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825 武選貪弊不得不發


   第八百二十五章武選貪弊,不得不發
    
    皇帝率兵在外,沿路諸色消息自是絡繹不絕。通州、三河、薊州、遵化……每日軍行八十里至百里。行止等等一一匯總報仁壽宮張太后。而天下大事則是由內閣六部匯總,用快馬往報行在。盡管朱瞻基并不是當年因一份奏遞不到就要殺人的皇帝,國中也無監國太子,但這種事情歷經五朝的楊士奇自然不會疏忽,同時又得顧著主官不在的吏部戶部禮部和兵部。
    
    由于楊士奇認為吏部主管銓選,應當有資歷人望俱能服眾的人,并不贊成郭接任尚書,因此郭如今仍是以吏部左侍郎署理部務。蹇義不在,楊士奇又是對他頗多質疑,于是他越發小心翼翼,由于如今乃是雙月大選之日,原本除特旨除授的尚書侍郎和內閣大學士之外,其余官員都是吏部堂官提出人選,吏部上下忙得腳不沾地,而自知望輕的郭越發連吃飯的功夫都沒了。
    
    和郭在吏部的戰戰兢兢相比,張越卻很是坦然盡管他比郭年輕了一倍,如今也是兵部大選之期,哪怕是他原先并不管武選司,張本隨著朱瞻基一走,這里的事情他自然而然就得挑起來。
    
    由于署理兵部事務,他每日里回家就沒個時候。沒事情的時候申正散衙就回去了,有事情的時候卻不得不湊合在衙門里頭睡一晚,于是除了官衙供應每間房的柴炭米糧之外,逢他不回家的時候,家里少不得又打點送飲食衣裳和銀骨炭等等送往衙門。
    
    這天傍晚,因五府會推的都督僉事一級名單和地方上的都指揮使一級名單都送了上來,再加上還有些明日廷議要商議的雜事,雖然無可奈何,張越仍是只得讓人回去報信,說晚上不回去了,就宿在衙門。然而,用過飯之后的掌燈時分,外頭就有人報說胡千戶求見。
    
    張越原以為胡七是來說韃靼亦或是奴兒干都司的事,畢竟天子正在巡邊,誰知道胡七進來參禮之后,只提了幾句北邊的光景,猶豫了片刻就開口說道:“大人明日若是有時間,不妨抽出空去京師西郊小校場看看。武選司又要主持一年一度的世襲軍官襲職比試。”
    
    “有什么話你不能直說?”
    
    “大人恕罪,卑職之前一直眼睛只盯著北邊,沒留意這一頭,如今只是聽了些閑話,說是這比試形同過場,一年不如一年。但這只是道聽途說的消息,不若大人親見來得分明。”
    
    情知胡七是精細人,必定不會是真的聽風就是雨傳到了自己跟前,張越立刻翻了翻明日的日程,最后發現早上還有那么一點空閑。當即就決定明日去小校場瞧瞧。這邊胡七看張越答應了,也不敢多留,起身匆匆告退。
    
    按照宣德初新定的規矩,除卻京師三大營之外,五軍都督府掌印、僉事以及錦衣衛堂上官等等,皆由五府會推兩人,旋即聽由部選。至于中下等世襲軍官等等則沒有那么麻煩了,一年一度的比試甚至不用堂官,只司官便可一語決之。
    
    這天是一年一度的年滿二十歲軍功襲職子弟比試。一大清早,京師西郊的小校場上就已經云集了不少身穿袢襖的人。不大的地方一眼望去,就只見都是黑壓壓的人頭,那五顏六色花樣不一的衣服,各式各樣不同的口音,簡直像是菜市場一般。
    
    然而,說是洪武年間欽定的式樣顏色,這些年輕子弟身上的袢襖卻各不一樣,家里有錢的用繭綢,里頭襯著厚厚的棉花;家中貧寒的則是粗制土棉布,補丁加補丁的也不在少數。認識的不認識的三五成群,再加上每年都趁著這機會來做生意的小販,這兒自然是擁擠不堪。稍不留神就會被人踩脫了鞋子,好好的衣裳上頭也會多幾個黑手印。
    
    這鬧騰了好一會兒,兵部武選司的一位員外郎和一位主事方才姍姍來遲。坐定之后,兩人也不羅嗦,直接報名開始。這時候,剛剛吵吵嚷嚷的地方才安靜了些。隨著上頭皂隸高宣姓名,被叫上名字的則是上前參禮,隨即演練弓馬兵器。
    
    年滿二十前來承襲軍職的總共有二百多人,從總旗到指揮僉事等各不相等,自是由高到低一一檢視,這其中試騎射弓馬的只有十二人,演練刀槍的也就是二十余人,其余的都是上前行禮之后報上父祖名姓,略說幾句就到一旁去關領襲職事宜了。
    
    看著這一幕,不遠處在那些小攤販處牽馬而立的張越眉頭越蹙越緊,正好在城門處撞見張越一行人,于是跟來湊熱鬧的方敬忍不住低聲抱怨了一句。
    
    “上場的大半武藝稀松,還有其他人根本連兵器都沒碰一下,竟然還要承襲軍職?”
    
    “我原以為如今早就開始用新的考量之法,軍職承襲應當嚴格了許多,沒想到至今還是這般模樣。要不是一時興起來看看,只怕就要忽略了這一條。要是這大選只需要磕幾個頭就能過去,那何必一年一次武選,把官職一個個給出去不就完了?”
    
    兩人的議論聲雖說不大,但一旁仍是有個做熟了這檔生意的中年小販看出他們是來看熱鬧的人,因上前笑道:“兩位官人這是來看熱鬧的?其實這大選最沒什么看頭,新官根本不用比試,舊官比試塞幾個錢也就行了!橫豎如今也沒多少仗打,就是真的打了起來。朝廷動不動就是幾十萬大軍,就是踩也把人踩死了。領了軍職,再種幾畝地,日子也就能過得。”
    
    方敬瞧見張越臉色難看,便順著那小販的口氣問道:“那兵部就不管?”
    
    “那有什么好管的,要真是把人罷黜了,那可會把人得罪死!都是無足輕重的小軍官,何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兵部的那位堂官小張大人你們不知道?那可是功勞卓著大名鼎鼎的,這一回偏不在隨駕之列,可不就是因為他做事認真得罪了人?聽說這軍官嚴考就是他定的,可別人說是奉行,其實卻不做,他又怎么會知道!”
    
    一番話說得張越臉色越發陰沉,欺上瞞下的道理他不是不知道,只不曾想竟然會這般嚴重。那兩個兵部武選司的司官他都是認得的,平素看著似乎是辦事認真,偏偏在這上頭懈怠,可想而知不是規矩使然,就是另有什么貓膩。一時間,他也懶得再看下去了,朝跟來的胡七彭十三等人一點頭,索性上了馬就預備走。
    
    看到張越一聲不吭地要走,方敬連忙拍馬追上。趕上前去攔了一攔,隨即便說道:“三哥,你要是就這么走了,等今天的比試結果出來,再要翻過來就麻煩了。我知道你是不想把事情當面鬧大,不想讓兵部的事情有讓別人插手的余地,但不論怎么樣,都得讓他們那兩位心里有個數。不如我過去捎一句話如何?”
    
    張越原是憋著一口氣,打算回兵部之后找武選司郎中柴車問個明白,此時經方敬這一提醒,他方才恍然驚覺。柴車久事兵部。由武選司主事而員外郎,后來又在郎中和外任上頭輾轉遷調,蹉跎了好一陣子,因個性耿介,和同僚下屬的關系都極其冷淡,和他共事期間卻還融洽,據他所知,那應該不是會輕忽的人。這事情如果他當頭問上去,恐怕柴車的驚愕不會比他少多少。于是,沉吟片刻,他就沖方敬點了點頭。
    
    “也好,你去捎句話。武選乃是國家大事,不是兒戲……等等,你對他說是我看過比試之后很不滿意,已經氣惱地回去了,問他是今年如此還是年年如此。”
    
    前來主持今年比試的武選司員外郎周平安和主事尚雍在兵部資歷都淺。前者是從知州外任因考績卓異,再加上又有些老鄉同年的保舉,于是便調入了兵部最是權勢赫赫的武選司;后者是三年前庶吉士考滿任的主事。由于郎中柴車管的是五府和都指揮使指揮使一級的會推,這比試一連三年都是他們倆主持。
    
    頭一年還有些擔憂,如今三年下來,虛應故事得過且過這一套早就得心應手,這會兒眼看日上中天,周平安看也不看那個正在縱馬騎射的年輕人,自顧自地轉頭對尚雍說:“還有幾個人?”
    
    “只剩下七八個了。”
    
    “每年這么走馬燈似的過一場,真是麻煩!天下太平,讓他們也沐了皇恩,要是太祖爺還在,怎能容這些樣樣稀松的?”
    
    尚雍低頭翻看簿子,見那幾個名字都赫然在上頭,心里松了一口氣,嘴角也噙了一絲哂然冷笑:“那些勛貴只顧著自己的風光,也不想想,下頭的軍政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他們日后說話還能怎么響亮?若不是你我進了武選司,也不會知道這些陳年舊規。稀松就稀松吧,他們要鬧起來上頭也頭疼……”
    
    nbsp;他正說著,就瞥見一個心腹皂隸正在另一邊擠眉弄眼。頓時招手喚了人上來。正要問怎么回事,那人就躬身說道:“周員外,尚主政,外頭有一個人,說是奉了少司馬的令過來,要立刻見二位。”
    
    這兵部衙門的小吏皂隸多半出身市井,對于堂官司官的稱呼卻是文縐縐的另一套,尚雍也是進部之后才好容易習慣的,此時一聽少司馬三個字,他便立刻問道:“是張還是馮?”
    
    “是張大人。”
    
    一聽是張,尚雍的臉色登時一變,看了看周平安就連忙吩咐讓人過來。這時候,兩人更是無心留意場中比試,不過是由著書吏唱名通傳,卻是看都不看那些年輕子弟一眼。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方才看到一個身穿半舊不新的石青繭布直裰的年輕人在一個皂隸的指引下走了過來。周平安在京里的人面熟些,依稀記得見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方敬見過周員外,尚主事。”方敬畢竟是舉人,見了兩人不過是平揖而已,隨即就直截了當地說,“張大人剛剛看完了比試,不想這一年一度的比試是如此光景,所以已經回去了。他遣我來問問二位,不知道是今年如此,還是年年如此?”
    
    剛剛還開玩笑地談論如今這些年輕軍官的質素,但此時聽方敬這一問,周平安和尚雍全都是臉色發白。京官清苦,顧佐楊士奇這等高官尚且是將收取隸金作為不成文的規矩,更何況他們這些低品司官?武選司每年主持比試和大選,再加上其他的進項,用一句私底下的話來說就是大學士都不換。當初張越新官上任的時候兩人還有些擔心,可瞧著張越只是摟過了職方司和武庫司,他們的膽子就回來了。
    
    號稱耿介的柴車都沒識破這勾當,張越不管這一攤子,怎會留心?可眼下這個人竟然說張越已經來了,而且還質問了這么一句讓他們心驚膽戰的話!
    
    “你說是替張大人來傳話,張大人他人在何處?”尚雍手撐著桌子,身子略略前傾,心里已經是在電光火石間做出了盤算,“這里乃是兵部比試的重地,你一個外人,沒有任何印信憑證就敢擅闖?”
    
    周平安被尚雍這嚴厲的質問嚇了一跳。此時此刻,他已經是想起了面前的年輕人是誰,正要提醒的時候,就只見尚雍陡然指著那人厲聲喝道:“來人,把這個膽大妄為的家伙叉出去,別讓他擾了今日這大比!”
    
    方敬沒料想竟然會有這樣的結局,一愣神的時候,腦后中了一擊,頓時覺得眼前一黑。旁邊那個皂隸立刻就上來把人架走了,看著卻像是被人扶走。面對這一瞬間的變故,周平安只覺得腦袋發木,等人被弄下去,這才又驚又怒地看著尚雍:“你這是干什么!”
    
    “干什么?老周,你不會沒聽說過張屠夫的名聲吧,他這些年到處折騰,哪里掉下的腦袋少了?在他面前,咱們別想憑著舊規兩個字蒙混過去,這身官皮扒了也就算了,可別鬧得這身人皮也給人扒了!”尚雍說著就死死盯著周平安,一字一句地說道,“這家伙說張元節已經走了,人如果在也就算了,如果不在……這會兒小校場上都是軍官,事情對你我有利!”
    
    盡管資歷年齡都在尚雍之上,但此時面對尚雍,周平安竟是不知道說什么是好,好半晌才傻呆呆地問了一句:“有利在何處?”
    
    “你不用管……你在這兒坐鎮,且瞧我的!”
    
    周平安撂下一句話,隨即再也不管目瞪口呆的周平安,叫上兩個人就匆匆走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