行人從西角門進去,又親自去牽了張越的韁繩,誰料張越竟是下了馬來,竟是和他一路步行進去。
    
    “榮伯一把年紀了,這種迎門的事情早應該讓年輕人去做。”
    
    “越少爺哪里話,難得來這么多人,小的雖然年紀大了,可也愛湊個熱鬧。”榮善沒料想張越如今升了高官,仍是對自己同從前一般客氣。心里也是高興得緊,但仍是謹慎的落后半步,一路走又道,
    
    “好教越少爺得知,家里正巧有喜事,后院吳姨娘有喜了,夫人昨晚剛剛加派人看護伺候。老爺戎馬一身,先頭一直苦于膝下荒涼,如今子孫綿延,老爺夫人都高興得很。如今后院里全都是孩子的聲音。可不是熱鬧?”
    
    早年英目公張輔最大的心結便是沒有后嗣,如今這兒子女兒一個接一個地降生,年過半百的張輔有多高興自是可想而知。張越笑著點頭附和了兩句,心中不免盤算自己的兒女還少,回頭也需努力才是。等進了武英堂,他就聽到西邊傳來了王夫人等女眷的說笑聲,情知必是母親妻子她們正陪著說話,略微一停步,等到靜官一溜煙跟出來,他就領著人進了東屋。
    
    這邊屋子里的人也不少,除了張輔和天賜梁槳之外,就是方敬帶著李國修苗一祥笑呵呵旁。張越施禮之后,張輔就笑道:“原本是沾了你的光,天賜方才能有梁公子為師,如今你一家人還得特意上我這兒來一趟。”
    
    “大堂伯沒聽見那邊的歡聲笑語?我這路上就在尋思,這哪里是拜師,簡直說是郊游才對。想必她們也是聽說您這園子網造好。所以有意過來逛逛,不過是借著湊熱鬧的名義而已。再說了,這里地方大,離各地的會館也近,更有利于梁公子讀書會友。只是,這許多頑劣子都要梁先生教導,實在是有勞了。”
    
    梁梨不善言辭,此時聽到這話頓時臉色微紅,連忙謙遜了幾句。這時候,張越方才讓靜官上前一正式行拜師禮前,總得讓先生考較一下弟子。粱架也不客坐習了論語和幾句唐詩,聽靜宴答得有板有眼,不禁有此欣警。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
    
    “治道隆于一世,政柄統于一人。”
    
    此時此刻,別說是梁棠,就連張越也吃了一驚。這時候,靜官方才老老實實地說:“這是小方叔叔讀過的一篇八股范文,那題目和破題正好我記住了。”
    
    眾人這才笑了起來,方敬更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巴,嘴里說道:“上回會試失利。教他們哥倆讀書的時候常常誦念些前輩的文章,想不到正好給他記住了。沒想到靜官記性這么好,居然就記了下來。張三哥,說不定你這兒子日后就勝過了你呢!”
    
    張越見屋子里其他人都滿臉是笑,也不想在這時候擺出父親架子斥兒子,遂也沒有接話茬,而是對梁柔拱了拱手說:“梁公子,犬子雖說資質尋常,但在家里也一向教導嚴格,如今拜在你門下,也是他的福氣。我并不指望他一定能夠科場過五關斬六將,唯求人品正派知道上進。能夠承繼家業,給他的兄弟妹妹做一個榜樣。”
    
    梁柔自己章相當扎實,但也自知不如那些飽學鴻儒。張家可稱得上是如今京師第仁豪門,要仔細尋訪,憑著這家世,什么老師什么大儒延請不來,此時聽得張越這話,這才明白了過來。梁氏世代書香門第,其他不說,人品二字素來是教導子孫的重點,因此,見英國公張輔也沖著自己領首微笑,他便重重點了點頭。
    
    “張大人請放心。”
    
    一旁的李國修和芮一祥你眼望我眼,這才明白張越為何會讓長子拜在梁柔名下。以前他們也隱約覺得張越重人品勝過重學識,如今就更確定了這一點。
    
    東屋正在議拜師之事,西屋的女人們則十二月里的河間忠武王張玉忌辰。雖說并不是整數,但今年恰好是張玉八十五冥壽。兼具又是新皇登基后的第一個,逢五日子。按照從前的定例,這是要大操大辦的。而且朝中還會遣禮部官員隨祭。
    
    先頭張玉追封榮國公的時候,還封贈了祖上三代,等到了洪熙年間又追封河間王,改謐忠武,雖上溯三代沒有封王,但算起來張綽三兄弟的祖父也就是張輔的祖父,畢竟還是封了榮國公,因此,王夫人便邀孫氏到時候前來幫襯。
    
    孫氏原本還想推辭,但經不得王夫人盛情,最后只得說道:“既然嫂子信得過我,到時候我來幫忙就是。只你也知道我這人笨拙,少不得把媳婦一塊拉來幫忙。”
    
    “有綰兒過來那就最好了,到時候往來的勛貴命婦不知凡幾,我也忙不過來,老二老三家都是不著調的。哪敢讓他們經手。”王夫人一面說一面去瞧杜綰,又說道,“那日子在十二月二十五,你可記在心里。只怕是提早半個月,你就要隨你婆婆來幫忙。”杜綰算著那時間,又想起張越提過皇帝要巡邊,英國公張輔也要隨行。一時不禁有些躊躇。但見王夫人仿佛并不知情。她也不敢貿貿然揭開這一茬,遂連忙答應了。等到外間有丫頭來報信,說是到正堂拜師。她連忙攙著孫氏跟在了王夫人身后。
    
    過穿廊的時候,孫氏落后幾步,低聲向杜綰問道:“以前內院沒幾個人,留一個媽媽管束人也就夠了。錢糧從高泉那里走。現在家里又多了幾十號人,若是咱們倆都過來了。家里事情由誰打理?內院的事情。亦或是哪家有個嫁娶等等怎么辦?”
    
    杜綰也知道這一回的河間王忌辰確實繁復,王夫人惡了張朝張靴那兩家,只怕是決計不肯讓他們沾手的,再加上王夫人待張越如親生子侄那般親厚,自己婆媳倆推脫不得。
    
    迅速一尋思,她就看了一眼背后正拉著三三四處指點說話的張普。心里立刻有了主意。
    
    “就讓晉妹妹試一試吧,留著琥珀秋痕幫她一把,這家里的事情就挑起來了。娘之前不是說過還要她學著管家嗎?”
    
    孫氏沒想到杜綰竟然提出這么一個主意,頓時愣了一愣,回頭瞧了一眼女兒,頓時想起前幾日她還在背地里對張綽感慨轉眼間女兒竟也快到了許人的年紀。知道如今是該到了讓張簣學習內務的時候,她便輕輕點了點頭,等到了武英堂的后堂隔間。她也仍然是有些怔仲。女兒在身邊那是嬌貴千金,若是許配了人。卻攤上了一個難伺候的婆婆,那怎么辦?
    
    還有,這未來夫婿究竟選文還是選武?文官之家畢竟家庭簡單,可難免清苦;勛貴之家倒是風光了,可家口復雜動不動就是姚姓一堆,要是像自己當年……
    
    “拜禮,敬束修!”
    
    隨著一個高亢的聲音響起,靜官畢恭畢敬地上前去,向梁柔敬上了臘肉、芹菜、蔥、蓮子、紅棗、桂圓等六禮束修,隨即行了四拜大禮。眼見這一幕,張綽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張越,心想當初自己也想如此大肆操辦遍請親朋,結果卻因為杜禎的要求,張越拜師時只有他一個在場。那時候還覺得委屈了兒子,如今看來。所謂厚積薄發,便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一時拜師禮成,靜官便正式入了梁柔門墻。王夫人早就使人在廚房備了宴,此時便是前頭男人們一桌。后頭女眷們一桌。不勝酒力的梁梨只喝了三杯就臉上酡紅。再不肯多飲,張越遂一個眼色,讓靜官親自攙扶了他前往后頭院子,自己也借機和張輔先退了席。
    
    一到后頭僻靜處,張越就緊趕著將昨日皇帝微服所說的言語對張輔復述了一遍,而張輔站在那里略沉吟了一會,就鄭重其事地說:“天子無戲言,既然如此,孟家便可保無虞。如此一來,你大伯娘也能松口氣。畢竟是她撮合了你大姐和你大姐夫的婚事。但巡邊之事卻需商椎,皇上主意已定,恐怕是必行的。但此次你最好不要隨行。你如今在兵部。身份不同,我既然是要隨行,你最好就別跟著。需防三人成虎眾口標金。”弈旬書曬細凹口混姍不一樣的體蛤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