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820 太后苦心帝王心術


   傍晚,仁壽宮東暖閣。
    
    張太后向來不喜奢華。朱高熾駕崩之后,她移居仁壽宮,一應宦官宮人也就一同搬了進來。由于遷都之后,宮中并無太后太妃等等,仁壽宮一直空關著,朱棣逝世之后,妃嬪等也多半殉葬,所以她之前移宮時,仁壽宮中可說得上是要什么沒什么,御用監緊急造用采辦都來不及,還是張太后將自己用慣的幾樣舊家具搬了過來,隨即又下令一應用具全部從簡。如今這東暖閣中一色都是半舊不新,唯一鮮亮的就只有角落小幾上插**中的幾色鮮花。
    
    “當年這兒還是北平的時候,你剛剛嫁過門不多久,英國公就隨著大軍去了大寧,緊跟著南軍就圍了城,仁孝皇后親自帶著咱們登上城樓,你可還記得?”
    
    此時此刻,聽張太后又說起當年舊事,王夫人不禁一愣,隨即便心有余悸地點點頭道:“哪會不記得。如今這些年好了。當年那會兒常常做噩夢,夢見城破了,人都沖進來了,緊跟著就醒了。我那時候還是新媳婦,哪里見過這樣的陣仗,倒是太后緊隨仁孝皇后,一直從容不迫。我們那些人里頭隨披甲上城,但有好些給嚇哭了的,還是您一個個安慰了過來。”
    
    時隔多年,張太后仍然能記得隨著還是燕王妃的徐皇后登城御敵的情形。密集的飛矢,震天的喊殺,四濺的血肉……午夜夢醒的時候身邊沒人,她總能想起那讓人心驚肉跳的一幕幕。這些朝廷諱言的隱情如今已經很難再對人說,縱使朱寧親密,畢竟不曾經歷過那一遭,如今還能略說一二句的,也就是王夫人了。
    
    “都是多少年的事了,如今再想起來,好似還是昨日一般,一晃剩下的人卻只有寥寥幾個,好些人都已經故去了。再算上那幾年大戰中故去的大將,更是不知凡幾。當初仁宗皇帝在世的時候,常對我嘆息你公公文武全才,可嘆不能輔佐左右,于是后來又追封了河間王……說起來十二月二十五就是已故河間王的忌辰,皇帝已經吩咐禮部派人主祭。若不是儀制不好收拾,我也想隨祭一炷香。到時候也只能在宮中遙祭聊表哀思了。”
    
    王夫人聞聽此言,連忙起身拜謝。靖難時,公公張玉和朱能丘福同為五軍大將,但后來公公戰死沙場,永樂初雖追贈國公,那卻不是世襲的爵位,因此張輔起初不過是伯爵,直到因安南功,這才最終成了國公,人人都會贊一句虎父無犬子。然而,相比征安南途中病逝而追封東平王的朱能,張玉卻差了一步,直到洪熙年間方才得以追封為王配享太廟。得知消息的時候,張輔曾經特意開宗祠拜祭,她至今還記得丈夫那時候的神色。
    
    盡管下旨改封的是朱高熾,但王夫人很是明白,那時候張太后贊襄國政,這等事不可能不問她的意思,如今張太后如此說,自然是證明了這一點。
    
    “只不過,十月里皇帝要親自巡邊。英國公要隨行,只怕是不能留在家里。到時候就要辛苦夫人了。若是人手不夠,宮中可以多從司禮監調幾個人過去幫忙,至于親戚妯娌里頭,你也可以叫幾個知根知底的。這是追謚河間忠武王之后的大祭,總得隆重些。”
    
    盡管已經聽人說過皇帝巡邊的事,但畢竟一直懸而未決,此刻張太后這么一提,王夫人便明白了這已經是鐵板釘釘的,心里頓時有些不安,但隨即就笑著答應道:“我家老爺如今只不過五十出頭,正當壯年,皇上巡邊若不帶他,恐怕他還不樂意呢。太后放心,我早就在親戚妯娌間找了妥當人幫襯,若是到時候人還不夠,也只能厚顏向太后張口。”
    
    對王夫人打了招呼,張太后也就安心了,問王夫人都找了誰幫襯,聽到是孫氏和杜綰,她不禁點了點頭:“一個是你弟媳,一個是你的侄兒媳婦,確實都是穩妥人。張越的媳婦我倒是見過不少回了,年輕知禮,不愧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倒是你弟媳尚未見過,閑來你可以引她來宮里坐坐。對了,你那堂弟還在養病?”
    
    聽張太后問起張倬,王夫人不禁有些奇怪。但還是點點頭道:“他從小體弱,身子確實不太好。就是張越兒時也曾像他的父親,還是自小練武強身,這才把身體調理好了。”
    
    “原來如此。雖則是朝廷有養病之說,但一直如此畢竟也不是辦法,須知朝中物議太多,御史們都是睜大著眼睛尋人錯處。戶部如今正在裁減用度,等有人提出來的時候就不好了,該決斷的時候不妨決斷……”
    
    張太后口中說著,眼中卻在看著王夫人的表情,見她一愣之后就連忙點頭答應,并無不悅,越發印證了心中的猜測。京官高于外官,張越以從二品布政使回朝任正三品侍郎,恰是尋常外官求之不得的升轉,只張倬就不好安排了。畢竟,他資歷不夠,總不能再派到外頭去任布政使。好在張倬也想不擋兒子的仕途,于是告病在家,如今借此致仕正是皆大歡喜。
    
    正事說了,接著張太后就只和王夫人聊了些家常閑話,正談及各自兒女事的時候,就只聽外間通報說皇帝駕臨。一時間。王夫人忙不迭地起身,張太后不禁有些奇怪。
    
    進了暖閣的朱瞻基瞧見王夫人下拜行禮,便息了臉上怒氣,溫言問了幾句,見其告退離去,這才上前給張太后行禮。此時此刻,張太后沖左右使了個眼色,見一應人等魚貫離開屋子,她不禁問道:“你這氣咻咻的怎么回事?你可不要忘了之前還在我面前承諾,以后絕不在臣子面前動輒發怒。須知克己復禮方為仁,喜怒動于顏色。絕非好事。”
    
    “母后,朕自然記得。”朱瞻基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這才自然了些,“剛剛陸豐過來報事,說是張元節昨晚回家的時候撞見一個小賊,拿了之后問出是從舊永平公主府里偷的,他便立刻知會了錦衣衛。錦衣衛今天和東廠上門檢視,誰知李茂青竟是投繯!在他家里搜出黃金兩千余,白金兩萬余,全都是官鑄之物,如今一應下人都已經拿下拷問,至今還沒問出什么來!”
    
    永平公主是朱棣在時便獲罪的,朱高熾深惡她勾連漢王趙王,登基之后也不曾赦免,還是朱瞻基即位之后,勉強從人之請給了李讓庶子李茂青一個官職。這樣一個根本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如今卻出了這么一樁莫名其妙的事,他聽了自然覺得驚怒交加。
    
    張太后對永平公主已經幾乎沒有多少印象,此時不禁皺了皺眉:“我記得,她當初自縊之后,太宗皇帝處死了所有侍女和媽媽,又曾經下令抄檢家里,當初公主下降時的器物幾乎都收回了宮中。你之前封李茂青官時,賞賜了多少?”
    
    “鈔一萬貫,發還了幾樣舊物。”
    
    對于并不親厚的勛戚后人,大明皇帝的賞賜向來是極其吝嗇,往往用數目龐大的賜鈔搪塞了事,李茂青自然就屬于此類。聽到朱瞻基這么說,張太后蹙起眉頭沉思了片刻,旋即直截了當地問道:“既然他是半路撞見的賊,怎的不直接把人送西城兵馬司?”
    
    “東廠已經把證供送上來了,說是張元節原本要把人送西城兵馬司的,那人竟是膽大妄為想用金錢說動他放人,還自個送上了身上的四錠黃金。他是精細人,瞧著像是官鑄的金錠,就先把人帶了回去,繼而派人去查。結果那人指稱的地方根本就不是那回事,于是就通知了錦衣衛。情急之下,那個賊方才吐露是從故永平公主府偷出來的金子。”
    
    “那真是賊盜?”
    
    “不是。東廠用了刑,此人供稱為那邊辦事,金子是一個管事給的,讓他去城郊雇百來個個身強力壯的人,余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偏生永平公主府下獄的一干下人中,根本就沒有他認識的那個管事。而且,經查證,那幾塊金子確實是那兩千余兩金子之中的。除卻原本當初發還的黃金百兩之外,其余的全部是來源不明。李茂青一死,這事情就不好查了。”
    
    想起十月便是巡邊之期,盡管調兵等等都已經定下了,戶部那里的錢糧也齊全,但朱瞻基親自領兵在外,張太后本就覺得有些不放心,此時更加是生出了勸阻之意。然而,她還沒開口,朱瞻基就搶在了前頭。
    
    “母后,巡邊的事情我意已決。大寧故城剛剛修建好,如今也算是在韃靼腹地扎了一顆釘子,和開平興和都能彼此呼應。但畢竟是孤懸在外的地方,若不常常震懾,難保如昔日興和一般遭遇。我此次出京有英國公相隨,他是沙場老將,有他相佐,我也不是第一次經歷戰陣,這一路應該可保無虞,再說,還有張元節呢。而京師這邊,有母后坐鎮,楊士奇又老成持重,若是有人趁著我不在跳出來生事,母后自然能把局面壓住。”
    
    “英國公應當隨行,張元節還是留下的好。”
    
    見朱瞻基一下子有些錯愕,張太后便語重心長地說:“從前太宗皇帝每每重用他,卻壓著他的官階,就是為了讓他能展現本事,卻又不至于自大,如今卻和從前不一樣。張家雖是人才濟濟,但最要緊的除了英國公就屬他了,一個掌兵,一個在兵部,一武一文,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著。從前因為英國公解府務,他升任兵部別人也沒話說,但這次巡邊卻不一樣。你留著張越在京城,把兵部尚書張本帶上,正可磨練他主持兵部。”
    
    張太后說著就站起身來,踱了兩步便轉身說:“你讓他跟你去巡邊,那么多勛貴大臣,他未免不顯。太宗皇帝能越過別人用他,那是因為君臨天下十幾年,不懼物議。你春秋鼎盛,這么做卻會傷人心。我知道你年輕,喜用年輕人,對老人不免有些厭煩。但老臣們的門生故舊眾多,決不可因一己好惡而撼動了他們。就如同日后清查田畝,也需為他們存體面。”
    
    從德生記出來,張越一路疾馳,總算是趕在一更…夜禁時分之前回了家。然而,一進家門,管家高泉卻告訴他,說是王夫人先頭來了,在家里用了晚飯方才回去。得知竟是和王夫人錯過,張越不禁有些躊躇,也沒多問就徑直入了二門。沒走幾步,他就聽到背后傳來了關門落鎖的聲音。
    
    回房更衣,他在杜綰的服侍下除了金花腰帶,脫了大紅絲散答花盤領右衽官服,又小心翼翼地解下了腦袋上的烏紗帽,這才向杜綰問道:“可知道大伯娘今天過來有什么事?”
    
    “晚飯之后,大伯娘似乎有話要對娘說,娘就讓我先回來了,只在臨走的時候我去送了送,也沒露什么口風。不過,瞧娘的神情,似高興似悵惘,不知道究竟說了些什么。”
    
    杜綰這么說,張越心里就更奇了。換上家常便服之后,他就和杜綰一同去了父母的上房,才一進門就看到父親母親一站一坐。他剛要上前行禮,張倬就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到隔壁套間里頭說話。他看了一眼坐在那兒的母親,連忙跟了上去。
    
    套間是一間小小的內書房,欄架格上既有書也有擺設,杉木書桌杉木靠椅,門前用一架竹質插屏隔斷,是平日張倬回屋之后看書休閑的地方。此時張越跟著張倬進來,見父親到了案桌前坐下,他不禁問道:“大伯娘說了什么,娘這么不高興?”
    
    “不妨事,你母親是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懊惱。”見張越滿臉茫然,張倬就說道,“你大伯娘從宮里出來就直奔了這里,太后讓她捎帶了一句話。我朝養病是有制度的,期限滿了就要革退,算算我也已經到了。你如今前途無量,我這會兒致仕,戶部少發的俸祿有限,卻能堵著別人的嘴,省得他們拿這事情當借口。”
    
    “致仕?可爹你如今還不滿五十!”
    
    “宋時有御史四十出頭就致仕了,相比之下我還大些,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
    
    雖說張倬這么說,但張越總覺得心里有些不好受,想說什么卻又說不出來。這時候,張倬卻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隨眼看了看欄架格上的那些東西:“致仕是好事,不用擔心吏部突然給我派個差事,也不用擔心別人使壞。再說了,等你官居一品乃至超品的時候,難道朝廷封賜的時候,會少了我這個父親?”
    
    此時此刻,張越只覺得心中滿溢溫暖,遂重重點了點頭:“爹爹放心,到時候我自然會給您二老掙一份最大的榮耀回來。”
    
    “現在人家可不就是看子敬父?有你這樣的兒子,我致仕也是心甘情愿。”
    
    父子倆彼此對視著,最后同時笑了起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