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896 親疏不在遠近


   比,文家因榮國公張玉而興。因英國公張輔而固,到了洪熙兇詣封河間王,由是追封祖先三代為榮國公,于是張輔五服之內的族親,自是全都往上抬了一回,個個都沾了光。張家從前是祥符大族,之后附庸張輔過日子的是一批,后來跟著陽武伯太夫人顧氏進京的又是一批,如今張姓也成了帝都的大姓之一,見人就夸說自己是榮國公嫡支的不在少數。
    
    可真正榮國公嫡支的另兩家人,如今卻一提起那嫡支兩個字就是滿肚子火氣。臘月二十五的祭祖日,張朝和張覲都是掐著點來,辦完了事情就走,就是除夕的團圓飯也是借故沒到場。也難怪他們滿心窩火,如今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們只是借著祖上余蔭的光,半點實權也沒有,所以就連從前還找上門請托辦事的人都沒了。
    
    對于這種情況,張朝也就罷了一想到他險些把女兒嫁給了富陽侯李茂芳那個倒霉鬼,他就忍不住后背心發涼,看在女兒現在嫁的還如意,兒子好歹還有個不上不下的閑差,他盡管不忿自己受不到任用,但也只能忍了。可張覲卻不同,他從來就瞧不起張朝的沒出息。在他看來,要不是自己沒有張輔這樣的機會,他早就不會像眼下這般了。所以,之前云南麓”出了亂子,他上書請求前去帶兵,結果被駁了;皇帝北巡,他費盡心機想要同行,希望能找著建功的機會,結果也不在扈從之列;之前張越上書提及武舉和兵器等事。他又上書陳詞,結果一通努力便如同石沉大海,連一絲一毫的浪花都不曾激起過。
    
    這會兒坐在書房里,看著底下跪著的那個心腹小廝,張覲幾乎就能把眼睛噴出尖來。一手按著硯臺的他按捺了又按捺,總算是沒把那沉甸甸的東西直接扔出去,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把人追丟了,你就沒去找?”
    
    “小的找了”。那小廝如何不知道自家老爺脾氣不好,砰砰又磕了兩個頭,這才帶著哭腔說,“可那家伙極其滑溜,差遣了人往那四海客棧送了東西,就再也沒動靜,偏生他家里娘子竟是徑直結賬離開了客棧。小的帶人攆了上去,可是,,
    
    “什么可是!”張覲用力一拍桌子,這才怒聲喝道,“那你就不會從那女的入手!一個女流之輩,只要扣下來放出風聲去,她那男人敢不現身?”
    
    “可是,她竟是直接進了成國公適景園!”
    
    張靴原本是氣急敗壞,可一聽到適景園三個字,他那怒氣頓時一下子更盛。兄長張輔和成國公朱勇交好,他也沒少在朱勇身上下過功夫,可不知道是張輔說過什么,還是朱勇瞧不起他,無論送禮還是其他,他都沒法從朱勇那兒打開什么突破口,至于推薦就更不用說了。每次看到朱勇和張越親厚的樣子,他都氣得牙癢癢的,卻沒辦法發作。如今倒好,不過是方家那個老大的女人,竟然還能求得朱勇這個成國公的庇護!
    
    “這世道真是沒天理了!”
    
    這話只能在心里說說,卻不能擺在臉上,因而張覲在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又仔細沉吟了起來。左思右想,他都覺得這事情必定是朱勇受了人蒙蔽,只要自己揭穿,日后朱勇必定會冷落張越那個奸猾的家伙,于是須臾就下了決心。
    
    自己是從越王那兒得到的消息,又小心翼翼使人求證過,這怎么還會有假?
    
    沉住氣的他向那小廝喝了一個滾字,等人出去,他又吩咐去喚了兒子張謹進來。張謹的年紀只比張越小一丁點,如今卻只是掛著個勛衛的頭銜,連個實職都沒有,雖不至于如二房張朝的兒子張斌那樣吃喝嫖賭無所不包,但也沒見什么大出息。所以,等到兒子進來,劈頭蓋臉呵斥了一頓,張覲這才緩和了臉色。
    
    “去換身衣裳,跟我去拜客
    
    老子英雄兒好漢,張覲是不甘寂寞的人。張謹自然也是削尖了腦袋想鉆營個好位子,所以平日沒少在同僚之中使力,只恨勛衛都是些尚未掌權的勛貴子弟,一塊玩樂可以,辦事卻是難能,所以他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父親身上。此時此刻,他也顧不上剛剛才吃了一頓斥,忙問道:“爹,去哪家拜會?”
    
    “去成國公適景園!”
    
    適景園?張謹眼睛一亮,答應一聲便慌忙退了出去準備。他可是知道的,別看成國公朱勇因為敬禮士大夫而聞名在外,可對他們這些勛貴子弟卻是素來不假詞色,就連自家,也只是因為張朱二家素來交好,這才稍稍和緩幾分。匆匆換了一身見客衣裳回來,他知道父親這會兒氣性不好,也不敢多問,直到出門上了馬之后,他才總算是聽到了一句吩咐。
    
    “回頭機靈些,看我眼色。今天的事情要是辦得好,你朱叔叔就會知道,張家真正可信的人究竟是誰
    
    這話聽著就微妙了。張謹心里一跳,一時間又想到了如今年紀輕輕卻位居部堂的張越,頓時又羨又妒,連忙重重點了點頭。
    
    同是張家人,這兩年一到冬日,英國公張輔便以風濕老毛病為冉,從來都是坐轎出行;而張乾則是怕冷,家里常備的是暖和避風的騾車;反而是張覲要顯露勛貴子弟的武風本色,但凡出門便是騎馬。如今說是開了春,京城的天氣卻依舊極冷,策馬狂奔時,那大風兜頭兜臉吹在臉上,那就像鈍刀子割肉一般疼。在成國公適景園前跳下馬的時候,張謹簡直感到自己那張臉都被吹得木了,直到迎客的家人將他們帶到暖和的花廳,他這才緩和過來。
    
    上完茶之后,兩個小廝就退了下去在門前等候。張謹左等右等不見人,未免有些不耐煩,于是低聲問道:“爹,成國公會不會不見咱們?。
    
    “平時說不好,但這一回,,我已經對那管家說了,是極其要緊的大事,想來成國公總得來見我一面!”張覲捧起茶盞喝了一口,隨即就發現兒子一副患得患失的表情,頓時沒好氣地斥道,“別這么一副死樣子,讓人看了也覺得你不老成!張越那小子奸猾是奸猾,可也是頭等能裝,見著誰都是一副最妥當的臉色,你也好好學學!”
    
    外頭張越原本是和朱勇一塊過來,朱勇剛打發川;的小廝,誰知兩人一到門前就恰好聽見這么一番話。哦越也然失笑,隨即扭頭看著朱勇,低聲說:“世叔,既然他們這么說,我還是不進去了,免得他們心里不痛快
    
    “我難得休息一天,家里竟是紛至沓來,唉朱勇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那事情你放心,怎么說,好幾家下西洋南洋的船隊都有他們幫忙,收留個人算什么,更何況那還算是你未來的姻親。我倒要看看,有誰會不把我放在眼里”小
    
    朱勇向來說一是一,說二是二,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張越自然是舉手一揖,隨即便離去了。雖說不知道張覲父子到這兒來做什么,但他對張朝張覲這兩個堂叔從來沒什么好感,因而不和人打照面自然是最理想的了。想到自己從前把方銳送走時預埋的伏筆,他不禁輕輕吁了一口氣。幸好他的習慣就是走一步看十步,否則這次要真是發作起來就不妙了。
    
    張越既走了,朱勇便打起簾子跨過門檻入內。見張覲張謹父子倆站起身見禮,他便淡淡地點了點頭:“下人來報,說是你父子找我有要緊事?有些事情不是我不幫你,你也是知道的,軍職除授全在兵部。我雖說是中軍都督府都督,也不過是掌兵帶兵之權。況且,謹哥的武藝也著實稀松了些,哪怕如你這般上進,我也好說話。”
    
    張覲看慣了朱勇的這般神氣,自然只是賠笑,張謹卻是臉漲得通紅,恨不得站起身立刻走人。卻礙于父親的緣故不敢挪動。等到朱勇說完,張覲就擺擺手說:“世兄,今次我來找你并不是為了謹哥的事,我也知道,從前為了他的軍職,你也費心不少。此次確實是事關重大”我聽說,昨日你府中來了一位婦人?。
    
    “婦人?”
    
    朱勇一下子警醒了起來,又想起了先頭張越說的話,沉吟了片剪便故作糊涂地搖搖頭說,“我這適景園里人來人往,每日間來探你嫂子的誥命也多得是,哪里就記得住什么人。”
    
    聽到這話,張覲越發覺得自己想得沒錯,于是立時換上了一副鄭重其事的表情:“我就知道,世兄必然是被人蒙蔽。不瞞世兄說,事情是這樣的,昨日那個婦人是個棘手人,她家相公是我家大嫂的遠親”咳,這么說吧,那便是方敬的哥哥方銳!從前越哥的妹妹許給方敬時,我便覺得不妥當,奈何大哥大妓全然不以為意,可前幾天我才得到消息,說是那方銳曾經給漢庶人當過王府官,還是世子的心腹
    
    張覲越說越激動,到最后干脆站了起來:“這樣一個犯過彌天大罪的人,如何為普丫頭的良配,更何況如今那婦人還到了世兄的府上。這不是給你招惹禍患嗎?。
    
    一旁的張謹瞧見朱勇先是皺了皺眉,隨即根本沒露出什么驚訝的表情,心里便覺得有些不妙,及至看到父親說得義憤填膺,朱勇卻還輕輕掩口打了個呵欠,他就更知道父親這一趟是算錯了。奈何此時找不到法子提醒,他只得重重咳嗽了一聲,誰知張覲卻根本沒察覺。
    
    終于,朱勇實在沒耐性等張覲收起那滴滔不絕的話頭,茶盞的蓋子和茶杯一碰,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見張覲總算是知機地閉上了嘴,他這才放下了茶盞,似笑非笑地說:“虧你把這些關節打聽得這般清楚,我倒是要謝謝你的熱心。只不過,你不妨想想,你家大哥何等精明的人,若是方敬的大哥真還有那樣的案底,他怎會出面做媒?。
    
    一句話把張覲說得啞口無言,朱勇便輕輕巧巧站起身來:“再說,你起頭不是還對謹哥說過,張越是最妥當的性子,他要嫁妹子,京師里頭適齡的公子哥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怎會不仔細挑揀?至于那個婦人,和南京我那小舅子的夫人有些往來,也不是外人
    
    朱勇每說一句,張朝臉上的訝異就多上一分,到最后自是滿面驚詫,眼睜睜地看著朱勇頜首之后托詞離去。直到人走了,旁邊的張謹連喚了好幾聲,失魂落魄的他這才回過神來,卻是沒了來時的意氣,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
    
    “妾,咱們”
    
    “那個奸猾的小子,我偏不信
    
    早離了適景園的張越自然不會知道別人在背后編排著自己什么,但卻有些好奇張覲父子的來意。只是,一進兵部衙門,他那點亂七八糟的心思就放到了一邊去。身在兵部,外地武將進京述職,這里是第一關,而在京候缺武將前往地方上任,也需得往這里關領文書。從前他是把此事全都推給老尚書張本,如今兵部右侍郎有了人,他又撂給了許廓。于是,朝中大佬們贊他謙遜,武將們面對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也就不那么憋氣,只有熟識張越秉性的那幾個兵部司官才知道,他不過是厭煩官面俗套,樂得偷懶罷了。
    
    這會兒他進了三門,自有書吏上前稟報說,許侍郎有要緊事和他商量,他便徑直去了那兒,迎面正好遇到一個人出來。
    
    兩相一打照面,張越頓時愣住了。
    
    “劉,”如今得改叫劉副總兵了!”
    
    對面的不是別人,正是張越中進士之后分派去山東為官時的山東都指揮使劉忠。之后平漢藩之亂時,又是劉忠一路佐助,之后先是進都督府,又是鎮守地方,如今卻是放了鎮守甘肅的副總兵官之所以沒得正職,也只是因為劉忠沒有爵位而已。
    
    劉忠聞言立時咧嘴一笑,又沖著張越點了點頭:“剛剛我還問許大人怎生不見你,許大人還對我顧左右而言他,說這是你尊老之心,照我看就是偷懶吧?我這次在京城停留不了幾天,再過兩日就要起行了。你也不用來送我,今天晚上你這個東主請我吃一頓酒可成?”
    
    險:一直就想著忘了啥事,果然,這次年終還有盟主評選哪,粉絲榜上排名第一的“學可是好多書的盟主,而細拋匯口則是每天一點一點積累上來的,同學們要是有多余的評選票”也請支持他們一下吧,盟主實在是不容易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