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852 驚訊


   產夜三更被鬧醒了一次。下半夜張越倒是睡了個香甜覺四竹八化他叫醒的時候不禁覺得神清氣爽。只他雖向來是隨遇而安的性子,天南地北到過無數地方,只要放下心事就能倒頭就睡,在宮里住卻還是第一次。于是起床之后看到是一個小宦官來服侍洗漱,頓時有一種恍惚的感覺,吃早飯的時候不知不覺就走神了。
    
    “曹公公。”
    
    筷子正夾著一根醬乳瓜出神,他就聽到這么一個聲音,一抬頭就看到曹吉祥和一個老太監已經是打起門簾進來了。
    
    老太監戴著烏紗描金曲腳帽,身上穿著半舊不新的背花盤領窄袖衫,臉上皺紋左一道右一道,乍一看竟是很難分辨出年齡來。
    
    昨晚上范弘帶他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不早了,他也不曾見過那位印綬監太監,此時只一思忖,他就知道這老太監必定是掌管古今通集庫的正主了。
    
    印綬監掌管古今通集庫,以及鐵券、誥敕、貼黃、印信、勘合、符驗、信符等事,原本在十二監四司八局之中極其清貴,但隨著司禮監的地位日漸拔高,御馬監又掌了兵權,這印綬監在二十四衙門中的地位便不尷不尬了起來。老太監又是生就了一幅凄苦臉,不得貴人歡心,自是知趣地不求那些露臉的事,此時此刻。他依舊是那副面孔相見,坐了一會兒略說了兩句話,不外乎是有事您說話,沒事我不來,隨即就借口有事走人了。在達宮里,也不是人人都有心攀交情往上爬的。
    
    曹吉祥好容易把這老太監給盼走了,但仍是親自把人送到了外頭,隨即才打起簾子進來,也顧不上叫人來收拾桌子上的殘羹剩飯,就上前幾步到了張越身邊:“張大人,昨晚上小的從這兒把詔令送出去后。聽說仁壽宮來人去御藥房傳了御醫。那會兒一直沒打聽到消息,等到了今天早上才得了信,是皇太子病了!”
    
    一聽傳御醫竟是說皇太子病了,張越頓時愣了一愣,心里頗有些意外。皇太子還他雖然是沒有見過。但杜綰和朱寧交好,常回來說皇太子畢竟是有福氣的人,落地之后就一直平平安安的,很少有什么頭疼腦熱的時候,幾個月下來就看著個頭重量都見長。如今正在外頭多事的時候,怎么突然這個朱祁鎮就病了?
    
    仿佛是仍嫌剛剛那個消息不夠驚悚,曹吉祥又壓低了聲音說:“還有,因為小的認得的一個奉御往仁壽宮去,結果還沒到門前就被攔了下來。人說是太后有命,即日起閑雜人等不得后宮。他回來之后還悄悄對小的說,東西六宮全給封了。”
    
    這下子,張越不禁更加驚訝。若只是尋常小病,斷然不至于如此。太后一下子擺出了如此警戒的架勢,無疑是在防備什么。除非是有人暗害”可若是如此,一直幫忙照管皇太子的朱寧豈不是說不清楚?想到這里,他眉頭一時緊鎖,可如今他自己也是被困在這古今通集庫,要想做些什么卻是難能,須知天下事中,皇家內務是最說不清的!
    
    曹吉祥把這些消息說了,見張越躊躇,忍不住又訴苦道:“張大人,從今早開始,宮城外那些紅鋪的禁衛就一下子守備森嚴了起來,以前能隨便出宮的宦官也一概拿不到出宮的牌子小的幾次去司禮監,都被打發了回來,說是范公公金公公說了,讓好好伺候古今通集庫這邊的差事小的實在是有些心驚膽戰,會不會是司禮監有什么”
    
    張越瞬息間也想過了范弘和金英會不會和朱祁鎮突然發病的事情有涉,但只是心念一轉就丟掉了這個念頭。那兩人是昔日東宮老人,就是王謹在宮里的時候也得讓他們三分,更何況能得帝后信賴不易。不管用什么法子威逼利誘,應該都是難能說動兩人。因而他便干脆打斷了曹吉祥的話:“這種事情不要瞎猜。”
    
    能因為過不下了宮外的貧賤日子想當人上人而入宮,又在宮中熬了這許多年,曹吉祥自然是有著自己的聰明和計算,因此張越一沉下臉,他就立刻不說話了。見人又回到桌案前坐下,自顧自地處理起那些帶進宮的兵部文書,他佇立片刻就靜悄悄地退到了外屋。
    
    古今通集庫靠近皇宮南墻。又只是收藏典籍,平日里自然是極其清凈的地方,但如今坐在書桌前,張越卻能清清楚楚地聽到宮墻外傳來的整齊腳步,甚至還能聽到搖鈴聲。他在兵部多年,于皇城守備制度也頗為熟悉,內皇城四十紅鋪,外皇城七十二紅鋪,每日夜間傳鈴值守,只除非有要緊關口,方才會白日搖鈴。剛剛過去的這些官軍明顯是穿著靴子,聽那響聲便可斷定兵員數目絕對不止每鋪十名守軍那么一丁點,由此可見極有可能是添人了。
    
    可是,張太后素來是手段老成,不顯山不露水,這次為何會突然如此大動干戈?
    
    一連兩三次整整齊齊的靴子踏地聲過去之后,外頭剛才寂靜下來沒妾久,就突然又有了一陣騷動,仿佛在吵吵嚷嚷什么。聽那情景雜亂,他忍不住皺起眉頭放下手中的筆,隨即站起身出門,到了外間就只見那兒已經是空了,就連曹吉祥也不見蹤影。心覺奇怪,他便到一旁取了大氅披在身上,又掀開最外頭那一層厚厚的藍綢夾棉簾子,這才看清院子里的情景。
    
    只見五六個印綬監的宦官正圍著一個身穿連帽斗篷的人推推搡搡,嘴里冷嘲熱諷不斷。
    
    “這古今通集庫是什么地方,豈是你吆五喝六的!”
    
    “司禮監正五品監承?老子還是印綬監的少監呢,跑到這要論什么品級!誰不知道,要不是你跟著萬郎中出使了一趟瓦刺,早就不知道死到那個犄角旮旯來了,眼下這時辰還跑來添亂,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是,還以為你是陸公公心腹那會兒?陸公公自個都沒掙上一個太監。更何況你?”
    
    這些聲音雖不高,但卻極其刺耳。一旁站在臺階下頭的曹吉祥沒有回頭,可聽見了門簾響動和腳步聲,就知道里頭的張越出來了。遂突心幾二前尖喝道!”程公公興許是奉命來毋張大人。你們別兩咖瀾牡人。也問問清楚再說!”
    
    “你也是司禮監的人,范公公有什么話不對你說,還打發這么個坐冷板凳的人過來?”
    
    那印綬監少監是個高瘦的中年人,昨夜不在這兒當值,今早一來才知道自個做主的古今通集庫竟然給一個外官給占了。他不敢向張越發脾氣,但多年也見不上一趟帝后,此時這心里憋的火自然得沖人發,因此越發尖酸刻薄,“還有,你小小一個長隨,憑什么和咱家你你我我的,連尊稱一聲公公都不會?”
    
    曹吉祥被這尖酸的話頂得心里一噎,正要說話,才網被人圍在當中的那人也不知道是被誰一把扯下了風帽,露出了頭臉來。這下子。不但張越看清了他,他也終于是看到了張越,忙扯開嗓門叫了一聲:“張大人,小的真是有急事!小的是從宮外來的!”
    
    此時此刻,虎著臉還要嘲諷的高瘦少監一下子回過頭來,見張越果真是已經出了屋子,他立時閉上了嘴。作為內官。哪怕并不是常見天顏的,總有幾分說不出的驕矜,可在張越面前他卻未免擺不上來,見那冷目如電一般掃了過來,他禁不住后背心一涼,一時扯動嘴角擠出了一個笑容來。
    
    張越卻沒有看他,而是對程九問道:“你說你是從宮外來的,你不在宮里?”
    
    程九見張越徑直對自己說話。松了一口大氣,忙快步走上前來,施禮過后便急急忙忙地說:“小的是被范公公派去出京辦事,今天才趕回來復命,不想司禮監卻進不去了。因宮中辦事的腰牌尚未回繳,所以才得以進了東華門,可卻進不了仁壽宮。小的在宮中沒什么可說得上話的人,又怕耽誤大事,聽說張大人在古今通集庫,只能來尋您想個辦法。張大人小的剛網從山西回來,是太后讓范公公吩咐的差事
    
    一聽到山西這兩個字,張越心頭一凜。注視了程九片刻便點點頭說:“你隨我進屋說話。”
    
    他既應允了,程九頓時如釋重負,畢竟,這大冷天跑一趟太原,來來回回凍了個半死,若是到頭來耽誤了事情。那責任最后全都是他背。跟著張越上了臺階,他正等著張越先進門,誰知道前頭的人竟是突然轉過身來招手叫人。
    
    張越見曹吉祥動作敏捷地竄了過來,便壓低了嗓子吩咐道:“你去一趟仁壽宮,把他從山西回來的事情通報進去!務必隱秘些,可以用我的名義,興許太后會見你。”
    
    要說同在司禮監便是同仇敵愾,那無疑是天大的笑話,再說曹吉祥又怎會不知道程九名為司禮監監承,實則是比自己這個長隨好不到哪去,所以,剛剛跳出來說話,也不過是瞧著人被人欺負想起了自己的從前,而張越又正好就在背后的緣故。此時聽張越這么說,他立時警醒到興許是真有大事,立馬不敢含糊,連忙答應一聲就一溜小跑往外頭去了。
    
    張越既是一瞬間打消了親自詢問程九的打算,自然不會和人單獨在一塊,見曹吉祥剛剛跑出門不多久,那邊早上出現過的印綬監老太監就慢慢吞吞地進了門來,于是不等他開腔就搶在了前頭。那老太監聽張越說程九是身負要命出宮,今天剛剛回來。立刻把打官腔打圓場的心思全都吞回了肚子里,哪怕是嫌麻煩,也只能吩咐人收拾出西廂把人安置了進去等著。眼見張越回房,他便冷冷瞅著那個惹是生非的少監。嘴里只吐出了一個字。
    
    “滾!”
    
    仍是那張皺紋密布凄苦無邊的臉,但隨著這一個輕飄飄的字,院子里剛剛還驕橫神氣的大大小小頓時作鳥獸散,而想著日后的結局一眾人都有想哭的沖動這宮中一個蘿卜一個坑,古今通集庫雖不是什么一等一的好地方,卻也不壞。早知這個少監如此不頂用,他們何苦在旁邊幫腔,這不合時宜的看熱鬧,還真是要害死人的!
    
    通往仁壽宮的履順門、蹈和門以及正中的仁壽門都已經封了,曹吉祥雖是司禮監長隨,但這等牌名上的人自然不入貴人們的眼,若不是他說自己是打古今通集庫那兒來。是兵部侍郎張越的差遣,根本就不會有人搭理他。饒是如此,層層通報進去,也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方才有人出來,沖他一點頭就擺手示意他跟著。
    
    從藍底金字的仁壽門進去。來人卻沒有把他往正殿帶,只是領到西邊配殿的一間屋子門口,隨即在門邊上輕聲說道:“郡主,人帶來了。”
    
    情知里頭是陳留郡主,曹吉祥大吃一驚,也不敢羅嗦,忙在臺階前跪下。本以為必定是在外頭答話,誰知道里面竟是吩咐他進去。盡管心下不明,他仍是收斂了心神,上前跨過門檻后就連忙跪了,也不敢抬頭,只把張越吩咐的原原本本說了一遍。又將程九闖古今通集庫的事情也不敢隱瞞。
    
    “原來如此”,既如此,你回去把人帶來”剛撂下此話,朱宇突然想起之前張太后清醒時的吩咐,沉吟片刻就立刻改變了主意,“等等,你拿著這牌子去司禮監,讓范公公立匆到仁壽宮來。辦完這一趟之后,你回古今通集庫讓張越和那個程九先等等,我隨后就過去。我派個人隨你過去,行止妥當些,你可明白?”
    
    “小的明白
    
    曹吉祥慌忙叩頭答應,等帶著一個中年宦官戰戰兢兢退出仁壽門之后,他看了看手中的牌子,既是高興,又是糊涂。高興的是總算在一位要緊的貴人面前掛了號,糊涂的是倘若皇太子病了,朱寧怎會不受絲毫影響,只這質疑的念頭在他心里轉了片刻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太后眼里揉不得沙子,既然陳留郡主依舊得寵,他只聽吩咐就沒錯了。
    
    防:工作又延長了”希望十天之內能真正解決,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