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894 不利


   牌樓著那座張越最井得的產業。如今除了方敬!外,留口曰…書院幾個賃不起房子的少年,不過是搭個伙住宿,并不收錢。
    
    方敬原是和萬世節夏吉一塊住在這里。后來夏吉外放,萬世節不久之后又成了婚,往塞外走了一遭,建功之后積攢了些銀錢,又置辦了一座三進的宅子,自然就搬出去了。于是方敬從廣東回來之后,原先西牌樓巷的那座宅子就只有他一個人住了。這是張越的私產,可他畢竟只是個舉人,離家已久沒什么產業。那份賃錢卻是死活不肯少,以前還學著萬世節到佛寺道觀門口賣些字畫。
    
    他并不是真窮,畢竟,兄長方銳認回來之后,這兩年也沒少給他捎帶錢物,可他卻都是珍而重之地藏好,從不輕易動用,唯有此前請了王夫人下文定之禮的時候,用了兄長從海外得來的一對極其少見的南海明珠。畢竟,他也明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試探過張越的口氣,更不知道有多少貴婦人在英國公府相看過張普,張家上下卻偏偏屬意他這個窮小子,他總不能真的帶出十分窮酸氣來。
    
    只不過,那天元宵節上被張越交托帶著張彳去看燈,卻是讓他在大冷天里硬生生出了一身汗來。這不但是被擁擠的人群給擠出來的,也是給嚇出來的。雖說元宵這一天原本就是舉國同慶的節日,比正旦更大眾化,平日里藏在深閨的千金小姐們甚至也有出去觀燈的,可他終究是關節不同。所以,盡管張青還帶著好些隨從和兩個丫頭,可他還是不敢怠慢,那一晚上逛下來,其他的東西他都忘了,唯一不會忘記的就是張青猜燈謎贏來送給他的那一盞燈。
    
    “小弟小弟!”
    
    對面的人連叫了兩聲,他才一下子回過神來,見方銳氣惱地看著自己,他連忙坐直了,卻是壓根回想不起方銳說的話,只得低下了頭。而對面的方銳見他如此光景,搖了搖頭便質問道:“我是問你,文定的時候為什么不把婚期定下來。”
    
    方敬頓時膛目結舌,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期期艾艾地說:“她,”張家三姑娘還小”
    
    都說長兄如父,方銳自愧不曾盡到長兄的責任,所以聽說方敬和張越的妹妹定下了親事,他雖是吃驚,但最初也沒說什么。要說這婚事自然是方家高攀了,他自信自家弟弟的出色。可只要張家樂意,滿京城哪里找不到更高的門第更好的公子?再說。他這個哥哥日后能幫得上方敬的地方極少,張越卻是不一樣了。然而。等到他此次趕在正月里匆匆回到京師,這才想起年紀差距,旋即更意識到,弟弟比那位張家千金實在是大得太多了。
    
    此時此刻,他忍不住皺眉道:“可你卻不了!”
    
    見方敬只是不說話,方銳只覺得心里沉甸甸的。
    
    若不是他拋下了弟弟去圖那虛無縹緲的富貴,若不是他在離鄉的時候犯下了那樣的過錯,憑著英國公府的蔭庇,他未必需要轉那樣的彎路。即使清貧些,也不愁沒有前途。如今他雖掙下了萬貫家財,可那又怎么樣?
    
    “我不是逼你盡早成婚,只是讓你盡早定下日子,好好預備。畢竟,張家不是尋常人家,滿京城無數人都盯著那兒,你雖說在那小書院當著山長,也算是有些名頭,可在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眼中,自然是配不上張家千金的,所以越是如此就越不能輕易了。這座宅子我記得是張家的是不是?你以前是張家遠親,住在這里自然合適,可如今再這么下去,就要被人說閑話了。我給你另置辦一座像樣的宅子,先整修一下讓你住進去,異日你們婚后也好住。”
    
    面對兄長這樣不容置疑的語氣,方敬慌忙連連搖手道:“哥,不用破費,我都有
    
    “我只有你這么一個弟弟,難道你到現在還不愿意認我這個哥哥?”
    
    “不是,不是”方敬不善于言辭。此時急得臉都紅了,卡殼了好一陣子才解釋說,“你這兩年留給我的那些,我都積攢著,后來文定之后,我就托張三聳家的一個管事替我物色了兩座宅子,都是三進,彼此緊挨著,將來正好咱們一塊住。我還讓人整修了房子,置辦了家具。還有,哥哥娶了嫂嫂,我沒法子去,又花了這兩年賣字積攢下的錢打了一副梅花頭面當賀禮,所以,我真不是沒錢,”
    
    聽方敬訥訥解釋了一大通,方銳只覺得心里愈發不好受。他以前在漢王府的時候,不是沒悄悄給方敬送過錢物,可弟弟卻始終不收之前在廣州再次相見,兄弟倆把話說開了,因而他送出去的東西總算是再也沒被退回來過。可他總以為憑著這些可以讓弟弟不靠別人過日子,哪曾想方敬竟是一分一厘積攢下來,完全一副過日子的打算!
    
    “你該知道,當年的事情沒那么快了結,這京師總還有人認得我,我是不可能住在京師的”方銳雖說極其不舍,可不得不狠狠心說出這話。見方敬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異常蒼白,他才嘆了口氣說,“你嫂子還打算回山東看看家人,可我也不敢陪他回去,都是我當年一時糊涂鑄成大錯,這次回京來看你都是偷偷摸摸的。”
    
    “哥,你別說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張三哥一直都是這么說的。”方敬原本就不善于安慰人,此時笨拙地勸了一句,就再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了。思來想去,他最終還是站起身來,把桌子上那頂帽子往頭上一扣,這才說道:“哥,我得去書院看看,那兒畢竟有太多勛貴子弟,沒人看著不行。你回京的事情我會親自去和張三哥說一聲,你不妨把嫂子接過來住,客棧那邊人多嘴雜,沒這兒方便,再說,你后日就走了。我這兒的人都可靠,不會亂說話。”
    
    大老遠回來卻住在客棧。方銳自己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可這卻是為了不連累弟弟。此時方敬這么說,他也覺得欣慰,便點點頭答應了。等到方敬出了門,他略坐了一會,最終還是披上了來時那件大斗篷,和人說道了一聲就離開了。
    
    然而,才一出門沒走多遠。拐過街角的方銳習慣性地留心觀察身后動靜,突然看到那邊似乎有黑影往一戶人家門前一閃,立時帆灶;警從前畢煮是做慣了藏頭露尾事情的人,丁便看得比天大,既存了疑,便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穿街走巷好容易甩掉了后頭的盯梢,他便立刻鉆進了一家綢緞莊。
    
    見那伙計滿面殷勤地迎了上來,他也不多話,隨手拿出一個銀角子丟了過去,又淡淡地說:“送四段最好的錦緞表里到四海客棧,指名送給一個方娘子,告訴她家里當家的有些事情,暫時回不去,讓她先回老家探親,不用等他了。這是定錢。余下的她自會給你。”
    
    一下子一筆大生意送上門,又預付了定錢,那伙計哪有不樂意的,慌忙連聲答應,因而方銳提出從后門出去,他更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橫豎就算來人是惹了什么事的,他只管做生意,也不會有什么麻煩。等到東西順順當當送到四海客棧,又拿到了該得的貨錢,他就更把起頭那個人忘得干干凈凈。
    
    然而,四海客棧東跨院中的喜兒卻是看都沒看桌子上那四匹顏色鮮亮的錦緞她曾經下過西洋做過生意,金銀珠寶綾羅綢緞都見得多了,早已不再是曾經羨慕富貴的光更在意的是,方銳分明是和弟弟約好了,一大早就出了門,這會兒怎么突然傳回來這么一個訊息?難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左思右想,喜兒越發覺得事情不對頭。方銳以前的事情她隱隱約約聽劉達提過,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路數,所以到了京城也是深居簡出。如今突然面都不露,還用出了讓人送綢緞這種招數,興許便是情形險惡。沉吟了一會,她最終便喚了跟來的一個小丫頭,換了一身見客的大衣裳,又稍許梳妝打扮了一番,隨即便出了客棧。
    
    套上騾車直奔西牌樓巷方宅的她卻撲了個空,得知方敬先去了小書院,方銳隨后也走了,暗自狐疑的她沉吟片刻便直奔了門樓胡同的小書院。到了京城之后,她比方敬出門的次數還多些,路途也還熟悉,找到了地頭之后,見門口頗有些守衛,沿墻根甚至還有不少攤販和學生家的隨從,她就沒有貿貿然求見,而是找了個小茶館坐了,隨便點了一壺茶。叫了茶博士打聽消息。
    
    那茶博士在此經營多年,喜兒只是問這小書院中的事,給的賞錢又多,再加上衣著華麗言語清雅,他以為必定是想著送孩子去讀書的富家娘子,于是愈發殷勤,口口聲聲只說著這書院中的好處。
    
    “這位娘子,不是我夸口,您要是真想自家孩兒出息,送到這里準是沒錯的。除了那些世襲爵位的勛貴子弟,就是各家大臣那兒也多有把孩子送這兒來的,還不是為了孩子彼此之間熟悉些,將來能有個照應?沒功名也不要緊,每年這兒都有一次入學考試,但使成績名列前茅的,不但不收學費,每月還另發米糧,幾乎可以比得上朝廷的唐生了。只有一條,這里只收那些年紀小的學生。超過十五歲是不收的。
    
    喜兒見那茶博士口口聲聲的孩兒,臉上頓時有些不自然。畢竟,她年紀雖說不可畢竟是拖了這許多年。如今剛剛成婚,又是哪來的孩子?于是,她只得順著那茶博士的口氣轉過話題,又問到了方敬身上:“我聽說,這位小書院的山長,如今也才年紀不大?”
    
    “可不是?那位方山長年紀輕輕,可已經是舉人了,若不是上一科不巧落榜,說不定如今已經是兩榜進士,放出去做官了!”那茶博士殷勤地反身去拿來了幾碟蜜伐果子,又笑道,“娘子不知道,前些日子,這位方山長和張府的千金才剛定下了親事。那會兒整個京城的人家都轟動了。
    
    要知道張家是什么身份,一位國公一位伯爺,小張大人如今已經是侍郎,將來那還了得?那樣一戶人家,求親的人多了去了,偏看上了方山長,所以人都說方山長必是要大富大貴的小張大人的眼光還會有差?”
    
    最初喜兒還覺得這茶博士不過是把聽過的話拿來賣,漸漸就覺察到了這其中理所當然的語氣,一下子又想起了從前的事。正恍惚之際。她突然聽到另一頭傳來了一聲吆喝,緊跟著,那茶博士就告罪一聲去伺候了。她耳朵極尖,那邊雖然隔得遠,但她仍是捕捉到了幾個敏感字眼,因此等茶博士提著大銅壺又來添水的時候,她有意掃過去一眼,發現那邊人已經走了,她便隨手丟了幾個銅子讓再添些果子,又問道:“剛剛那人打聽了什么?”
    
    “咳,也就是和娘子一樣,打聽些方山長的事,只是那人奇怪得很,竟是打聽方山長的什么哥哥”真是怪了,咱們在京城那么久的人,只知道方山長是英國公夫人的遠親,沒怎么聽說他還有個哥哥
    
    這后頭的話喜兒再也沒心思聽了。她畢竟不是養在深閨的姑娘。在外頭廝混了這么久,各種門道都精了,第一個反應就是丈夫的身份只怕泄露了。想著丈夫送到客棧的那四匹錦緞,她立時匆匆出月坐車回去,一到客棧就命伙計把那四匹東西原封不動地送到西牌樓巷的方宅,還額外讓他吩咐說是從四海客棧送的,說她已經回了山東老家探親,等東西一送走就會了鈔離開。她前腳網走沒多久,就有幾個人上了客棧打聽,卻是晚了一步。
    
    而方敬卻是直到晚間回家的時候,方才看到了那四匹錦緞。從家人口中聽說了訊息,他自是覺得有些奇怪,細細詢問了一番后就更疑惑了。他思來想去,便差了老家人去四海客棧打聽,可結果卻是嫂子已經說是回老家探親,大哥則根本沒有回去。如此一來,他本能地想到了某個最壞的可能。
    
    莫非是有人要對他的大哥不利?
    
    防:年終評選開始了,普通用戶都有一票,唧用戶有兩票,大家如果愿意的話,麻煩在書頁上投俺這個作者一票活動詳情首頁有公告。不管本書如何,以前的書如何,俺自信,俺這個作者是稱職的,謝謝大家!俺很盼望那個機械鍵盤,不過話說回來,請大家只投免費的,否則花錢太多的話,俺還不如自己去買一個一。匯,!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