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846 煞星到


   在到杜綰滿臉不可胃信的驚愕,張箐就冷笑道!小回貿訛,紋一回直接去尋大伯娘了。你不知道,那位武定侯夫人這回是替自個的次子求娶悅妹妹。若是恬妹妹,大伯娘必定直接就回絕了,可悅妹妹畢竟是庶出,求娶的又是侯門嫡子。她便有些猶豫,當面卻不曾答應下來。只說是年紀等人走了之后。大伯娘和娘大嫂四嫂她們卻議論了好一陣。”
    
    正如張晉所說,如果只是求娶張恬,杜綰自然知道王夫人絕不會輕易答允,但求娶的是張悅,情形就不一樣了。就算王夫人不肯,只怕那位鐘姨娘也會有些動心。如今的郭家雖說不如往昔,可畢竟那是侯門嫡子。可即便郭家沒有問題。那一家現在就為了一個爵位差點打破了頭,以后嫁過去能有好日子過?
    
    “還有呢,有人拐彎抹角問娘,說是我這樁婚事如何定下的,滿京城的好人家,為何非要挑一個父母雙亡要家世沒家世,要錢財沒錢財的。還是娘厲害,直接冷冷地就把話丟了回去,說是家世好未必人品好。現在錢財多未必將來錢財也多。二十年河東二十年河西,嫁女兒為的是太平,寧可嫁一個知根知底的人家,也不要圖那高門虛榮。娘說的真好,要是鐘姨娘能聽到這話,肯定也不會答應那樁婚事,我是覺得那位武定侯夫人為人假得很,有那樣的婆婆,要多膩味有多膩味!”
    
    “不是天下的姑娘家都有咱家那樣的爹娘,也不是天下的姑娘家都有你那位哥哥!”
    
    杜綰笑吟吟地用手指刮了刮張晉的臉皮,隨即點點頭說:“就為了進來和我說這個?說完了趕緊回小議事廳,那兒的媽媽和媳婦們只怕還等著向你稟報事情。年前用度多,一樣樣繁瑣得不得了。你可得盤查仔細。”
    
    “嫂嫂!”
    
    撒嬌歸撒嬌,在杜綰面前磨了一陣子,張普終究是沒再多留,只狠狠地向杜綰敲詐了年后幾天陪自己出去玩。得到許諾了之后,她這才心滿意足地走了。自然。她心里知道,這嫂嫂和哥哥一說,要真是查到那武定侯家次子品行不端或是其他有的沒的,這婚事就成不了。張悅總是她的堂妹丫頭怯生生的。要真有個惡婆婆,日后可不得倒霉死?
    
    送走了張晉,杜綰一面做事一面思量。沒多久,崔媽媽掐著時間。拿著空匣子出去到后門等著。等接到張布親自送來的那個包袱,她就立刻雙手抱著回轉了去。她雖不知道是什么賬本要天天送,又這么要緊。卻知道張越和杜綰親自吩咐的事必不能怠慢,因此路上哪怕是相熟的人,她也只是微一點頭。并不多言,直到最后平安將東西送到了正房。
    
    冬至假期結束。張越一到衙門理事,囂,恢復了那種忙忙碌碌的日子。一旬之內幾乎只有兩三天能回家過。這一天他難得在戌時一剪回了家。進屋才脫了公服換家常便服。他就聽到正親自為自己穿大襖的杜綰在耳畔輕聲說:“待會見過爹娘早些回來,我有事對你說。”
    
    “正每,我也有話對你說。”
    
    話雖如此,難得回來的張越卻是給母親孫氏絆住,嘮嘮叨叨囑咐了一大通,索性父親張綽話少,即便如此,等他最終脫身回到屋子里已經是小半個時辰之后了。回到正房暖閣在撫上坐下,他就看到崔媽媽把丫頭們都帶了下去,杜綰方才在對面坐了。
    
    “成國公今日休假在家,武定侯去府中拜會,送了兩匹最心愛的名馬和一把祖傳寶劍”再加上絕版古書四部。兩人在書房議的事究竟說了什么誰都不知道,只知道武定侯出門的時候失魂落魄,上馬的時候不幸一腳踏空,結果摔折了腿,已經去左軍都督府告了假。這事你可知道?”五府和兵部不相統屬,但相比五府。這些年來,還是兵部對天下將兵動態了解得更深。兵部有官員告假五府未必知情,可五府都督一級的人告假,兵部自然沒有不知情的道理。張越略一沉吟。便開口問道:“我已經知道了,只還沒來得及細想,你既然專提這個,想是有什么收獲?”
    
    “武定侯夫人今天還對大伯娘提了次子的婚事,想把悅姑娘定下來。再加上前頭這樁,足可見武定侯應當是心虛。這些天,武定侯夫人頻頻四處走動攀親事,長子不成便談次子,看上去期翼能拉上誰家。可歸根結底,郭家的爵位并不穩當。要做其他的事情,郭琺還沒那么大的膽子。”
    
    見張越不說話,杜綰又壓低了聲音:“今天張布那邊送來的消息。有一條是說,武定侯府昨日以長子暴病為由,把人送到城外田莊上去了。武定侯田莊上究竟不比家里。消息容易打聽些。據說這位大公子出馬車的時候是被人抬著的,應該是挨了一頓好打。我早聽說這位大公子名聲不大好,只怕有些事情要著落在他的身上。”
    
    “這到是有趣”對了。明天我耍親自去一趟通州,你聽我說,”
    
    自從遷都北平以來,一條貫穿南北的運河,就成了整個大明的命脈。如今海船運糧還只是開了個小口子,大部分的漕糧仍是從運河輸送。一年之中,南糧北運高達四百萬石。而由于元朝所修建的通惠河早就因為元末明初的戰亂而荒廢,因此漕船到通州張家灣碼頭之后,便的由陸路轉運到京城,幾十里陸路便從未有停歇的時候,沿路大車絡繹不絕。
    
    然而,如今已經是到了運河的封凍期,那漕艇如織,插桿如林的情形自然是看不到了,就連向來熱鬧的通州城也比平日冷清了好些。托那條運河的福,通州城內的百姓往往都是幾十上百年代代相傳的營生。住在城里的有的是運河上拉船的纖夫。有的是修漕船的工匠手藝人有的是碼頭上裝卸貨物的苦力,有的是開客棧飯館牙行,倒是正經耕種田地的沒有幾個。
    
    而除了衛所糧倉之外,通州還有三座糧倉,其中通濟倉專事漕糧轉運,因此通州亦是京衛駐扎的要的,城里城外總共駐扎有通州衛、通州左衛、通州右衛、定邊衛、神武衛,五衛總計兩萬余人。這其中土生土長的北方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八辦廣,有的是跟隨詩都討來的南人,有的是從其他衛所汝,對于這兒的日子自然有的喜歡,有的不樂意。
    
    這會兒,通州北邊城門處,定邊衛的一個百戶就帶著幾個軍士等候在那里。此時風大,盡管是等在城門的門洞里,但寒風還是可勁兒地往領口袖口鉆,一行人哪怕是袖著雙手使勁跺腳,可還是架不住這生冷生冷的架勢,到最舟還是守城營的頭兒出來招呼了一聲,幾個人方才到了有火盆的地方取暖。
    
    那守城營的頭線見百戶一進門便連打了幾個噴嚏,不禁好奇地問道:“這大冷天的,連南邊做生意的商人都在家里舒舒服服過冬了,京師那些當官的也不在衙門好好享福,跑這兒來做什么?”
    
    “是上官派下來的差事,說是交趾那邊來的人到了,京師總得派個。人過來一塊安置安置。但既然只是我來。又只這么幾個,料想來的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大約是禮部的主事或員外郎,了不起兵部派一個人陪著來。天氣這么冷,明天要往京城祿米倉押送的那一批糧草卻是重中之重。為了這個幾位大人還扯皮了好一陣子,拖延了幾天,說不定京師來人還得催著這個。”
    
    “反正發火也發不到你頭上”要說先頭那位張侍郎遇刺,我還以為鐵定會掀起大案,結果都是錦衣衛在查,他倒是沒什么動靜。話說回來,真要死查冒名頂替,咱們這通州”
    
    “這些話也就只能私底下說說。冒名頂替呸,要不是這次冒名頂替的極可能是圖謀不軌,上頭會這么查?別的不說,就說咱們定邊衛。吃空額的難道還少?不過你可聽說了,京師那邊武學開始建了?這對于咱們這等世襲軍職的是好事,要是孩子能出挑些,說不定不用窩在這兒當個小軍官,要是能在禁衛當中露露臉,以后前程就都有了!”
    
    兩個頭頭嘀嘀咕咕,下頭的軍士則是擠在火盆前頭烤火。雖說比不上貴人們用的那些沒有絲毫煙火氣的紅蘿炭銀骨炭,但在這大冷天里。能有柴炭取暖就已經知足了。彼此之間小聲說著那些妓察里的葷段子,他們不時發出陣陣會心的竊笑。根本沒把差事放在心上。
    
    就在眾人冰冷的身上捂熱,懶洋洋的有了些睡意的時候,外頭突然傳來了一聲嚷嚷:“頭,人來了,好多人!”
    
    一聽好多人,守城營的頭兒和那百戶不禁面面相覷。兩人慌忙披上外頭的大襖站起身來,那千戶更是到火盆邊上一腳踢起了兩個正在打瞌睡的屬下,厲聲叱喝了幾句就出了營房。到了門洞處,他們就看到了那邊正在打頭的幾個人。然而。此時此刻,他們卻無心去認這幾個人的臉,因為在他們后邊,還有黑壓壓至少幾十個身穿紅杵襖的軍士。
    
    不說是兵部和禮部的司官嗎,怎么這么前呼后擁的?
    
    一時間,別說那百戶唬了一跳。就連守城營上下也都是面面相覷。只不過,雖不知來的是誰,但這排場既如此,總不是尋常人物,那千戶急忙迎了上前,待離著最前頭的一匹丐還有數步遠時,眼神頗有些不好的他方才終于看清了來的人。覷著那年輕溫和的面孔,幾乎是下意識的。一個名字猛地迸上了心頭。
    
    莫不是那個煞星?可他來通州干什么?這里沒什么大事要驚動他吧?心生驚懼的他不敢遲延,也顧不得這城門口的青石地上又冷又硬。直接往地上跪了下去,口中說道:“卑職定邊衛百戶秦和,拜見大人。”
    
    他這一跪,后頭其他人雖摸不著頭腦,可只要是不傻的,全都跟在后頭呼啦啦跪了一大片。而馬上那人只微微一愣,隨即以為對方認出了他來,便淡淡地說:“都起來吧。本司路過這里公干,與爾等無關。
    
    此話一出,秦和不禁一愣。這年輕人看上去年不滿三十,和傳聞中的那人頗為相似,可這自稱本司卻又著實沒有道理須知張越已經官至兵部侍郎,這本司又是從何說起?而且,人又說是來此公干與他們無關,莫非真不是他奉命在這里等的人?
    
    想到這里,秦和就乍著膽子問道:“大人,卑職奉命在這兒等候京師來的大人,您真不過…”
    
    “本司督北鎮撫司,要奉命迎接也輪不到你。讓你的人和守城營移開拒馬讓路!”
    
    北鎮撫司!
    
    這四個。字聲音不大,但城門前的人卻全都聽清楚了,當看到來人亮出腰牌時,這邊一大堆人再無懷疑。暗地里嚇得一哆嗦的人不在少數。秦和世顧不得懊惱認錯人也就罷了,偏生還認錯了另一位煞星連忙連聲賠不是,又帶著手下和守城營的人移開拒馬。等到一行人過了門洞呼嘯而去,秦和方才使勁吞了一口唾沫。這時候,守城營的頭兒也挪了過來。
    
    “怎么來的是錦衣衛?”
    
    “你也聽到了,人家不是我耍迎的人。那是督北鎮撫司的主兒,說不定就是以后的緩帥。”
    
    兩人竊竊私語了一會兒,還沒來得及回到那暖和的屋子里去,突然又有軍士嚷嚷了一聲。他們倆齊齊回頭,就看到那積雪還沒化盡的路面上有十幾騎人飛馳而來。這一次。秦和就不敢那么莽撞了,快步上前。等到人近前下馬,他打量了一陣這一行人,這才上前廝見。
    
    來人除了七八個隨從模樣的人之外,便是兩個穿戴差不多的官員
    
    在秦和看來,六部衙門的官仿佛都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說話竟都是一個樣。兩人和剛剛那位掌北鎮撫司的主兒一樣,也很年輕,口吻卻客氣得緊,其中一個簡略問了問秦和的姓名官職就直截了當地問道:“方都督他們已經到了?”
    
    “是,方都督一行都乙經到了。隨行軍士和人員都已經安置。是掌印大人親自安排的。”
    
    “那好,勞煩貴官帶我們去營地。”
    
    防:該死的聯,居然敢要挾用戶。真不是東西!昨晚正在工作開會的時候竟然被強制下線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