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827 刺客


   共武年間,朱方璋在大中等衛設衛學,教導軍官子弟,唯聯仕都是儒學。如今幾十年過去,衛學雖仍在。比起府州縣學卻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而軍職子弟的弓馬武藝等等,往往則是父子相承,若是做老子的早逝,當兒子的沒了學武的地方。極可能畢其生也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閑散軍官而已,就好比這會兒小校場中的大多數人。
    
    然而,誰不想光宗耀祖封妻蔭子,因此張越先是提到武學,繼而又說到都督指揮,一時間剛剛安靜下來的人群頓時一片嘩然。面對那些各式各樣的疑問,張越只是把手往下頭壓了壓,隨即排開人群走到了校場中央的馳射直道。命人牽了一匹馬來,他又親自到一旁的兵器架上取了一把硬弓一副箭囊,試了試手便翻身躍上馬背,隨即疾馳了出去。
    
    挽弓上弦疾射;一氣呵成的幾個動作之后,張越一人一馬須臾就已經落在了馳道盡頭。圍觀眾人紛紛伸長脖子去看那邊安設的三個箭靶。卻見三箭全中,其中一箭恰是穩穩地落在了紅心之上。面對這個成績,就連事先已經打點好腹稿的張越也長舒了一口氣,心想自從上次在英國公園見了天賜的騎射,他又生怕要隨行巡邊,一時發了狠把這弓馬武藝撿了起來,總算還有些成就。
    
    只不過,那也因為馳道一側的是箭靶,若是射柳就沒那么僥幸了。
    
    他下馬的時候,周平安也已經誠惶誠恐地迎了過來,后頭跟著滿臉僵硬的尚雍。而四周圍的年輕子弟有的喝彩,有的稱頌,更有的不知道該露出什么表情。他將硬弓箭囊交給一旁的彭十三。又笑道:“總算沒有丟丑。”
    
    這時候,他又轉頭看向了面前眾人,沉聲說道:“武藝不過是勤練二字,此前你們沒工夫勤練,也無人教導。還算是情有可原,但領了祿米正式關領了出身,便不能再這么荒廢下去!武學定了之后,我會奏請讓你們這些第一批入學,兩年之后若是還不能勝過我今日的射藝,那么這黜落兩個字,便不是什么流言!”
    
    見人群中鴉雀無聲,張越便徑直轉頭看向了周平安:“今日比試的名冊。”
    
    周平安斜睨了一眼尚雍,見他面如死灰,頓時心中暗恨一剛剛那會兒分明是讓自己什么都不要管,如今這事情可怎么收場?然而,張越已經伸出了手來,他只得無可奈何地從旁邊書吏的手中接過了簿冊,繼而硬著頭皮雙手呈遞了上去。
    
    張越接過來翻了幾頁,見密密麻麻的名字下頭卻有幾個畫上了叉,便冷冷地質問道:“今日比試我也算是從頭看到尾,除卻寥寥幾個武藝出眾的,還有一些過得去的。其余的都是差不多,這幾個人是怎么回事?”
    
    見周平安滿頭大汗答不上來,張越就干脆轉身直呼道:“陳鐵牛,吳大正,馮三寶
    
    隨著他一個個叫出名字,好幾個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參差不齊地上前磕頭。張越看他們都是穿著破舊。甚至有兩個棉襖后背的補丁破了。還有破棉絮從里頭露了出來。喚了他們抬頭,仔仔細細看了幾個,人的面孔,發覺都是之前還至少上前演過武的,他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他也不去回頭看周平安和尚雍。徑直讓人取出筆來,把那幾個名字都圈了出來。
    
    “你們幾個的武藝也還罷了。既是一視同仁,這次就暫時都耳了。”
    
    “多謝大人!”
    
    幾個人全都是大喜,慌忙再拜叩謝。一時間,周圍的其他人頓時聒噪了起來,甚至有人不滿地嚷嚷了一句話,大意是說自個出了錢之類的話。然而這一次,張越卻再沒理會他們,也不把簿冊還給周尚二人,徑直交給了胡七,見隨從又牽來了馬,他就翻身上了馬去。
    
    “回去好好演練武藝,以后的封妻蔭子得靠你們自個!”
    
    看到張越仿佛忘了先頭派來的那個人,拎著馬鞭完話要走,周平安不禁如釋重負。可就在那匹駿馬長嘶一聲的時候,他就看到張越卻沒有立亥就走,而是突然掉轉了馬頭,竟是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我先頭派來的人呢?。
    
    周平安一瞬間張大了嘴巴,竟是不知道說什么是好。就在這時候。尚雍猛地跨前一步上了前來。冷冷地說:“大人,今日的事本是武選司的分內事,您事先沒有任何知會就突然跑來,又是話又是許諾,之前還讓一個外人前來指手畫腳,這是不是越界了?至于取誰不取誰,大人也以一語決之,這還要我們武選司有什么用!”
    
    有道是居移體,養易氣,張越出仕之后就是權握一方,殺過人打過仗做過封疆大吏,回京之后又是京堂,說話時自然而然便有了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勢。此時見尚雍竟敢如此頂撞上來,他心中原本就郁積的不悅頓時攀升到了極點。
    
    “你這么說,到是我的不是了?”
    
    周半安心想且不論張越的出身背景。就是如今的官職也不是他二人能當面頂撞得起的。因此,哪怕知道尚雍之前已經把人打昏,又煽動了群情,已然鑄成大錯,但他心想兵部武選司歷來規矩如此,也不是他一個貪墨,因此忍不住在后頭牽扯了一下尚雍的衣裳,誰知道尚雍竟是不驚反笑:“大人自然無有不是,耍有也是我等作屬下的,不過”。
    
    那不過兩個字話音網落二就只聽徒然一個凌厲的破空聲,四周人還在愣神的時候,有眼尖的人就看見一支離弦利箭往馬上的張越飛了過去。那驚呼聲還不及出口,電光火石之間,張越猛地一個側翻,人一下子從馬背上讓了開來,那一箭嗖地從馬背上掠過,卻是落入了后頭的人群中,一時激起了一聲慘哼和一陣驚呼。
    
    說時遲那時快,眼尖的彭十三一下子看到人群后頭不遠處的一塊大石上站著一個手行弓箭的人,他頓時腦袋一炸,幾乎不假思索地挽弓搭箭,同時厲聲喝道:“有弓手小心”。幾乎是同時發出的破空聲讓人群一下子陷入了騷亂,胡七張布等幾個隨從把張越從馬上拉下,又將他護在了當中。而猶疑了片刻,剛剛被張越,叫到名字,又說是凹曰混姍旬書曬齊傘樣的那幾個年輕人毋是也有二個辛動圍了卜來。個個長次努力擋在前頭。而其他的年輕后生中。也有好幾個高喝發令的,一時間人群四散。
    
    面對這樣從未想見過的光景。周平安已經是嚇得動彈不得,冷不丁瞅見尚雍往后退去,他這才急急忙忙的叫了一聲,卻不想一支箭突然迎面飛來。他嚇得往坐,等到反應過來往后瞧的時候。就看見那一箭竟是深深扎入了尚雍的后背,將那一襲青色的官服染得艷麗一片。那一瞬間,平素沒見過血的他完完全全木了,連挪動身子都完全辦不到。
    
    張越剛剛用一只腳勾住馬鐙躲過了那飛來一箭,那只是面對危機多了的人所能有的應激反應,之后若不是彭十三等人上來得及時,要是身下坐騎再中上一箭,那他必定就討不了好去。然而,腳落了實地的那一剎那,盡管耳畔還能聽到離弦之箭的破空聲,他卻一下子就從驚愕中回過了神,一下子厲喝了一聲。
    
    “拿住那人!”
    
    他這話還沒說完,旁邊就已經有人竄了上去,正是胡七。眼見彭十三的驚鴻一箭正中那人大腿,他心生慶幸。腳底下更快了幾步。當瞧見左右自己早埋伏在這兒的人都沖著那大石塊上的弓手猛撲了過去,眼見的必能生擒,他剛剛高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下一半,但右手仍是攥緊了刀柄,深恨自己此前絕沒料到大庭廣眾之下會出這樣的亂子。
    
    主管京師治安的有順天府,有五城兵馬司,主管輯捕的有錦衣衛親軍。有東廠,而他所在的諜探司分屬于兵部職方司,這兒就是出天大的事也到不了他頭上。然而,事情是他對張越稟報的,哪怕別人不怪罪。他也沒法推搪過去。
    
    驚怒交加的他終于沖到那人跟前,眼見得幾個屬下把那人牢牢按住。更在他的嘴里塞了一團破布。更確定人是活的,他這才隨手撕下衣襟下擺一塊布條,抓住那根深深扎入刺客大腿的羽箭,竟是猛地一拍,隨即才將其拔了出來。箭簇入肉而又離肉的剎那,他看見那人痛得連臉都痙李了,幾乎不曾當場昏厥過去。這才用布條緊扎大腿根上部止血。又讓旁邊的人到上隨身攜帶的金創藥。等忙活完這一切,他方才有功夫回頭看了一眼。
    
    “如何?”
    
    “回大人,是活口。”“是活口就好,,他娘的,錄了他的皮才好!”
    
    張越見胡七指揮著幾個屬下忙活。這才有時間查看周圍的情形。不過會,剛剛因這突然冒出來的刺客而發生騷亂的人群已經重新聚攏了來,只是都遠遠站在那兒,也不敢上前。更遠的地方,就只見周平安仍是坐,仿佛是泥雕木塑一般。
    
    “大人,尚妾事死了。”
    
    盡管刺客已經拿住,但誰也不敢擔保眼下就只有這么一個刺客,于是張越身邊仍然圍著一群護衛。聽到張布說尚雍已死,他不禁眉頭緊鎖。心中頗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尚雍剛剛出來責問他的時候,他就覺得那所謂的義正詞嚴中帶著一種色厲內在,如今尚雍一死,他更是覺的今日之事看著不過是武選貪贓舞弊。其實很可能另有隱情。
    
    果然,下一刻,彰十三便從另一邊架著方敬緩步走了過來。看到方敬一面走一面使勁搖著頭,頭發上還有些水珠,人還懵懵懂懂,張越終于勃然色變,快步迎了上去。才到兩人跟前,彭十三提醒了一聲,方敬這才抬起頭來,好半晌才終于把話說囫圇了。
    
    “張三哥,我剛剛去捎了你的話。結果那個尚主事搶白了我幾句之后,又質問了上來。可還不等我回答。后頭就有人打昏了我”
    
    “這幫膽大包天的混賬!”
    
    張越恨恨地罵了一聲,再看過去時。總算是有兵部皂隸想到了周平安。兩人一左一右架著周平安往這邊走來。待到他們到近前。他就發現周平安失魂落魄,與其說是被人架著走,不如說是被人拖了過來。他對著人問了幾聲,最后無奈發現這人竟是被嚇愕狠了,十句話難有一句是完整的,顛來到去就是“全是尚雍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把這兒收拾一下,去通知順天府和錦衣衛東廠吧。”
    
    撂下這番話,張越就沖方敬點了點頭,又讓彭十三扶著人到旁邊暫歇,繼而才往那邊的人群走去。還不等他到眾人跟前,人群就呼啦啦全都跪了,他也沒理會,向留在那兒的一個皂隸隨口一問,這才知道沒死人,卻有好些個受傷的,而這些傷勢不一的人除了一個到霉的被箭射中肩膀,其他的都是因為四散逃跑的時候被人踩踏,甚至還有人斷了肋骨。
    
    掃了一眼他們,他并沒有去看那三個關鍵時刻擋在自己身前的年輕人。而是向胡七要來了名冊,倒旁護衛的提醒下注意了幾個領頭帶人躲避的,隨即就一個個按名字點了過去,最后發現,眼下留下的人與名單相比,足足少了十二個人。把這十二個人的名字從上頭利掉。他就將名冊又還給了胡七。
    
    “等回了兵部,你讓武選司把這十二人的籍貫來歷等等全都報上來。
    
    時了,要是錦衣衛來了,也讓他們好好查查這十二個人。若是真的因為害怕而逃走也就罷了,若不是,”
    
    若不是因為害怕而逃走。那便是因為心虛或者其他更嚴重的原因而逃走!要真的如張越猜測,那今天的事情就真的大了。心神一凜的胡七忙打躬答應,又退下到一邊去安排。
    
    而這時候,張越也無心對眼前這些驚魂未定的年輕人們多說什么,而只是淡淡地說:“今天的事情你們也都見著了。究竟是怎備回事暫且不論,但就是一個子手就導致了這般模樣,若是戰場上遇著奇襲,你們豈不是要全部潰散?回去之后好好想想!”
    
    等到一應人等磕頭之后漸漸散去,張越忍不住揉了揉太陽”想原以為的微服散心竟是變成了這般光景,早知道就不該捎帶方敬一塊來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