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834 事有緩急先斬后奏


   京官難當,而作為管著京師的地方官或職事官。則是更難當。單單是大明門外頭那一塊地,四品以上的文官少說也有二三十,勛貴就更不用提了。而就是郎中主事之類的官員,一個個或有同鄉或有同年,再加上雜七雜八的家人。京師每出一件事情,順天府可謂是焦頭爛額,至于名分上分管治安的五城兵馬司則更難做了。
    
    原因很簡單,五城兵馬司實在是官卑職小。兵馬司初設的時候,指揮還有正四品,后來則是變成了正五品,等到最后定下來的時候,主管這兵馬司的指揮則是變成了正六品,三個副指揮則是只有區區正七品。而按照規制,親王妃郡王妃的父親無官職的,一律封兵馬指揮或是副指揮,不任職,但這也使得指揮兩個字更不值錢。可不值錢歸不值錢,身上責任卻重。
    
    西城兵馬司管的那幾個坊中達官顯貴很是不少。武安侯、泰安侯、武定侯、豐城侯、宣城伯、陽武伯……林林總總再加上其他都督和文官,平日里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能夠讓上上下下心驚膽戰老半天。這一日就更不用說了,昨天的驚變讓京師的那些大佬們大為震怒,于是不但東廠錦衣衛領著追查期限辦事。西城兵馬司也是上下齊動,一整日下來,京城的治安竟是為之一靖。只他們只有抓人的權力沒有關人的權力,塞滿的卻是順天府的大牢。
    
    忙活一整天熬到了晚上,總旗易正實在是撐不住了。好在上頭的指揮瞧見他這樣子,想到夜間巡查平日都要倚重他,于是就特別開恩,把晚上巡夜的事情派給了其余人。這下子,他方才得以裹上厚棉襖出了衙門回家。
    
    他家就在西城兵馬司對面的羊毛胡同,中間隔著一條河和兩三條巷子。宅子雖不大,可畢竟是在權貴林立的地方,一來穩妥安全,二來偶爾也能占占人的光。再者,如今的王妃駙馬等等都是在民間選,指不定他家里能出個貴人也未必可知,到了那時候,他既不用做事就能謀一個指揮副指揮的銜頭,總好過現在這樣沒日沒夜的被人差遣。
    
    在漫天大雪里頭進了家門,他在北房正屋門口隨手將蓑衣斗笠脫下往小廝手里一塞,便進了門去,一抬頭就看見自家內弟正站在那里,原本就壞的心情立時更添三分煩惱。一屁股在正中的椅子上坐下了,他就沒好氣地說:“你來這里做什么?”
    
    “姐夫,我想借您這地方暫住兩天。”
    
    “不行!”
    
    易正最看不上這個其他本事沒有偏愛鉆營的小舅子,聞聽此言立刻皺起了眉頭:“你被左軍都督府趕出來后,不是在兵部謀了個好差事,而且你在管天財庫的太監那兒使了好處。不是早就謀了一處大廊房住著,用得著到我這里暫住?”
    
    瞧見小舅子那臉一陣青一陣白,兩只手也無意識地絞在一塊,易正頓時想起了今天讓兵馬司上下忙了個人仰馬翻的舊事,面色陡然一變:“你說實話,究竟出了什么事?”
    
    易正的婆娘羅氏是向來沒主張的,但婦道人家難免偏袒自個的弟弟,見丈夫虎了個臉,忙在旁邊幫腔道:“你姐夫問你話呢,還不快答上來?要是能幫的,都是一家人,少不得幫你一把。就是幫不了,也能幫你出個主意!”
    
    “兵部出了那么大的事,我怕……所以昨兒個我就請了假出來……”
    
    話沒說完,易正便是又驚又怒。這會兒他終于想起,自個這小舅子就是在武選司當差,因為會寫寫畫畫,那些個官員也愛用他,莫不是也在那案子里有首尾?想到這里,他再也顧不上其他,一把上前拽著小舅子的衣領。厲聲喝道:“把你做過的好事一五一十說出來,要是漏了一個字,你就是被扒了皮我也不管了!”
    
    羅二本就是心里七上八下,所以雖說同伴讓他出城,他卻思來想去還是不敢,于是投奔了姐夫來。此刻見雄武有力的姐夫大發雷霆,他頓時身子軟了半邊,好半晌才帶著哭腔說:“姐夫,當初我是在左軍都督府當差的,原本沒想挪地方,誰知道莫名其妙得罪了上頭,還是想好的班頭給謀的兵部差事,我充其量就是替武選司里頭的員外和主政收錢的,每筆過手能得一千文錢的好處,還幫著送過幾封信,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姐夫,要是我說的有一句假話,管教雷劈死我!”
    
    事關重大,縱使易正想偏袒這個小舅子,也得為自己的身家性命和一雙兒女想想,因此,盡管小舅子賭咒發誓,他仍是不敢輕信,略一思忖便突然使出了往日拿賊的本事,隨即竟是抽出褲腰帶來把人利索地捆將了起來,隨即方才在褲腰上打了個結。
    
    “你這是干什么!”
    
    “婦道人家你少管!要是不想抄家滅族,你就在家里好好呆著!”
    
    撂下這話,易正匆匆到里屋又找了根腰帶系上,出來之后又抓起進屋時剛剛脫下的大棉襖穿上。這才拎上人往外走。這下子,剛剛懵了的羅二終于回過神來,立時哀求不斷。等到了院子里被冷風一吹,他一下子住了嘴,惡狠狠地嚎叫了一聲。
    
    “姐夫,你別那么絕情,要是我有事,你和姐姐就好得了嗎!”
    
    “小兔崽子,威脅到我頭上來了!這不是害你是救你,你要是就這么躲了跑了,到時候事情更說不清!”拎著羅二的易正冷笑了一聲,聽小舅子沒聲音了,他又添了一句,“這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否則哪這么便宜!我上次見過兵部張大人一回,這次試著去求求那位,否則要落在別人手里頭,你還不是生不如死?”
    
    說話間,郎舅倆已經是到了最外頭的院門。一手挾持著羅二的易正才剛打開門,就看到一騎人飛馳而來,恰恰停在了門前頭。他幾乎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右手往腰中一摸,見佩刀還在。這才有了些底氣。眼見那人下了馬就往自己面前走來,他更是一顆心提了上來。
    
    此時的雪已經稍微小了些,但這條胡同住的都不是什么大富大貴的人家,因此門前自是無人掛燈籠,但因為下雪天雪地反射的光芒,他勉強還能看出來的是一條彪形大漢。待人再近前些,他依稀覺得那人的容貌仿佛見過幾次。
    
    “可是易正總旗?”
    
    “是我……”易正答了兩個字,旋即一下子想起在哪兒見過對方,頓時又驚又喜,“尊駕可是跟兵部張侍郎的?我上回巡夜時見過你……你忘了,你還給我看過張大人的銀章!”
    
    張布只是循著地方找來。看著雖只是單身一個,外頭卻已經預備好了十幾個家丁,此時聽見易正這么說,他少不得又打量了易正兩眼,卻已經是沒什么大印象,但之前那天夜里抓“賊”的情形他卻還記得,于是便笑了笑:“易總旗倒是好記性,那么黑的天瞧過一眼,居然還能記得我。”
    
    他原想進去說話,但瞅了一眼易正手里提的人,倒改變了主意:“你這提著的人是誰?”
    
    易正一認出張布心里就直犯嘀咕,須知人家是兵部侍郎家的家人,在外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巴結,上這兒尋自己做什么?然而,看了看手中的小舅子,他還是把那些話都擱在肚子里,把人往地上一扔就上前深深打了個躬。
    
    “張大哥,不管您是為什么事來的,都先請聽我說一句。我這個不爭氣的小舅子原是在兵部武選司當差的,因為昨日的事受了驚嚇,不合逃到了我這兒。我正準備綁了人向張侍郎請罪。看在咱們有緣一面的份上,您能不能替我引見引見張侍郎……”
    
    張布一時半會吃不準對方是否已經知道了什么,但這原本就并不重要。因此,他只是猶豫片刻便點點頭說:“我家后院有家人說夜半起夜時瞧見有黑影,所以我家大人是差我來問問西城最近可有什么賊盜出沒,因你們兵馬司說這都是你的首尾,我這才過來一趟。你既說你小舅子是兵部當差的,我倒是可以明日去通報大人一聲。不過……”
    
    “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有了這么一句話,易正長舒一口氣,慌忙連連點頭。可一聽到那最后兩個字,他登時心中一凜:“張大哥難道是還有為難之處?”
    
    “我今天去兵部衙門時聽人說,大人得知武選司的皂隸三個全都告了假,大為震怒,因為生怕其中有情弊,所以已經知會了錦衣衛和東廠……”
    
    錦衣衛!東廠!
    
    易正只覺得每一個毛孔都在從里往外透寒氣,本能地瞧了一眼手中的小舅子。他原以為不過是收受賄賂傳遞消息。再怎么都是上官頂著,若是想想辦法,頂多也就是杖刑流放,可要驚動錦衣衛東廠,那得是多大的罪名?要不是知道張布是從西城兵馬司過來的,而且事情也已經遮不住,剛剛那一瞬間,他連殺人滅口的心思都有了。
    
    “要不這樣,張大哥請屋里說話。”
    
    眼見張布跟隨自己進了屋子,易正連忙喝了小廝關門,隨手提了小舅子急匆匆進了正屋。見婆娘滿臉詫異,他少不得板著臉訓斥她不得多言,把手里人丟下了之后就迎上前去打簾子,滿臉堆笑地把張布讓進了屋子。等到人坐下,寒暄幾句,他也不探問事情緣由,直截了當地站起身來:“張大哥,我這內弟雖然不成器,但也做不出怎樣傷天害理的事情。您既然來了,要問什么話您自便,我和婆娘先到外頭避一避。等問完了該送哪送哪,我絕不含糊!”
    
    撂下這話,易正便二話不說拖上了婆娘出了屋子。見得這一幕,張布不禁定了定神,見地上那羅二已經是駭得上下牙齒直打架,他不禁頭痛了起來。他這讀書識字都是在張家里頭學的,武藝他有自信,可做事卻是離機敏練達還有點距離,更何況讓他問話?于是,左思右想,他就索性沉下臉。
    
    “把知道的都說出來,否則你就明天上錦衣衛去說好了!”
    
    事到如今,羅二已經是魂不附體,哪里敢隱瞞,一五一十,就連周平安尚雍的一些陰私事都沒有漏過。張布也顧不得這些,認認真真全都記在了心里,等回味一遍之后,他突然又問道:“我再問你,你當初在左軍都督府中,得罪了誰,這才被趕了出來?”
    
    “小的得罪了……得罪的是左軍都督府都督同知……就是武定侯。”
    
    張布對于武官的熟悉遠過于文官,但武定侯這三個字對于他來說并不算常見,所以歪著頭琢磨了一會,這才依稀想起仿佛是郭。該問的都問完了,他就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地上蜷縮成一團的羅二就出了門去。見易正正緊裹著棉袍撐著傘在雪地里等著,他就走了上前。
    
    “你內弟雖說沒犯大事,終究是牽連上了。這事情是錦衣衛和東廠管,我家大人也不好胡亂插手。不過,我用我家大人的名義去錦衣衛那兒打個招呼,總能讓他少吃點苦頭。若真是只有他說的那些,而且憑著這個又能拿到其他人,那他戴罪立功,到頭來興許能逃過。”
    
    易正本能地看了一眼西廂房,依稀能看到婆娘在棉簾子后頭躲著,心里不禁嘆了一口氣。然而,這已經是人家能給的最大保證,他也只能僵硬著腦袋點了點頭,卻是訥訥說不出話來。
    
    “這樣吧,你隨我一塊走一趟,也免得有什么掛心。”
    
    有這么一句話,易正自是大喜,慌忙連聲謝過,等回了屋里對婆娘吩咐了一聲,他就立刻跟著張布出了門。一路出了胡同,他就只見風雪地里陸陸續續有人迎了出來,頓時覺得喉嚨口發干,這才慶幸先前沒有一時糊涂做傻事。等到進了錦衣衛衙門,他就更是一個字都不會說了,一應畫押等等都是人家說什么他就做什么,最后退出來的時候方才一個激靈驚醒。
    
    “張大哥……”
    
    “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只要你那內弟先前沒說假話,他就能戴罪立功。”
    
    話雖這么說,張布心里卻惦記著另外一件要緊事。因此,別了易正,他便拍馬往兵部衙門急趕。等站在衙門門外雪地里等的時候,他不禁在心里有些惴惴然。要不是生怕遲了來不及,怎么也得給張越送個訊息,剛剛卻只有先斬后奏了。若是恩主怪罪下來,那又如何是好?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