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836 婚事保媒


   第八百三十六章婚事,保媒
    
    英國公張輔隨同皇帝巡邊。王夫人膝下雖有兒女,但年紀大了難免寂寞,孫氏就時常把杜綰和張菁帶過去相陪,再加上李蕓鄭芳菲等幾個小一輩的侄兒媳婦,成國公夫人沐氏和幾個相熟的公侯伯夫人也常常登門,因此偌大的英國公園倒是熱鬧的時候居多。
    
    這天,由于再過一個多月便是公公河間王張玉的祭典,因此,盡管前兩天才剛出過事情,王夫人仍是把孫氏和杜綰都請了過來,張菁如今已經不再天天上學,但記掛著天賜和張恬張悅,也涎著臉一塊來,只在屋子里坐坐就跑去找弟妹玩鬧去了。孫氏和杜綰才坐了片刻,還沒來得及說上幾句話,外頭就有人報說,成國公夫人沐氏、武安侯夫人和武定侯夫人都來了。
    
    “今天我又沒下帖子,怎么來得這么齊全?”王夫人詫異得很,隨即又看著孫氏和杜綰笑道,“說不定是因為你們來了,她們聽到風聲這才齊齊登門。”
    
    “嫂嫂偏取笑我們!”孫氏如今在王夫人面前也不似從前最初那樣拘束。臉上一直掛著高興的笑容,此時就開口說道,“三位夫人既然都來了,不如讓綰兒去迎一迎?”
    
    “也是,我下頭沒有兒媳婦,便只能偏勞越哥媳婦了,橫豎我看你也和看自己的媳婦差不多。”王夫人微微一笑,就沖杜綰點點頭,“沐夫人你是見過多回的,該怎么相待就怎么相待,武安侯那位陳夫人雖說性子激發,但也是爽利人。武定侯李夫人倒是來的少,我對她也不太熟悉,你只要恭敬些也就過去了。碧落,你陪她一塊去。”
    
    杜綰笑著應了,等和碧落一塊出了屋子,報信的媳婦忙迎了上來,又有三四個丫頭跟在后頭。一行人到了二門,正好三輛馬車停在門前。頭一個下來的是成國公夫人沐氏,她如今尚不滿四十,她是國公千金,嫁的又是國公,膝下有嫡子,生活自是優裕。此時,她在大紅絲五彩通袖外頭罩著彩蝶穿花的褙子,頭上卻并不著誥命常用的金梁冠,只是一支金珠牡丹。正好襯著她白皙圓潤的臉。她和杜綰極其熟悉,才下車便拉著杜綰的手寒暄了一陣,隨即才轉身待其他人下車。
    
    武安侯陳夫人和武定侯李夫人先后踩著凳子下車。陳夫人已經是五十出頭,由于武安侯鄭亨長年在外鎮守,她獨個在家守著,自然更是蒼老。但即便如此,她此刻的頭發仍是梳得一絲不亂,用小珠慶云冠壓住,但花鈿珠翠卻用得極少,統共就只一支翠玉簪和一支壓鬢雙頭釵,和那身鴉青色的柿蒂窠蓮花紋的長衣相得益彰。而武定侯李夫人則是不同前頭三人,大紅遍地金百鳥紋妝花通袖,紫紅色的織錦翟紋褙子,頭上閃亮亮的金寶鈿花和珠翟翠牡丹翠葉,這種珠光寶氣的架勢竟是不多見。
    
    心里納罕,杜綰面上卻是笑吟吟的趨前見過,而李夫人待她卻是極其熟絡,又是笑問家里情形,又是問張越前日遇險的細節,竟仿佛是常來常往的親友一般。直到眾人往里走時,李夫人仍是讓著另兩位走在前頭。硬是拉了杜綰落在后頭。
    
    “我聽說你家如今有位待嫁的小姑?”
    
    杜綰自回京以來,也不知道聽多少人問過這話,因此自沒什么可詫異的,當下就笑著答道:“三妹妹如今還小呢,不過才十一歲,老爺太太都疼她,所以要說待嫁還早了些。”
    
    “可不是這話,也就是再過兩年就能成婚了,如今可不是得挑起來?”李夫人朝前面兩位看了一眼,因笑道,“我家的聰兒今年十三了,他是家里的嫡長子,從小跟著先生啟蒙讀書,又跟著家里頭的那幾個老家將學武,卻是和那些紈绔不同。他日后是必定要襲爵的,所以我家侯爺一直想給他尋一個知書達理的媳婦。”
    
    這便是求親的話了。盡管從前也遇到過不少明示暗示,但如李夫人這樣剛剛見面就主動提上來的卻還是第一遭,因此杜綰原本的疑惑頓時更深了些。一路往里頭走,她便故作不好意思地說:“三妹妹是老爺太太唯一的女兒,就是我家相公也寵著護著,這事情我這個做嫂子的真是難以做主。說句讓夫人見笑的話,平日里就是太太也讓著她三分,我哪敢逾矩?而且,英國公夫人也向來喜愛她,都說她的婚事要她親自點頭呢。”
    
    見李夫人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隨即就再也不提此事,杜綰頓時松了一口氣。諸勛貴家的子弟如何,別人不知道,她卻清楚明白。為了張菁。再加上張越索性連孟昂的婚事都讓她一塊幫著看看,所以她往來勛貴之間,冷眼旁觀也不知道瞧了多少號稱名門淑媛的千金,多少號稱英武之才的公子。當面覺得不錯的,事后張越總能讓人查出這些年輕子弟的真實秉性,所以,武定侯家的嫡長子郭聰她雖不曾見,人品才貌如何可了然得很。
    
    和洪武朝的其他勛貴相比,武定侯家自然還算不上敗落。然而,郭英自永樂元年去世之后,武定侯的爵位整整空缺了二十年,直到仁宗皇帝朱高熾即位,方才因為郭貴妃的緣故加恩其兄,于是郭越過論理該是嫡長的兄長郭鎮襲封了爵位。為著這個緣由,郭鎮的妻子永嘉大長公主滿心怨憤,其他郭家子弟也都是心有不平。若是郭貴妃還在也就罷了,但郭貴妃已經殉葬,郭家上下的家務就漸漸鬧開了。畢竟,郭英當初有十二個兒子,長房不能繼承爵位,憑什么就輪到了非嫡非長的郭?
    
    況且,郭聰與其說是文武雙全,還不如說是兩樣都是半吊子。不過是吃祖上余蔭罷了。
    
    一行人到了上房,王夫人少不得和孫氏一起到門口迎了迎。她和沐夫人是最熟識的,彼此一見面,她就打趣道:“平日總是好些天不見人影,今天是哪里來的興致,約了這許多人上我這兒來?”
    
    “哪里是約好的,真是半路上可巧遇到的!”
    
    沐夫人向王夫人擠了擠眼睛,當先和她并肩進了屋子,趁著后頭人還沒上來就低聲耳語道:“武安侯夫人倒是正好到家里來,說起你家的園子,她就提起。武安侯胡同那邊究竟是地方小了些,想擇個地方也造個園子,所以拖著我來瞧瞧。可武定侯夫人卻真是半路上遇到的,就在火道半邊街上。他們家并不常常和其他各家往來,她這突然上門恐怕別有名堂。剛剛進來這一路,我瞧見她和你家越哥媳婦嘀嘀咕咕老半天。”
    
    一聽這話,王夫人心中自是明鏡般透亮,遂看了一旁的孫氏一眼。待到內間暖閣中,一應人等分賓主坐了,她就讓身旁的丫頭去用前時張太后賞賜的六安茶泡茶。待丫頭用雕漆茶盤送了六個鈞窯白瓷盞上來,眾人一一捧在手里,王夫人呷了一口就放下了。
    
    “太后賜茶的時候還贊這茶湯香氣清高,味甘鮮醇,我平日里也喝六安茶,卻畢竟不如這貢茶,所以一直藏著,今天正好拿來待客。難得來這么多人,劉媽媽,去把孩子們叫來,讓他們認一認長輩。”
    
    杜綰見王夫人開口叫人,就跟著站起身道:“大伯娘,還是我親自去吧。”
    
    王夫人點了點頭,杜綰便轉身去了。她是常來常往的,出了門只叫了自己帶來的丫頭小伊跟著,熟門熟路地到了幾個孩子讀書的一心閣。這兒已經是屬于外院,她在門口略站了站,立刻就有在這兒服侍的小廝過來。杜綰便說是王夫人傳話讓少爺小姐們去見客,讓張菁現先出來,他躬身答應一聲,轉身一溜煙就往里頭走,不一會兒,身穿蔥綠潞綢小襖的張菁就溜了出來。
    
    “嫂嫂,先生正講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呢,什么要緊客人要我們去見?梁先生的規矩大伯娘和娘她們都是知道的,怎會讓人打擾先生講課?”
    
    “天賜和靜官他們自然可以對人說是先生講到要緊處不能出來,可人家要見的本就是你。”杜綰見張菁滿面狐疑,就吩咐那小廝繼續好生看著。攬著她便轉身往回走,在路上就低聲提醒道,“這沐夫人和陳夫人你是常見的,但武定侯李夫人你不曾見過,我聽那口氣就是沖你來的。記著,到了人前小心些,且看看她如何。”
    
    張菁年紀雖小,人卻機靈,一聽這話頓時輕哼了一聲。等到了王夫人上房那大院,她隨著杜綰一塊踏進穿堂,剛剛還有的笑容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小公雞似的驕傲。瞧見她這副打扮,杜綰哪里不知道她的主意,進了正屋時少不得在旁邊提醒了一句。
    
    “別太過火了,過猶不及!”
    
    “嫂子,你就看我的吧!”
    
    屋子里不是國公夫人就是侯夫人,孫氏一個二品夫人原本該是最不起眼的一個。然而,王夫人不會冷落了她,沐夫人和她熟了,陳夫人則是喜她說話直接爽利的性子,唯一一個很眾人都沒有太多往來的李夫人是有意逢迎,到頭來孫氏非但沒被冷落,反而覺得那話頭都是繞著自家兒子,心中自有幾分竊喜。待到媳婦和女兒一同進來,女兒向別人一一行過禮后就一頭扎進了她的懷里,她愣了一愣之后就浮上了滿臉笑容。
    
    “怎的就你一個來了,天賜和靜官他們呢?”
    
    “他們原本是要來的,可這還是梁先生上課的時候,我當然攔在了前頭。”張菁振振有詞地說道,“都是拜過師長的人,又是正在學圣人的大道理,總得分個輕重,眼下丟下講了半截的課來拜會客人,還不如等午間課上完了再來。大伯娘,我說的對不對?”
    
    王夫人見張菁仰著甜美的笑臉看自己,知道這古靈精怪的小姑娘是故意的,頓時苦笑道:“都是我和你母親把你寵壞了,說話做事沒一點分寸!”
    
    “大伯娘!”
    
    張菁撒嬌扮癡地上前纏著王夫人膩了片刻,又笑著一一上前向沐夫人和陳夫人賠禮。陳夫人也是張家的鄰居,早領教過她的這般光景,當即順著那話頭沒好氣地在她額頭上彈了一記:“今天就算你混過去了……成天就是讀書聽講,莫非你打算要你將來的夫婿才高八斗?”
    
    “才高八斗倒未必,可不能比不上我!”張菁笑著看了看滿堂頂尖的誥命,卻是半點沒有姑娘家的怕羞為難,“這四書五經總得會,唐詩宋詞不會做可也得會用,還得有一手好書法,博覽群書……還有,我三哥是進士,他總不能比我三哥差。”
    
    不等她說完,陳夫人就終于忍不住了,摟著她笑罵道:“小丫頭不害羞,居然還真的一樣樣擺條件了。都和你三哥比,你怎么不看看咱大明可還能再挑出一個你三哥這樣的異數?罷了罷了,我倒要看看,將來什么樣的婆婆敢挑你這樣的媳婦!”
    
    沐夫人也在旁邊搖頭道:“極是極是!菁丫頭這脾氣不做男人可惜了,要她洗手作羹湯侍奉公婆,那樣子我可是想象不出來。”
    
    李夫人幾次要插話都被別人搶在了前頭,再看張菁那驕縱的言行,心里不禁對丈夫郭的吩咐生出了怨言,最后不禁心想,自己該說的明示暗示都已經撂出去了,別人既然并不接話茬,她這個武定侯夫人何苦糾纏不休?這滿京城那么多適齡的閨秀,哪個不想當未來的侯夫人,就算張家如今炙手可熱,難道自個家的侯門還要去求人?
    
    于是,中午王夫人留飯,她嫌自個在這兒處處顯得像外人,便匆匆告辭了。她這一走,別人才舒了一口氣,而杜綰順勢在孫氏耳邊提醒了一聲,原本就是為這事來的孫氏忙拉著王夫人說:“差點把正事忘了,今天我帶著綰兒和菁兒過來,是有件事想求嫂子你幫忙。菁丫頭他爹和他哥哥替她相中了一個人,想請嫂子保媒。”
    
    剛剛才打趣過張菁,這會兒偏提起這事,別說王夫人,就連沐夫人陳夫人也來了興致,紛紛問是誰。而之前還信口開河亂說一通的張菁瞧見這一幕,卻是臉色微紅,二話不說就溜了出去。這時候,孫氏方才把張倬張越父子商量的事抖了出來,王夫人恍然大悟之后,便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倒是其他兩位甚是納罕。
    
    她們家里是沒有適齡的子弟,可京里適齡的勛貴子弟卻是一大把,其中不乏像武定侯家這般要承襲家業的嫡長子。放著這些富貴人家不要,偏要許一個寒酸舉人,這張家的心思,別人還真是琢磨不透!
    
    ps:用了五年的寬帶都好好的,偏這些天老是出問題,害的我上傳書還得抓緊時間其他網站都還能湊合,可作者專區完全不配合,常常是一天只有幾分鐘好的時候。可憐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