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876 天子歸來小年溜號


   東華門的三座券洞如今成了張越入宮的必經之道。畢竟,他可沒工夫經過長安左門再走過那長長的一段甬道經午門入宮。事急從權,他如今的責任非同小可,這么一點小要求自然是輕而易舉地給通過了,于是值守禁衛那兒早就熟悉了進進出出的他。
    
    這會兒,他剛剛從內閣直房出來,一面走一面還在心里盤算著吏部那兒的事務。不得不說,他對于吏部的活計實在是不怎么熟,哪怕只是當一個中轉站和簽押人,可總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往上頭蓋印轉發,所以少不得趁著閑工夫瞅上一眼,于是每天本就少得可憐的時間又被壓縮了一大截。所以,他不禁無可奈何地膜謗起了楊士奇,心想這大明朝對于官員的壓榨真是令人發指,讓他署理吏部,怎么就不知道給他發一份吏部的薪水?
    
    當然,他現在的心情勉強還算不錯,因為仁壽宮那兒總算是有了好消息。張太后如今終于是脫離了最危險的時期,而皇帝行在也是天天有八百里加急送回京城。
    
    直到聽見耳畔傳來了一陣馬蹄疾響,他這才抬起頭來,一看就發現了從東安門處疾馳而來的一行人。
    
    盡管人還太遠看不清面目,但那幾十襲高揚的紅色大氅卻清清楚楚。幾乎是下意識地,他心里迸出的第一個念頭卻是一一莫非是皇帝先回來了?他怎么能這樣入城?
    
    他正想著,那一行幾十騎離著宮門漸近,盡管如此,可這一行人絲毫沒有勒馬的意思,瞧那勁頭仿佛是準備直接沖進宮去。這下子,哪怕是知道對面這撥人能夠在東安門被放行,身份必定沒有什么可疑,東華門前頭的侍衛親軍仍是第一時間提高了戒備。一時間,門券洞里的拒馬擺設到位,城門前城樓上頭都出現了憧憧黑影,直到前頭傳來了一聲高喝。
    
    眼瞅著一行人齊刷刷地勒馬,隨即頭就有人跳將下來,不知道是格認出了人來,徑直喊了一聲是英國公。得知是張輔,正在東華門里頭的張越少不得加快了腳步,驗證了出八令牌之外就緊趕著往那邊走去。果然,早有定見的他只瞧了一眼,就認出了掩在張輔親衛之中的朱瞻基。而幾乎是同一時間,朱瞻基也看見了他。
    
    朱瞻基已經不是頭一次這么急匆匆趕路了。當初徹夜疾馳趕到大寧,為祖父朱棣發喪是一次;后來父親暴斃宮中,他從南京趕回北京即位又是第二次。相形之下,這一路有大批精銳隨行保護,有名將賢臣跟隨,應當是最安全的,可他的心情卻和前兩次沒什么兩樣,甚至可以說更焦急。盡管楊溥他們不過是說了只言片語,呈遞上來的題奏中間也多有含糊其辭,但他卻從其中嗅出了某些意味。所以,他在喜峰口遇上了接駕人等之后,就不顧一切甩下了大隊人馬,輕車簡從和英國公張輔一同趕了回來。
    
    這會兒和張鲇。四目交擊,見張越很快就不動聲色地把目光移開,他忖度片刻就朝張輔后頭靠近了些。果然,張越上前向張輔行過禮之后,就字斟句酌地說:“英國公可是受皇上派遣先回來的?太后中午在仁壽宮召見過楊閣老,這會兒趕過去,太后應該還沒歇午覺。”
    
    張輔自然知道張太后突發心疾,此時聽張越這么說,無疑表明太后的病已經有了起色,他自是如釋重負,而朱瞻基緊繃的臉色也松弛了少許。只這會兒來不及多說什么,張越自然不會急急忙忙稟報個中詳情,于是,核對了通行腰牌,張輔竟破天荒帶了包括朱瞻基在內的四名親衛匆匆入宮,其余人則是在東華門前等候,讓守門的禁衛們好一陣奇怪。
    
    皇帝既然回來了,張越也就不用擔心那么多有的沒的,回了兵部衙門便有條不紊地處理起了各樣公事。有道是人被逼上梁山的時候就會發揮出全副能力,他如今也是一樣,分心二用一面聽報告一面寫題奏,腦子里還時不時猜測一番宮中情形。等到陳鏞說完,他也正好在紙上寫下了最后一個字。
    
    “你回頭把這些天的東西都整理出來,以備詢問。這幾天你也辛苦了。只不過冬至已經賜假,朝廷又多事,正月元宵額外賜假恐怕是難了。還有,今天晚上我告假,兵部這兒你代替當值一下。我之前已經對楊閣老提過此事,他也已經答應了。”
    
    陳鏞看到張越遞過來的那張墨跡淋漓的大箋紙,腦袋有些轉不過來。須知剛才張越就已經對他明說皇帝已經跟隨英國公張輔一同回來,他雖不知道宮中的太后有什么不妥昝,可也知道張越如今既是主理兵部,總得留著備召見,哪里有急急忙忙回家的道理?然而,張越顯然沒有向他解釋的打算,不容置疑地吩咐過后,就把人趕了出去。
    
    冬天的太陽落山格外早,張越進衙門的時候,天光還亮,出衙門的時候,這外頭就全都昏暗了下來。平常這是散衙時分,沿江米巷到東江米巷,四處都可見往東城西城的馬車和馬匹,但如今卻顯得人影寥落冷冷清清。這種情形自從皇帝北巡離開就開始了,從jl到下的文臣武將們,不論品級高低,都習慣了超負荷加班,哪怕不加班也得顧慮到同僚上司下屬的眼光,于是哪怕沒事做,也只得呆在衙門里。
    
    至于十數日前的事情出了之后,這情形就越發變本加厲了。六部五府乃至于都察院的主官一個個全都歇宿在衙門中,下頭的辦事官有樣學樣,自然是只能委委屈屈在衙門里頭搭起了鋪蓋,只可憐這大冷天的柴炭供應實在是不太齊全,如刑部這樣油水少的衙門更是如此,一間間屋子到了晚上簡直能凍死人。所以,各級衙門這些天最招牌的聲音,便是響亮的打噴嚏聲和擤鼻涕聲,就連最是溫暖的兵部衙門,紅鼻頭也比平日多。
    
    所以,這會兒張越在大門口和得信前來會合的兩個隨從見面時,冷不丁就打出了一個響亮的噴嚏。他隨手用細紙一擦,什么也沒說就翻身上了馬。這一路疾馳出了江米巷,他愣是連一個官員都沒遇上,直到上了宣武門大街,行人才比剛剛那地兒多了起來,偶爾還能聽到一陣鞭炮聲。他本能地側耳聽了聽,突然引馬而立,結果身后的牛敢一下子跑過了頭。“大人,有情堤,?”
    
    “有個屁情況!”張越沒好氣地罵出了一個臟字,見牛敢瞪大眼睛看著自己,他這才問道“我只是想著今天果然是臘月二十三過小年,竟然已經都開始放爆竹了。”
    
    牛敢這才恍然大悟,因笑道:“這算什么,大人,咱家里也有爆竹,保管比這些爆竹響亮。別說爆竹,就是其他年貨,高管家也都準備好久了,樣樣齊全。”
    
    見這個大塊頭興致勃勃滿臉認真地夸著自個家的過年準備,張越想要罵上一句,卻又覺得和這蠻牛說理實在是多此一舉,因此二話不說就在馬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子,猶如離弦利砑似的往前疾奔而去。
    
    穿過西四牌樓,往前又是幾條胡同,等他避讓了行人拐進武安侯胡同時,這些天里總是充滿著各種不安定的心,仿佛一下子落回了實處。
    
    為了給家人一個驚喜,張越并不曾派人提前知會自己回來,因此在自家門前下馬時,他就發現東西角門并大門竟然全都關了。沒奈何之下,他只得讓牛敢上前敲門,乒呤乓唧敲了好一陣子,里頭方才傳來了懶洋洋的一個答應聲。須臾,西角門上那一扇小窗就開了,探出來的那個腦袋瞅著牛敢瞧了好一會兒,就笑著打趣了一句。
    
    “竟然是牛大哥你回來了?怎么,是想著臘月二十三過小年還是想著家里媳婦?嫂子早上在后頭廚房做了好多糖糕,少奶奶又給裝了不少盒子菜給她帶回去,要是她知道你回來,準高興壞了……對了,你路上沒遇上連大管事,他親自去衙門逞飯了!”
    
    這門房一面絮絮叨叨地說,一面拉著門閂開門,可等到真把大門打開了,看到一個黑影陡地沖了進來,越過自己就頭也不回地往里走,他不禁愣了一愣,正要開口喝住那人,冷不防肩膀被人重重按了一下,一側頭方才發現是牛敢。“別叫了,大人回來了,今天連大管事可是白跑了一趟!”
    
    由于門房的反應慢了不止一拍,因此,等張越匆匆到二門的時候,那道門也是還關得緊緊的。當里頭人在震天響的拍門聲中埋怨不斷地打開門認出張越時,這才張大了嘴巴,再想奔進去報信,卻已經是給遠遠甩到了后頭。于是,當一路走得背心直冒汗的張越直接撞開門簾搓著雙手進來時,一桌子熱氣騰騰的菜才剛上桌,一雙雙筷子都伸在半空中,眼睛卻全都瞟在了他這個徑直闖進來的不速之客身上。緊跟著,靜官就大叫一聲跳下了椅子。
    
    “爹!”
    
    君子抱孫不抱子這規矩在張越這兒素來不存在一十或者說,因為他的父親張倬就不信這一套,所以他這個兒子更不會矯情一十眼下瞧見小家伙那滿臉興奮的模樣,他索性彎下腰使勁把兒子抱了起來,結果,已經自詡為長大的靜官一如從前小時候的模樣,笑得格外開心。
    
    放下兒子,張越看見三三也一蹦一跳過來,少不得也抱了她一回,掐了掐那粉嫩的小臉,這才上前給父母問安,向紅鸞問好,朝妻子眨眨眼睛,對雙雙驚喜地站起來的秋痕琥珀微笑,又去抱了抱乳母手中的另兩個孩子。當一側傳來某個氣急敗壞的聲音之后,他這才走上前去,卻首先贊許地向張赴點了點頭,夸了他的武業,這才輕輕拘了拘妹妹張菁的腦袋。“都是大姑娘,馬上就要嫁人了,還撒嬌!”“三哥……你故意的!”
    
    一番笑鬧之后,這一別就是二十幾天沒回家,如今竟能回來過小年,孫氐咱是眉開眼笑,慌忙吩咐人去添了碗筷,等到重新坐下張越見人人都看著自己,卻笑呵呵地拿起了筷子遞給上首的父親:“有什么話吃完飯再說,別讓菜涼了,我可是早就餓壞了肚子!”
    
    原本還帶著幾分狐疑緊張的氣氛被他這一句話沖得干干凈凈,因而張倬自然便先動了筷子。他這么一起頭,桌上一眾人便全都開動了起來,只誰也及不上張越的速度,就連因練武而變得胃口極大的張赴也只能瞠目結舌,眼睜睜地看著張越風卷殘云一般吃了這個吃那個,好一會兒方才心滿意足地停了下來,又輕輕舒了一口氣。“不是幾乎每天都讓人送飯去嗎?怎么還這副好些天沒吃過飯的饞相?”
    
    見孫氏又關切又心疼又嗔怒,張越便嘿嘿笑道:“在衙門里吃家里的菜,也吃不出什么滋味來,最初還覺得鮮香,后來就是囫圇吞棗了……不為了這個,再加上英國公回來了,我也不會今天特意趕回來,不就是為了松乏一下,好好過個小年嗎?不是我說喪氣話,給這么一鬧,年初的大長假極可能要泡湯了,接下來還不知道要睡多少天衙門。
    
    張家消息靈通,但英國公回京只不過還不到一個時辰,因而家里人競還是剛剛得知這個消息。張倬問了兩句就岔過了這個問題,而杜綰則是丟來一個征詢的眼神,見張越微微點了點頭,她頓時放心了些,卻不得不考慮某件事該怎么說。畢竟,至今為止證據全無。
    
    就當孫氏笑呵呵提起了兩日后英國公府的大祭總算是有了人主持,而服侍的丫頭正逞上了一個火鍋時,就只聽外頭突然傳來了噼里啪啦的炸響聲,緊跟著就只聽襁褓中的兩個孩子仿佛受驚了似的,哇一聲先后哭了起來。
    
    得知不是自個家,而是那邊武安侯府傳來的,張越便二話不說地一擺手說:“放爆竹,咱們家也趕緊出去放爆竹,雖說還沒到除舊布新的時候,但也先去去晦氣再說!”
    
    當然,也算是慶祝皇帝和英國公張輔平安回來,太后終于轉危為安,至于他……則是即將在明年某些時候再添上一個可愛的寶貝!∫未完待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