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818 深夜的賊盜


   凍夜的京城大街卜靜悄悄的“由千時值月末,天卜不燦卯丫,喜星也稀少得很,再加上大街小巷的人幾乎全都熄燈睡了,四下里更是黑影憧憧,偶爾蘋出來一只野貓或是竄過個把鬼鬼祟祟的人,這才勉強有些活氣。
    
    巡夜的更夫敲響了三更的鐘點時,張越網從杜家出來。
    
    盡管這會兒回家睡不上兩個時辰,但回京之后這還是他和老岳父的第一次深談,說著說著就忘了時間,翁婿倆興起的時候,還索性在白紙上寫寫畫畫。但大多數時候,都是張越在說,杜禎在仔細聽,和從前的情形倒轉了過來。到頭來,盡管杜禎并不能完全接受張越那些說法。但卻答應了仔細考量。
    
    走在前頭的張布提著琉璃燈罩的防風燈在前頭照著路途,后頭的牛敢則是左右膘著,左右其他兩個護衛也是把張越牢牢守在當中。平日里張越在衙門時,他們并不是整日里窩在家里,常常在外頭市井走動,很是聽說這幾年京師夜里并不太平,夜禁之后多有宵小偷雞摸狗,甚至在一些偏僻的地方,還有明著搶劫的。
    
    就這么心警惕提防著,偶遇了兩隊五城兵馬司的巡丁,也算是平安無事。可眼看著前頭就是西四牌樓,路過羊肉胡同的時候,斜里突然一個。黑影竄將出來。那人也不防會遇見這打著燈的一行,愣了一愣之后拔腿就跑。他這么一跑,原本也有些措手不及的張越頓時一皺眉頭,還不等他發令,牛敢便一聲叱喝,竟是拍馬趕了上去。
    
    “這頭莽撞的倔牛,他又不是專司輯捕抓賊的!”
    
    張布嚇了一跳,抱怨一句之后就和其他兩人退后幾步護著張越,倒是張越笑道:“他是改不了的熱心腸,橫豎西城兵馬司就在后頭,沒抓到另當別論,抓到人往后頭一送也便當。”
    
    “話不是這么說,已經是三更二刻了,大人回家之后也沒兩個時辰好睡,哪還有抓賊的功夫,再說,人家是不是賊還未必可知張布和牛敢交情最好,但對于對方那倔脾氣卻是沒轍,此時忍不住又嘆了口氣,“這家伙從來就是莽撞的性子,這么多年也改不過來。”
    
    話音網落,前頭馬蹄聲響起,靠著琉璃罩燈昏暗的燈光,張越就瞧見牛敢手里挾著一個。人疾馳了回去,到近前就利落地帶著人跳下馬來。見那人黑衣黑褲小眼睛亂撞,顯見就是個賊盜,張越也懶得多問什么,隨口說道:“既然拿到了人。你往回走兩步送西城兵馬司吧。”
    
    那黑衣人身材不高,人卻精瘦,聽到西城兵馬司三個字,又見揪著自己的大漢接過旁邊人遞來的繩子就要綁人,他頓時嚇得魂也沒了,連連解釋道:“小的只是夜里出去買些藥材,絕不是竊賊
    
    “不是竊賊你看到我們跑什么?”張布見牛敢利索地把人捆成了粽子,就不耐煩地說,“再說,是不是竊賊自有兵馬司的人理論,到時候你對他們說去”。眼見那大漢上馬之后用力一拽繩子,牽著自己就要走,那黑衣人更是極其驚惶,百般告饒不得,他突然奮力挪到張越馬前:“各位就是把小的送到西城兵馬司,也沒什么好處小的愿意送給各位大爺一注天大的橫財小的剛剛在這羊肉胡同靠近河漕的一間宅院做了一票生意,發現了成箱的金銀珠寶,順手摸了一點。只要各位大爺饒過小的,的愿意二一添作五,”小的只取三成,不,兩成!小的句句屬實,大爺不信可以讓他們撥搜小的身上!”
    
    聽這黑衣人說得離譜,張越原本不信,可臨到最后一句,他不禁心中一動,遂對張布點了點頭。張布下馬在那人身上仔細一撥,果然摸出了四塊金子,連忙上前遞給了張越,又提起燈籠照著。張越摸了摸那金子,臉色就是一凝。
    
    朝廷鑄的金銀和民間鑄的金銀是明顯有分別的,就比如張家逢年過節給小輩的那些金銀棵子。雖說花樣繁多,但也是熔的那些官賜金銀。民間自個私鑄的金銀條模具粗糙,摸上去手感不一樣,生意往來所用的金銀更次一等。畢竟,如今還不是中明晚明大鑄元寶的年代。
    
    但他手中的那幾塊金子棱是棱角是角,一看就是出自官府工藝,就連在英國公府都很少見。這樣的東西,怎會如這黑衣人所言就隨隨便便藏在一座宅院里,還讓這人輕易摸了出來?
    
    借著燈光,張越又瞧了瞧那金子的成色,隨即仔細掂了掂分量。確定應該是金子無疑,他就朝下頭的張布使了個眼色。深知張越秉性的張布立刻轉身過去,隨手從懷里掏出一塊絹帕,二話不說地往那黑衣人嘴中一塞,又要來另一塊手帕蒙了他的頭眼,隨即把粽子一樣的人綁在了牛敢馬鞍后頭。
    
    “有人過來了”。
    
    這邊正忙活間,后頭一個護衛突然出口提醒了一聲。張越回頭一看,就只見大街那一頭有一行人往這里跑來,為首的提著一盞大燈籠,依稀能看見穿著窄袖齊膝藍色大胖襖。看到這里動靜,那一行人立玄加快了速度。領頭的一聲輕叱,其余人等便一下子呈半圓形散開,隨即又從后頭包抄了上來,竟是把眾人圍在了當中。
    
    “夜禁時分竟敢在街頭走動喧嘩,不知道法度嗎?”
    
    情知剛剛這里的動靜確實大了些,張布便走上前去,交涉幾句之后又拿出了張越的一枚銀章。這時候,那頭領模樣的漢子方才一揮手讓麾下兵卒都退了回來,隨即帶著眾人上前磕頭行禮。畢竟,他是這兒最大的,但也就是個西城兵馬司的總旗,哪能和三品高官相提并論?
    
    盡管原本抓到人就預備送西城兵馬司的,但才剛問出了要緊的關節,思量西城兵馬司做主的指揮也不過是唯唯諾諾,碰到這種大事只怕也是要問他的意思,張越就不愿貿然把人交了出去,只頜首一點頭就帶著人往前過了西四牌樓。
    
    那些西城兵馬司的巡丁眼望著張越走遠了,不禁有人對那總旗問道:“李頭,我瞧著那人的馬背后顯然捆著一個人,之前這里又有爭吵,您怎的不?”
    
    “咱們是什么牌名上的人,見著人家就要磕頭的,就是咱們指揮也只有點頭哈腰的份,這怎么去問?…;那位張大人的名聲誰不知道,難保是什么不好給咱卿城咋馬司知道的麻煩事,,我可告訴你們,今夜的事都爛在肚子里,別往外胡說八道!”
    
    這邊廂西城兵馬司的人賭咒發誓一般說絕不泄露,那邊過了西四牌樓,張越就吩咐先停下,看著那被捆得結結實實的黑衣人沉思了起來。就這么帶回家去自然是不妥,無論是問出什么來,他都越權了,但就這么輕輕放過交給別人,他又無法驅除心中那種不妥當的感覺。
    
    左思量右思量,他顧不得此刻已經是深更半夜,招來張布吩咐幾句,目送他調轉馬頭徑直走了,他這才打發了另一個人去錦衣衛報信,又帶著其他人回家。
    
    由于此前已經命人回來說過晚上去杜家,因此西角門上雖然還留了人。但其他人都已經早早睡下了。兩個門房見牛敢挾著一個五花大綁的黑衣人進門,都有些驚訝,可仍是一句話都沒多問。這會兒二門仍然留著門,張越卻沒有立刻進去,而是矚了看門的兩個婆子對杜綰說一聲自己晚上有事。歇在外頭,隨即就命牛敢把人帶到了外書房那個院子的東廂房。
    
    那黑衣人起初被堵了嘴時還只是驚疑不知所措,等到被蒙了眼時,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戰栗了。被人從馬上弄下來,架著七拐八繞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此時此刻被人丟取下蒙眼和堵嘴的手帕時,他瞇了好一陣眼睛方才熟悉了屋子里亮晃晃的燈光。可是,接下來屋子里卻是詭異地寂靜。那人既不問他,也不開腔,竟只是坐在那里看書。
    
    心不在焉地翻了半卷金幼孜的《北征錄》,張越就聽得外間有動靜,抬頭一看就見是張布挑開厚厚的夾門簾進了門來。大約是走得太急,他手中還提著馬鞭子,額頭也滿是油光。
    
    “羊肉胡同的那幾座宅子我全都去查看過了,后來又鬧出點動靜扮作是賊偷,可里頭幾家住戶都是罵罵咧咧了一陣就熄了燈。我尤其注意了最后一家人,他們似乎點燈查看過一陣,隨即就回房各自睡了,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要沒有任何可疑之處,那么可疑的就是眼前這個賊了!”
    
    盡管原本就不信這個黑衣人吐露的是實話,但真正聽張布說了,張越仍是不無惱火。又膘了一眼桌上那明晃晃的金子,他輕輕冉食指叩擊著面前的桌案,就淡淡地說:“既然不是普通賊盜,那我讓人去通知錦衣衛也說得通,畢竟東廠晚上陸公公不在。把人照原樣堵嘴蒙上眼睛,等人一來就讓他們帶回去!”
    
    “大人饒命!”
    
    那黑衣人終于是品出了其中滋味他原本看這的是在另一家院子里摸著的東西,只要大人您放小的一馬,小的愿意說實話!”“你說,武都聽著
    
    張越只是端坐著,淡淡地言語了一聲。聽那黑衣人一五一十說自個怎么潛入了豐城胡同的一家宅院,怎么藥死了狗,怎么摸著了金子,他越聽越覺得狐疑。豐城胡同除了豐城侯李家之外,就是昔日的永平公主府。但自從永平公主自縊,富陽侯李茂芳死,那座大宅就徹底蕭條了。朱橡念著頭一代富陽侯李讓有功,封了一個李氏庶子為指揮金事,但與昔日赫赫豪門比起來,相去不下萬里。
    
    這樣一個早已淡出京城權貴視線多年的落魄家族,有金子興許可能,但絕不可能被人隨隨便便摸了出來,這不對勁!
    
    正尋思間,他就看見門簾掀開,探進了連虎的腦袋。扔下地上那個自稱小賊的黑衣人,張越徑直出了門,才到外間,連虎就壓低了聲音說道:“是錦衣衛留守的房大人親自帶了兩個人過來。”
    
    自從房陵進了錦衣衛,張越和他就再沒有密切往來,因此這還是房陵頭一次進這家里的門。兩人相見,雖覺得有不少話想問想說,但到開口時,房陵只是淡淡地一點頭,隨即問道:“聽半路上抓了一個小蟊賊,怎會想起通報錦衣衛?”
    
    “你看看這個
    
    房陵從張越手中接過四塊金鎖子。他畢竟在這條線上已經浸淫了三年,早就不是當初那個稍遇挫折便心生頹喪的富家子弟。翻來覆去看了一會,他終于看出了張越不曾看出的名堂,也就是金徒底部兩個凸。于是,他又抬起頭看著張越,等聽到那一番詳細的解釋之后,他不覺深深吸了一口氣。
    
    “只怕那小蟊賊說的是真的,這一塊應該是昔日永平公主還是郡主出嫁時燕王府鑄造的金子,永安公主那兒也有相同的,但標記不一樣。至于其余三塊,應該不是那一批的東西,但也是官府鑄造無疑。元節,這事情也許是普通竊盜官司,但也可能關系重大。人和東西給我,有事情我也會暗地知會你一聲,你最好還是別管。”
    
    張越已經隱約有了感覺,此時便默然點了點頭。瞧見房陵身邊跟來的兩人默不作聲地進屋去,很快就架著那五花大綁的黑衣人出來,口舌上頭赫然勒了布條,他便眼望著人被院門去,躊躇片刻就開口說:“如今宮門已閉,否則我必是讓人去報陸豐而不是你。如今你把人帶了回去,稟報的事情可別忘了
    
    “我知道,我如今又不指望上頭那個位子,有功勞分潤別人,有責任一樣是有人分擔,這有什么不好?”
    
    房陵對張越點了點頭,見院子里沒旁人,他又伸出雙手去和張越四掌相握,隨即低聲感慨道:“從前也想過憑科舉得個出身,然后出入朝堂秉持國政,只今后是再也做不到了。雖是披了錦衣衛的官皮,但我這心還沒黑透,你要是有什么人要照應盡管對我說,能周全的我一定周全。”
    
    防:雙倍月票最后半天,大家還有保底的投一下啦,回頭就可以消停半個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