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830 山長妹夫


   唐到張越沉吟不語,張起頓時有些著急。他自個自然是技們好擔心的,可他在軍中時日已經不短了,頗有些交情不錯的鐵哥們。現在外頭傳說什么的都有,他就怕朝廷真的大刀闊斧清查,到那時候自己那些狐朋狗友受牽連不提,軍中只怕亦有騷亂,而張越作為揭蓋子的。未必就有好結果。
    
    想到這里,他不禁越發緊張,竟是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張越的手:“三弟,你可別一時沖動。這和你之前在外頭不一樣,要是鬧將起來,你就算再大的名聲,皇上太后再信任你,只怕也要出大亂子
    
    “二哥,我是這么莽撞的人嗎?”
    
    張越無可奈何地打斷了張起的話,見他已經是滿臉急切,他便把今日文華殿的情形揀重要的略提了提,隨即才說:“要是我真的想不顧一切,那會兒也彈壓不住那些人。眼下看來,我從前提到要嚴格軍職承襲。那種提法是太想當然了,積弊已深,快刀斬亂麻是一條路,溫水煮青蛙又是一條路。如今還是走后頭一條較為穩妥。”
    
    “我也知道,,就為了這個我娘在我耳邊聒噪不是一兩回了,說是我未來要承襲伯爵,不妨和那些勛貴子弟多多交往,可當初也就是跟著他們,這才染上了些壞毛病,這些年好容易才改了,倒是和那些尋常軍官廝混著更隨意些。他們里頭有武藝比我還強的,但也有手無縛雞之力的。三弟。你在兵部,也得體恤體恤他們,若是家里只有一個獨子,偏又是稟賦孱弱,家里沒錢調養。長大之后這軍職承襲不了,難道祖上功勞就白丟了,拿什么養活家里?。
    
    “話不是這么說,二哥你想想,太祖當初為什么定那么嚴厲的規矩?不就是因為看著蒙元覆滅時的情形,生怕日后大軍不堪使用?蒙元鐵騎天下聞名,可后來還是被逐出中原,歸根結底,朝政敗壞傾軋是一條。可軍隊也畢竟不行了,尤其是上層軍官。有多少是留戀富貴不通武藝的?而且,枕在祖先功勛上,原本就不是常法”
    
    張起哪里說得過張越。幾句話爭辯之后就敗下陣來。趕緊搖搖手說:“好好好,我回去勸他們就是,你別和我說這些大道理,我腦袋疼,哎,居然這么晚了?不行了,再不回去我娘又得念叨,我先走了。
    
    明日一早還得早起銷假回營,三弟你有事盡管使人找我就是”。
    
    見張起說完這話和張綽打過招呼,隨即竟是腳底抹油溜之大吉,張越不禁啞然失笑,又轉身對張赳分說了幾句,不外乎是讓他在翰林院替自己留心留心用一句現代的話來說就叫做引導輿論風向又教導了他好些說辭。整整說了一刻鐘。張赳方才心領神會地告辭離去。這下子,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張綽張赴方敬和靜官。
    
    張掉此前一直沒出聲,這時候兩兄弟走了,他這才笑道:“治大國如烹小鮮,以前總是品不出其中妙處,如今退出廟堂,卻看得清楚了,不過是需得掌握火候二字。越兒,你能夠把殺伐決斷那一條收起來,知道什么時候該進,什么時候該退,什么時候該急。什么時候該緩,果然是長進不不過你說得對,武將武將。不會武的還談什么將?”
    
    說到這里,他就看了看身林壯實的張赴,因笑道:“赴兒,今后在學武上頭更上心些。須知你大哥當初能得圣眷,就是因為你三哥在皇上面前輕輕巧巧一提。內舉不避親。只要你有真本事,就能真正幫上你三哥。”
    
    張赴小小年紀,自然是聽不懂剛剛這些復雜的,不過是囫圇記在心要。此時忙使勁點了點頭。而一旁的靜官也冷不丁迸出一句話來:“爹,等我長大了也幫你。”
    
    雖說張赴是庶弟,但張越看人素來是瞧他心性如何,因此見其品行純良,心里也高興,才贊他懂事就聽得靜官這么說,倒是覺得小家伙裝老成裝得有趣。笑著拍了拍兒子的腦袋,他就轉過頭沖方敬說:“、方。你隨我到書房來,我有事對你說
    
    張掉此前已經聽張越提過婚事之議。雖說心里也喜歡這個年輕人,但若是耍當自家的女婿,這就不是玩笑了。方敬已經是舉人,但畢竟家境沒落,又再無后援,在尋常人看來便是門不當戶不對。只是。就性子而言。女兒那跳脫的性子也確實得心地實誠的人才能壓住。于是,眼見著方敬跟著張越出去,他便起身去了東屋。
    
    兒子先和自己露的口風,妻子那邊得他親自去探聽探聽,至于女兒,張箐那脾氣藏不住話。還是讓杜綰去問問她的意思吧。雖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過日子是小兩口的事。總不能硬把人湊一塊去。
    
    如今的夜間已經是天寒地凍。一出燒著火盆的屋子,迎面一陣寒風襲來,刮在臉上竟是有幾分刺痛。張越攏了攏身上的羊羔毛袍子,見一旁的婆子提著燈籠上來,他就自己接過了燈籠,又吩咐道:“你們不用跟著了,二門上留門就行了
    
    轉頭發現方敬穿得單薄了些,他又讓人去取了一件姑絨大襖來,看著人披上,這才提著燈籠往前走。出了這一進院子上了夾道,四周越發安靜。只有兩人一前一后的走路聲。剛拐過彎,他就聽到背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張三哥,今天都是我沒用,”
    
    “說什么傻話?都是我想得不周全,以為別人應當認識你,不至于動壞心。誰知道尚雍竟是這般大膽。幸好他只是打暈了你。要是真的下了狠手,我就真的要后悔莫及了。”張越轉過身來,見方敬只是低著頭,便伸出手去把他拉了上前。
    
    “吃一塹長一智,以后警醒些就好,用不著這般沮喪。”
    
    方敬這才有了些精神,上前和張越并肩走了幾步,他就低著頭地說:“只是,我真的沒有想到,官場上竟是這般詭誘。以前和小李苗在廣州辦事,也不是沒撞見過種種陰私,但從未見過這樣的圖窮匕見。結果事情鬧得這樣大何苦來由,他還丟了性命!”
    
    “你覺得那刺客為何要殺他?”
    
    “這還用說么?必定風叭武選!事別有弊案。他狗急跳墻也是為了以小的掩蔫大吼刺殺你不成,那人索性滅了他的口。只刺客也沒想到他竟然來不及跑。
    
    張越這才放緩了腳步,看著方敬微微一笑:“早上才被人打暈,晚上就能想到這些,總算是沒白挨那一下,長進了!只不過,小方,你心善,人又純良,但你既然銳意科舉,經歷這一遭并不是壞事。須知這官場原本就是天下最黑的地方,卑怕你只是在翰林院國子監做學問,只怕也是逃不過人事傾軋。”
    
    “我明白,大哥也對我說過方敬低下頭沉吟了片刻,最后抬起頭說,“起初科舉不過是為了完成大哥的心愿,但如今跟著張三哥你們見識了這么多,其實那一層心思我已經淡了。我倒是很想效仿大哥那樣走一走看一看,還想把當初在廣州整理的那些番學好好研究研究,張三哥你可別笑話我,我本來就不是什么有大志向的人
    
    見方敬滿臉的忐忑,張越不禁笑了。這世上本就不是人人想著起居八座一呼百諾,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人選擇不事舉業閉門著書教書。因此,他也沒說什么,而是點頭示意方敬繼續走,等到出了二門,沿東西夾道到了自省齋,他吩咐人送上熱水,又取來自己常用的一把紫砂壺,泡好了茶之后。給了方敬一杯,自己則取了另一杯坐下。
    
    “志向只在有無。沒有大小之分,所以,你既然已經有了想法,又不是因為今天的事情而心生退意,我哪里會取笑你。既如此,三年后的會試你可參加?”
    
    “當然參加。”方敬這一次卻爽快地點了點頭,又笑道,“我還年輕呢,人家白首還是童生,我已經是舉人。何妨再考一回?不過。這回沒人和我同考,我想去各家會館多交幾個朋友會會文,也可以多多了解各地風情文章。考的中則好,考不中也能多添些閱歷
    
    見方敬說得誠懇,張越那最后一點不放心也就擱下了,反倒動了另一樣心思,于是便說道:“既如此,這三年里頭我倒有件事想派給你去做。張氏族學你應該知道,因為收的錢少。墅師都是學問精深。人品又都經得起挑,再加上這幾年進學的極多。所以老是有人想把孩子往里頭送。最初我不想辦得招搖,所以一直都控制著人數,但現在卻想動一動
    
    “動一動?是多招學生嗎?”
    
    “不止是多招學生,而是我想著靜官和天賜他們幾個只是悶在家里讀書練武,和外界接觸太少了。勛貴襲爵子弟都是要去國子監學的。但那也得是成年以后,在此之前都是自家請西席先生,教導武藝也都是自個的家將。我想把族學擴容,讓他們隔日去族學上課聽講,也好讓他們有認識同齡人的機會。悶在家里不知外界事,絕不是好事。”
    
    方敬還小的時候就家道中落了,那會兒雖有大哥擋在前頭,可也知道什么叫生活艱辛。想想靜官他們生下來就是高人一等,成日里在家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圍著轉,可出去經歷的機會卻少之又少,因此仔細思量了之后,他對張越的想法自是贊成。可當張越說出底下一番話的時候,他就愣住了。
    
    “若是把族學辦大,否打著張氏族學的名義就不好了,所以我尋思把族學改成真正的書院。回頭我想對梁公子去提一提,讓他也去書院給人講講課。但若是正式改成了書院,那么便需要人去打理。小方。你可愿意去試一試?”
    
    方敬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隨即訥訥言道:“若是真的辦成了書院,我這年紀輕輕
    
    “說是書院,其實別說比不上府州縣學,就是比起南邊那些書院也要次一等,不過是比啟蒙的私熟略高一些,畢竟,我們旨在收的學生只是初通文墨的蒙童少年,并不是能寫多好文章的士子,所以并不需耍一代大儒去做山長,所以,我打算把年齡放在十五歲以下,只收小孩子,如此也就不會引來太多人的質疑。你和這些學生的年紀相近,還有我給你撐腰,有什么管不得?。
    
    見方敬有些心動,張越又趁熱打鐵地勸說了幾句,最后,方敬終于點頭應承了下來。此時此刻,張越不禁微微一笑,心想這名為書院,其實卻是名副其實的小學。只要在課程上頭做文章。還得徐徐再議。好在他借著提出設立文學武學的由頭做這事。質疑聲應該還不至于太大。
    
    “門樓胡同族學旁邊的兩座宅院我都買了下來,這地方就足夠了。至于學生的貼補,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從家里賬上支出,我會讓連虎去置辦二十頃學田。然后這書院和學田一起都掛在你名下。你不要忙著推辭,要做好這件事,必得如此。”
    
    由于接下來還有好些事情要商討,兩人少不得一面說一面在紙上寫寫畫畫,一壺茶喝完也都沒來得及去續水。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門外傳來了叫喚聲,張越才想起去看看銅壺滴漏,這一看才發現已經是很不早了,于是出去吩咐了一聲,回轉之后就拍了拍方敬的肩膀。“今晚別回去了,讓他們給你收拾一間客房出來他也不等棄敬說話,緊跟著又突然問道,“還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說,你年紀已經很不小了。換在你爹娘還在,恐怕你的孩子也能滿地亂跑了。如果你有什么打算,現在不妨和我說。”
    
    “我
    
    “你不要拿你哥做借口,也不要說什么事業未成,大伯娘早就捎話來讓我幫你留心留心,你大哥前頭寫信來。還說他這些年分紅不菲,他也已經準備和喜兒姑娘成親。還請我給你備辦娶親的屋子和田產,等他回京之后再和我清算賬目。”
    
    一時間,方敬的嘴張得老大。能找的借口都讓張越堵了回來。他還能說什么?然而,讓他更沒有料到的是,緊跟著張越竟是問了一個讓他膛目結舌的問題。
    
    “我家三妹妹年紀不小了,你可愿做我的妹夫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